|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15章美人來赴約

第0415章美人來赴約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21 12:55  字數:11306

女人,想要她幫忙辦事,一般來說,要看與她的熟悉程度,才能決定那忙能幫到多大。

如果是普通朋友的女人,請她幫忙做些小事,如果她肯答應,那都已經是很好的了。如果是關係很密切的女人,那就可請她幫一些大忙,當然,那要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不然,白開口了。

請女人幫忙有一個好處,如果她是真心真意要幫忙,那她會不遺餘力相助。比男人更可靠。

王小兵與董少容的關係,可以說得上比較親密。他憑藉自己不世出的老二征服了她,虜獲了她的身心,讓她永遠忘不了他。

至少,董少容也算是他的情人了,身心都給了他,願意把身子交給他開發。到了這個程度的關係,那都是很好的了。

所以,他覺得請她幫一個不大也不小的忙,估計她不會拒絕。如果她有所猶豫,他會用自己的老二是問候她,跟她進行最友好無隙的密談,勢必要她盡量幫忙。

不過,世事無絕對,一切要等到結果出來才能蓋棺而論。

晚上七點十分,天氣很好,天上有星星,地上有涼風,是一個不錯的夜晚。

林憶娜與董少容,還有一個中年婦女來了,與王小兵相聚在麻將館裡,準備砌幾個鐘頭的麻將。打麻將,那是國人的精粹,無處不在,無處不有,上到七十老大媽,下至十歲小屁孩,都知道自`摸是怎麼回事。

自`摸也是精粹中的精粹,除了能贏錢,還能使精神興奮。

「誒~,你終於來了!還以為你要臨陣逃跑呢。見到我們這些高手,你肯定會發慌。小兵,帶了多少錢來呢?」林憶娜穿著棉質的長袖緊身秋衣,牛仔褲,腳著平底休閑鞋,身子的玲瓏曲線如行雲流水般流暢,美輪美奐,給人活力無窮而又大方得體的感覺。

有女人的世界,那就是多姿多彩。

「耶~,不會想把我身上的錢全贏走吧?哈哈,你們也太貪心了。難道你們不知道,我也是個高手嗎?」王小兵以頗具經驗的目光在林憶娜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堅挺山峰上逡巡一回,咂了咂嘴道。

林憶娜微有害羞。

他的這一個不經意的舉動被董少容看在眼內,她已算是他的情人,自然有點吃醋,不過,她也明白,以自己這種半老徐娘的身份想要牢牢佔有他,那是痴人說夢話,這是不現實的,唯一可行的是做他的情人,企求能從他那裡偶爾得到一二次滋潤,那便容易辦到。而且,她也自己自己一人難以滿足他的需要。

是故,董少容也極想牽線,促成王小兵與林憶娜的好事。

當然,這不是她的本意,假如她自己還是個沒結婚的姑娘,一定自己佔有王小兵,不讓林憶娜有任何機會。她做月老幫忙牽線,目的也是為了自己能經常與王小兵在一起,到時就快活無窮了。

能遇到擁有不世出老二的男人,那可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有的女人一生都未曾遇到過,不得不說是一件遺憾的事情。

而董少容遇到了,她自然不會輕易放棄,一定要好好去享受他給自己的女人福利。能得到他一次的滋潤,勝過自己丈夫十次的滋潤。

男人強大之處,往往都是蘊而不露的。只有試過了,才能真正體會到。

以她過來人的敏銳目力,一眼便知道王小兵對林憶娜的嬌軀特別有性趣,於是忍下一口醋意,笑道:「你們兩個,一見了面就卿卿我我的,說起情話來,真讓人羨慕吶。其實,依我看來,小兵輸給小林,或者小林輸給小兵,那還不是一個樣。沒什麼分別。」

「怎麼一個樣?」林憶娜睜著明亮而大的眸子,好奇道。

「兩公婆,老公輸給老婆,或者老婆輸給老公,那都是肥水在自家田裡流來流去,這不是一個樣嗎?你們可不能合夥來贏我們的錢啊。」董少容趁其他人不留意之際,向王小兵拋了個媚眼,既是向他表明自己的飢渴,也是暗示自己會儘力幫他得到林憶娜。

王小兵會意一笑。

房間里雖只有四人,但林憶娜聽了董少容的一番話,俏臉刷地紅了,嗔中含喜,佯裝微慍道:「唉呀~,容姐,你再笑話人家,人家就不玩了。我倆只是朋友關係嘛,哪裡就是老公與老婆了呢。你在胡說。」

「咯咯,難道你看不出來嗎?他對你非常有意思,我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喜歡你。像他這樣的男子不可多得,你可要抓緊哦。過了這一村,可沒這一店了。好老公是很難找的。如果我年輕十歲,我都要被他迷住了,非得嫁他不可。」董少容既然準備相幫王小兵,那就送佛送到西,乾脆把話攤開來講。她這話可是半真半假,也道出了些許自己的心聲。

「少容說的有道理。」那個中年婦女也附和道。

「誒~,羞死我了~,那我走啦。我去逛街,不跟你們玩了,被你們這樣說我,我受不了了。我還是個單身姑娘呢。現在還不想找老公。我走了。」林憶娜對王小兵也有意思,不過,她又還不想在眾人面前公開這種關係,只想再等一等,至少等自己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時,那時再與他在一起,別人怎麼說,那也無所謂了。

說罷,她站了起來,拿了包包,努了努紅唇,作勢要走出去。

「咯咯,小兵,還不叫你老婆坐下來打牌。好不容易坐在一起,怎麼又絆嘴了呢。」董少容笑道。

「娜娜,坐下吧。容姐就是這樣口無遮攔的了。不理她。我們玩牌。待會把她的錢都贏過來,讓她再多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