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07章陪美女的過江龍

第0407章陪美女的過江龍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13 16:06  字數:11346

單眼皮保安有點驚訝,因為他知道劉莎莎是白光偉要泡的妹子,在銅業中學裡,沒有哪個人不知道這件事的。白光偉一向的做法都是那麼霸道的,自己喜歡的妞,不準任何男人接近,否則,就用拳頭來教訓別人。

一般來說,想要接近劉莎莎,那都要有心理準備:某日可能要被白光偉揍一頓。

「先把你們的名字登記在這裡。待會我進去叫劉莎莎出來。」單眼皮保安從窗口遞出一份表格,要王小兵等人填表。

當王小兵等人填好表格遞給單眼皮保安時,他看了看名字,看到「王小兵」這個名字時,又暗吃一驚。仔細打量王小兵,道:「原來你就是王小兵。」

說話口氣客氣多了。

白光偉這個名字,只要說出來,但凡在附近一帶混的黑道朋友,沒有哪個不認識的。說起這個名字,都會聯想到暴力與死亡,教人心驚。

一般人是不敢隨便亂說的,怕被白光偉的馬仔聽到上來問一句:「喂,你是不是想跟我老大打架啊?」被這麼一問,那就悲催了,稍有答得不好,就會惹來一頓毒打。

混混們無所事事的時候,就是喜歡找架打的。

只要把白光偉這個名字抬出來,說一聲「他是我的朋友」,那不少黑道的朋友都得賣三分面子給他。

以前,王小兵這個名字,任憑跟誰說,也沒幾個人認識,但一年之後的如今,只要把王小兵三字亮出來,一樣教人眼前一亮。這個名字與白光偉的名字同等威懾人。現在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誰也沒能一下子吞掉對方。

王小兵要與白光偉火併的事情早已傳了開來,一般的學生都知道,單眼皮保安照樣也聽說了。

銅業中學是白光偉的地盤,這是何無疑問的了。他算是地頭蛇。王小兵在銅業中學裡的勢力基本為零,在這種情況下,還敢來這裡,大大出乎單眼皮保安的意料。在來這裡的路上,蕭婷婷、董莉莉與安雲秋都勸王小兵別來,美女們都替他捏一把汗。畢竟白光偉不是個善人,要是在銅業中學遇上了,說不定就動手了。

可是,他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會被嚇倒。

他不但有勇,還有謀。

其實,他也是經過了分析,得出比較安全的結論,這才來的。他並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什麼也沒思考過就殺過來的。

如果他不來,那麼蕭婷婷、董莉莉與安雲秋也不會來,派其他學生來聯絡商談也可以,不過,聯絡好了之後,他遲早都要來這裡一次的,早來遲來都一樣,是故,他就帶著美人來了。他願意做一次過江龍。

單眼皮保安在狐疑王小兵是不是來打架的,可是,又見他帶著三個美人前來,不像是動手,便讓王小兵等一下,然後自進校園去找劉莎莎了。不過,也有美人是殺手的。保安幻想著王小兵幾人進入校園之後,立時去找白光偉,那就有真人肉搏戲免費看了。

一會,下課鈴聲響了。

校園裡,教學樓的走廊上,都有學生的身影。他們是出來透透氣的,就像出籠的鳥兒一樣歡快,唧唧喳喳的,每個角落都能聽見學生的歡聲笑語,充滿了生機與活力。下課與放學的時間是學生們最快樂的時候,也只有在那些時間裡,才不用與老師的眼睛相對。

「他們的校服不錯。」安雲秋透過大鐵門看進去,道。

「還不是一樣。跟我們的也差不多。他們的是深藍的,我們的是淺藍的。圖案也差不遠。我覺得,他們的是山寨貨。」董莉莉自有看法。

中學的校服,大同小異,只是在顏色上有點變化,一般看校服,就能判斷出那學生是哪個中學的學生。

王小兵等人都穿著東興中學的校服,只要走進銅業中學,這裡的學生不用詢問,單憑校服的式樣就能斷定王小兵等人是東興中學的學生。

大約十分鐘之後,劉莎莎就來到了學校大門口。她穿著校服,秀髮用黑色發圈束成一束,看起來乾淨利落,透著無窮的青春活力。

女人,最迷人的時光便是在少女的時候,那簡直就是剛剛熟透的水蜜`桃,教人愛之不盡。

「嗨,我還以為誰找我呢。」見到王小兵,劉莎莎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同時,她掃視一眼王小兵身邊的三位美女,也是眼前一亮,暗忖東興中學的美女也這麼養眼。

「不記得了嗎?暑假的時候跟你約好了,說我們要跟你們搞一個聯歡活動啊。現在我代表東興中學的學生會來跟你們聯繫。」王小兵視線在劉莎莎那雪白的胸肌上掃視一眼,笑道。

「記得,我還在想什麼時候打電話給你呢。想不到你就來了。進來吧,是了,我還記得你說自己是女生部的部長,現在你還是女生部的部長嗎?」劉莎莎邊說邊請王小兵等人進入校園。

保安也不再阻攔。只是很好奇,暗忖要是白光偉見到了王小兵與劉莎莎這麼親熱地有說有笑,會有什麼反應。他不知道,蕭婷婷也是白光偉想要得到的目標之一,可惜現在被王小兵先虜獲了她的芳心。

本來,蕭婷婷不想來的。

不過,王小兵說:生活中的困難要勇敢面對,水來土擋,兵來將擋,不能一味逃避,那是不能解決的。

聽了王小兵的勸告之後,她才鼓起勇氣跟他來了。因為她相信他能保護自己。她見識過他的能耐,覺得他有這個能力。與他在一起,就像在驚濤駭浪之中的小船進入了安全的港灣,她感到十分鎮定。

她也想開了,白光偉也不過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