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05章一山還有一山高

第0405章一山還有一山高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11 13:26  字數:7879

女人,一旦撒嬌,只要滋潤她便行了。

王小兵深諳此理,所以,當桂文娟與杜秋梅纏著他的時候,便一人給了一次高潮,讓她們滿足,沒不會再糾纏下去了。

清晨,走在回學校的道路上,迎著和煦的朝陽,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王小兵的頭腦特別清醒。

一晚快活,他身體還粘著她們的體香,如今還沒散去,回憶起她們那一聲聲「啊啊」春音,他特別興奮。對於各位情人的表現,他感到非常滿意。他也能令她們滿意,彼此都滿意,才是真的滿意。

不知不覺間,他的情人越來越多。

他的偉大夢想一步一步地變成現實。

不過,還沒那麼快,需要些日子來完成這個偉大的夢想。腦子裡掠過蕭婷婷的倩影,就想到白光偉。本來,他是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來慢慢收拾白光偉的,但人算不如天算,卻想不到會發生快刀那件事,使計劃有所變化。原本的計劃也還可以進行下去,只是其中充滿了變數。

現在的情況變得有點複雜。

特別是昨晚又收拾了一次快刀,這一來,事情就更激化了。

如果不出所料,白光偉隨時都會來學校找碴。這一次要是他來了,就沒什麼可說的,一般都是直接動刀動槍的。要是那樣,那以前的計劃就難以實施。要火併白光偉,王小兵也有這個實力,只是如果弄出幾條人命,那有點麻煩。畢竟現在怎麼說也是現代社會,法律不是很好地名副其實,但終究是有法律,不像古代,山賊相鬥,出人命也沒什麼事。

一旦真的與白光偉火併,那場面必須使人怵目驚心。

這種情況,不是王小兵想看到的,也不是他想對付白光偉的最好辦法。

但事勢已發展成這樣了,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將計劃進行下去。

只要計劃成功了,那白光偉就大難臨頭了,而且,用這種方法收拾他,自己還可免去很多手尾,可謂省力又省麻煩。在黑道上混,也是要講一點腦子的,沒頭蒼蠅,那是難成大事的。

他想,要是把白光偉收拾了,那自己就可過過太平日子了。以後好好經營「養生堂」,只要服務周到,估計生意會越來越好,畢竟自己的藥丸是好東西。不是江湖神棍用來騙人的假丹藥。他的是貨真價實的丹藥。

養生堂要是搞起來了,那金錢就會將水一樣匯聚過來。錢追人,那是很輕鬆的一件事。人追錢,就有點難度。

等有了錢,就可加快實現自己的偉大夢想。

想到以後一群嬌妻繞膝,便會有種種歡快情景,想到每晚都可以連御數名嬌妻,他就頗為開心。

他常常在想,人生追求的是什麼?雖沒想出什麼閃光的思想,但他以一個平民的腦子,想到人生其實不用過得那麼複雜,能吃,能喝,能睡,能行,能屙,其實已算幸福。這是很簡單的日子,如果能再加上點精彩豐富的性`生活,那必然使幸福的日子錦上添花,美滿無比。

性福是要靠去爭取的。他正在努力。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美女都有許多追求者。想要在芸芸追求者之中脫穎而出,那不單下面要強壯,而且還得擁有過人的實力,比如有錢,有權,只有這樣,才能滿足美女的各種需要。

他想娶一群嬌妻,那就得有綜合的強大實力。

是故,他要好好賺錢,爭取出人頭地。只要自身實力不斷增強,才能吸引美人的目光。

胡思亂想之際,便已回到了東興中學。彼時已上早讀了,他在教室門口碰到了來巡班的蘇惠芳,見她正站在教室前門,面朝教室裡面。現在遲到了,他不想被她看到,便想從後門進去,可是,後門被關上了,輕輕地敲了幾下,但敲門聲都被朗朗的讀書聲淹沒了。

自己是班長,遲到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他只想偷偷地從後門溜到自己的座位上,以免跟蘇惠芳碰面,那倒有些許的尷尬。

又敲了幾下,教室後門忽然打開了。

「太好了!裡面的兄弟真知我的心!現在可以溜進去了!」

王小兵暗暗高興,心裡想著坐在後門那位同學真夠朋友,開門給自己進去,於是,立刻俯下身子,偷偷從後門半蹲著溜入教室,感覺這樣應該不會被蘇惠芳看到。

打著如意算盤,半蹲著往前一衝。

哪知,後門門口處正有一個人站在那裡,他一下子撞了上去,撞中了那人的雙腿,受到一股反彈力,他向後仰倒,出於本能,他雙手往前一伸,抱住那人的雙腿,藉此來穩住身子,不過,臉面正好貼在那人的雙腿上。

剎那間,嗅到一陣淡淡的體香。

男同學?女同學?

王小兵還看不到那人是誰,但聽到周圍的同學哄堂大笑,便感到事情很蹊蹺,他能肯定的是,他雙手摟著的那人的臀部非常有肉感。那種感覺,非常美妙,他都不願意放手。以他的經驗來判斷,這多半是一個女生的豐`臀。

「王小兵。」

聲音非常熟悉,分明是蘇惠芳清脆甜美的話音。

至此,他便知來給自己開門的就是班主任蘇惠芳,腦子一下子想起剛才見到她穿的就是牛仔褲,現在自己雙眼能看到的正是牛仔褲,這不是她還是誰?居然撞在她腿上,真不妙。他頓時感到不好意思。

聽到她的聲音之後,更能肯定是她了,於是,連忙鬆了手,站了起來,訕訕笑道:「蘇老師,真巧啊。」

「為什麼遲到了?又睡懶覺了?」她美眸凝視著他,溫柔道。

「沒有,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