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03章包廂里修鍊武功

第0403章包廂里修鍊武功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09 11:47  字數:9249

養生堂里。ww.vm)

王小兵坐在那組合沙發上,抽著紅雙喜牌香煙,目光在龍非那雪也似的胸肌上掃視一眼,淡笑問道:「你說有不懂的地方,有什麼要了解的,問吧。」

「老闆,如果有客戶來訂貨,他們問到我們的美容丸有什麼成分的,那怎麼回答呢?我們的產品沒有任何的說明。要不要把美容丸的成分列出來呢?等到他們詢問的時候,就可以告訴他們。」龍非輕啟櫻唇道。

「這個不用管他。他們要就買,不要就拉倒。」不是王小兵不肯將成分說出來,是因為說出來也沒什麼人認識,那些都是很特別的『葯』材,只有他的玉墜里的丹域裡面才有。不說還好,不然,說出來之後,人家看不懂,再找專家一看,專家也說不懂,那反而會被定會欺騙顧客。顧客比較相信專家的,不過,專家也是水貨的多,肯定會說這美容丸是假『葯』。

「哦,好的。」龍非有些失望。403

「還有什麼問題嗎?」王小兵站起來,道。

「沒了。老闆,請喝杯水。」龍非給王小兵端來一杯開水,輕扭腰肢,步代輕盈優美,每一步都將美`『臀』扭出誘人的姿勢。

王小兵接了杯子,目光在她那充滿肉感的嬌軀上掃視一番,他有一種感覺,好像她在引誘自己一樣,從她的笑容以及眼神可以隱約看出這一點。不過,不是很清晰。也可能是她的行為舉止生來就有些『騷』`味。

女員工愛上男老闆,這也極有可能。

王小心裡思忖道:到嘴的肉,不急,等送到嘴邊,再好好嘗嘗。

……

王小兵趕到夜城卡拉ok廳時,洪東妹已去賭場那邊了。來為「養生堂」慶賀的賓客分散在各個包廂里盡情唱卡拉ok。每個包廂里都傳出歌聲,有的嘹亮,有的低沉,有的輕快,有的走調,有的音準,千奇百怪。他進入每個包廂,向各位來為「養生堂」捧場的朋友道聲感謝。

205包廂里,只有張惠蘭與張芷姍兩姐妹在對唱。

王小兵進來之後,坐在沙發上,等她們唱完了《當愛已成往事》,便熱烈鼓掌,道:「唱得太好聽了!想不到你們天生就是歌神。」

「咯咯,別誇了,我們知道自己不是唱歌的料。要是歌神,早就揚名全國了。還用在這裡坐嗎?」張芷姍笑道。

「你太謙虛了。」王小兵道:「要是你去參加唱歌比賽,估計能拿一等獎。蘭姐,多謝你今天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喏,這個紅包請收下。一份小小的心意,請笑納。」

「別那麼客氣。」張惠蘭笑著推開遞過來的紅包。

「您不收下,我收里不舒服。快收下吧。以後還需要您多多關照。想要吃美容丸,就下來拿就行了。或者打電話給我,我給您送上去。」王小兵把紅包塞在了她的手裡。

「你這麼客氣,我都不好意思了。」雖是這麼說著,但張惠蘭把紅包收下了。

掃視一眼穿著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兩姊妹,王小兵忽然有些『性』趣,小腹下面便漸漸硬了起來,充滿了幹勁。他腦海里閃過一個爽歪歪的念頭:現在要是跟她倆一起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就太美妙了。

那兩姊妹正在專門唱卡拉ok,也未覺察王小兵灼熱的眼神帶著幾分欲`火。

一會,張惠蘭的bb機響了,隨即,她借王小兵的大哥大回了一個電話,然後,便說要回縣城去了。王小兵問她為什麼急著回去,她說牌友叫打牌。

「妹,你什麼時候走?」張惠蘭忽然從王小兵的眼神看出了些許端倪,有些嫉妒道。

「我也回去了。」張芷姍也知道要是單獨跟王小兵在這裡,極有可能會做些對身心有益的體育運動,笑道。403

「我待會送你回去吧,也是順路的,我也回學校。口渴得很,先吃塊西瓜。你們也吃一塊吧。」王小兵熱情道。

「吃過了。那我先走了。」張惠蘭挎著包包離開了夜城卡拉ok廳。

張芷姍站在包廂門口等王小兵。

「過來吧,坐一會。也吃塊西瓜吧。我吃完西瓜就送你回去。」王小兵正在吧嗒吧嗒吃著清甜的西瓜,瞟了她一眼,招呼道。

「嗯。我不渴。」張芷姍從門邊閃了回來,坐在離王小兵最遠的那張沙發上。

吃完一塊西瓜,王小兵走過去,把包廂的門關上了,並且在裡面反鎖。這時,室內就剩下他與張芷姍了。張芷姍明顯有些局促,瞥了一眼反鎖了的門,便有些明白他要幹什麼了。雖相識還不久,但從前兩次接觸之中,她知道他對自己頗為意思。她對他也有意思,但驟然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她又很害羞,覺得不好。

如今,包廂里孤男寡女的,瀰漫著淡淡的情意。

她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輕聲道:「關門幹什麼呢?打開吧。關門裡面的空氣不好。還有,關著門,別人還以為我們在幹什麼呢。」

「嫂子,我們唱歌吧。」王小兵伸手拉住她的左手,不讓她去開門。

剎那間,她嬌軀震顫了一下,俏臉頓時飛上一朵紅暈,輕輕地甩了甩手,似乎要擺脫他的手,可是,並沒有用力,只是裝裝樣子而已。她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連忙移開了視線,微垂著頭,俏臉紅暈初升,一副嬌羞可人的『迷』人神態。

她搖了搖頭,不敢再迎視他那灼灼的目光。

「嫂子,來嘛,我們合唱一首吧。」他拖著她的手,走到沙發上。

起先,她站著不動,過了兩秒,便由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