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96章林子里的春色

第0396章林子里的春色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02 12:54  字數:9604

結果,姚舒曼很有禮貌地回了一句:「我學武術只是用來鍛煉身體的,水平很碴的,不敢獻醜,不要切磋了。」

聞言,王小兵微感高興。

余光中瞥見王小兵,也以為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心裡不禁黯然,出於禮貌,向他點了點頭,還遞過來一支香煙,道:「我叫余光中,請問怎麼稱呼?」

「王小兵。」王小兵接了香煙,笑道。

「你也是個武術愛好者吧?不少字」余光中問道。396

「算是吧。」王小兵點燃了香煙,道。

如果余光中知道王小兵的身份只是姚舒曼的學生,那麼他的嫉妒之心不會那麼強。如今,他是先入為見,把王小兵看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而他又對姚舒曼一見鍾情,於是,兩人便存在了競爭關係。

「你學過什麼功夫?」余光中盯著王小兵,道。

「只學過小擒拿手。」王小兵吸了一口煙,道。

「我也學過一下,不如我們拆幾招,切磋切磋,怎麼樣?」余光中很想在姚舒曼面前挫一挫王小兵,從而顯一顯自己的威風。

「我的擒拿手學得不怎麼樣。」這是王小兵謙虛之言。

不過,余光中聽他這樣說,卻覺得他更好欺負,笑道:「就來拆幾招吧。王老師現在在場,可以指出我們的不足之處。」

這種事,如果純粹是切磋一下,那倒沒什麼大不了的。是以,眾人也沒有表示反對什麼的,反而想看看小擒拿手的拆招。

王小兵是個聰明人,從余光中的神『色』便看出他要搞什麼花招,目的不外乎是要自己出醜來提高他的形象。

對方的實力怎麼樣,他不清楚,這也是一個問題,正所謂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人不可以藐相,或者余光中是一位真正的行家也說不定。要是那樣,自己倒要吃虧。這是王小兵的顧忌之處。可是,別人都欺到頭上來了,要是還憋著,那也太沒男子漢氣概了。既然說是切磋,縱使輸了,也沒什麼。

他是個能屈能伸的人。

於是,笑道:「好,不過要手下留情啊。」

「這個你放心,我們點到即止。」余光中得意笑道,一副早已勝券在握的神『色』。

本來,女人們都要去忙著弄飯菜的,聽到兩人要切磋一下,也都湊了過來,看個熱鬧,圍成一圈。

院子里人不多,除了王家一家之外,還有王家的些許親戚,也有二十多人。

余光中有點輕敵,加上實力又沒比王小兵強,上來就是大開大闔的打法,結果,被王小兵一招「順手牽羊」給制住了。

姚舒曼不停地給王小兵拍掌慶賀,弄得余光中頗為尷尬,臉也紅了。

輸了一場之後,余光中不服,還要再比一比拳腳工夫,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要稍有差池,都是會受傷的。今天是王強大壽的日子,不容發生這種不愉快的事。

「練武為的是了防身健體,別比了,到此為止。」王強很嚴肅地道。396

這樣,王小兵與余光中的切磋才被迫中止了。

大家進來喝茶的時候,王錚笑道:「小兵,看不出你的身手也不錯。你也是老師嗎?」。他也把王小兵當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了。

「他是我的學生。」姚舒曼微窘道。

老師帶學生去參加親戚的壽宴,這是什麼規矩?

難道是老師喜歡上了學生?

余光中『露』出了狐疑與驚訝的神『色』,目光在王小兵與姚舒曼兩人之間來回掃視,想找出答案。

幸好王強把王小兵前來拜壽的原因說了,才令大家釋疑了。

至此,余光中對王小兵的嫉妒大減,笑道:「王小兵,想不到你還有配製『葯』丸的能力,利害。」豎起一個大拇指稱讚。

「不敢當,只是略知一點『葯』『性』而已。」王小兵淡定道。

「他還要在小樹林集市開一間『葯』店呢。過些日子就要開張了。」但凡說到王小兵的話題時,姚舒曼都表現出了高度的關注。

「搞好了開店的證件沒有?」王錚問道。

「託人去搞了。」王小兵道。

「喏,他老爸就是工商所的所長,以後有什麼問題找他就行了。」王錚指著余光中,道。

「以後請多多關照。」王小兵道。

大家雖是說說笑笑,看似氣氛很融合,其實,還是隱伏著一些不和諧的因素的,余光中看到姚舒曼對自己比較冷淡,對王小兵非常熱情,他又開始妒忌起來,只是不敢表『露』出來,臉上依然笑著,心裡卻是對王小兵頗有看法了。

「沒問題,只要不違法,能幫的,都幫你。」余光中大方道。

其實,他心裡想的又是另一套。

大家閑聊之間,飯菜便擺上來了,一共三台酒席,王家的人坐一桌,王家親戚、朋友等分坐另外二桌。

席間,余光中向姚舒曼發起了猛烈的追求,舉杯向她敬啤酒道:「姚老師,敬你一杯。我一生中最尊敬老師,你們為了培養祖國的未來接班人,付出了許多,任勞任怨,確實了不起。」

「謝謝,我不喝酒。」姚舒曼雖喜歡聽好話,但卻不喜歡聽余光中的溜須拍馬。

「那以茶代酒吧。」余光中下不了台階,堅持道。

其他人也附和,姚舒曼也不好拒絕,便以茶代酒,幹了一杯。396

頗讓余光中妒忌的便是,在入席的時候,姚舒曼就坐在王小兵的旁邊,並且還不時以主人的身份招呼他挾菜吃,那股親昵的勁兒,與情侶毫無二致。

喝了兩杯啤酒之後,余光中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