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80章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第0380章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7-17 13:21  字數:3712

女人,防備最嚴的就是三點。<-》

從穿衣方面就可以看出來,女人的內衣都是為了遮擋三點而設計的。只有三點才有享受多一層遮蓋的特權,像手臂,大腿這些地方,卻不用多穿一件什麼腿罩,臂罩之類的,皆因三點是個敏感的地方,其他部位裸露出來,也不會覺得吃虧。

而三點之中,女人又最注重下面一點。

至於上面兩點,雖也是頗為重要,但遠比不上下面一點,是故,但凡一個男人想要真正得到女人的身子,必須攻克她下面那一點,才算是成功。

不然,縱使佔領了女人的上面二點,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享受了一番攀登崇山峻岭的樂趣,其實還沒有得到女人的身子。首發380

如今,王小兵已登上了董少容胸前兩座高峰的山頂,在上面溫習了柔舌功與鐵爪功,算是佔領了她上面二點,但並不算得到她的身子。

在他對付白光偉的環節中,董少容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他下決心要得到她,才能使計劃比較順利地進行下去。所以,他使出了渾身解數。

而董少容被他挑逗得欲`火焚身,雖有幾分矜持,但還是失守了上面二點,現在,她下面那一點也正受到他的迂迴曲折的進攻,心神大慌,不知如何是好。

本來,她與王小兵不怎麼相熟,算是認識,但關係很普通。

一般而言,男女會發生性`愛,要麼是感情很深,要麼是一見鍾情,要麼是皮肉生意,要麼是被迫發生的。

而董少容與王小兵這種將要發生性關係的情況,是一種很特別的情況。就在吃夜宵時,她對他還沒有性`愛的念頭。直到在這毛坯房裡避雨,無意中發現他褲襠里不世出的老二之後,她才有些心動,想嘗一嘗他強大的進攻。

但這個性`愛念頭也只是在她腦海里一掠而過,並不算強烈。

隨著兩人的肌膚接觸越來越久,她心中那縷想要享受一下他老二攻擊的念頭便越來越濃烈了。

女人就是這樣:在性方面,其實心裡很想得到,不過,在還沒相熟之前,又不敢隨便向男人索取女人福利,那是怕對方會把自己看作是盪`婦,留下不好的名聲。

董少容就有這種心理。

如今,她是既想得到女人的福利,又害怕這件事造成難以預料的後果。她心裡頗為矛盾。

可是,她與他又並非一見鍾情,也不是強迫,而是在一種相互吸引,有點類似乾柴遇到烈焰的情況,是由一時的性衝動引起的想要干一場的例子。

不過,兩人畢竟關係不夠深,而董少容又顧慮重重,加上矜持作怪,才不願意主動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這一刻,當她感覺到他雙手來脫自己的褲子時,暗吃一驚,連忙夾`緊了雙腿,身子半蹲下去,雙手也提著褲頭,又羞又急道:「小兵,不要脫~」

「我沒有脫,只是看看您褲子還有多濕。您褲子還很濕啊,脫下來晾吧。穿著會著涼的。」他兩手在她豐`臀上游移不定,發現不容易扯下她的褲子,知道她心裡的戒備還很重,於是決定採取以退為進的策略。

「不用,我穿著就行了。」她怯怯道。

「起來吧。」他雙掌架住她兩腋,將她提了起來,讓她站直。

董少容兩手依然緊緊提著褲子,生怕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扒下自己的褲子,那下面一點就沒有防護,完全顯露出來了。

為了使她鎮定一些,他又施展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同時,兩手化爪,祭出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肆意溫習。首發380

「啊~」

她難以抵擋他鐵爪功的威力,不禁嬌呼了一聲。

在她戒備心還強的時候,他只好鞏固已佔領的陣地,把到手的根據地發展好。她的上半身已被他完全佔有了,他可以隨意享受,此時,他舌頭在她上半身上吻來吻去,耕耘每一寸肌膚,樂趣無窮。

柔舌功修鍊至化境,也能營造出種種奇妙的感覺。

漸漸地,她的防備之心又鬆懈下來,只用一隻手提著褲子,而另一隻手則在他厚實的脊背上愛撫,分明是跟他互動了。

由這一微小的動作,王小兵已窺知她心意。想到只要得到了她,就有可能兵不血刃打敗白光偉,他心裡一陣興奮,充滿鬥志,不達目的不罷休。

如果採取霸王硬上弓,也有可能得到她,不過,那樣所帶來的後果可能是比較嚴重的。何況,他向來不會用暴力的手段得到一個女人的身子。他要的是女人在自願的情況下把身子交給自己耕耘,那才過癮。

是故,他也不急著強來脫她褲子。

暴雨還在下,但毛坯房裡的兩人都已渾身熱烘烘的,欲`火將兩人燒得不停打激靈。

王小兵捧著她胸前兩座高峰吮`了又吮,然後才用舌頭在她的乳溝里滑翔而下,經過她的小腹,下滑到肚臍下面那片坡地,在那裡繼續耕耘。

「別吻,好酸~」董少容一手提著褲子,一手輕撫他的腦袋,嬌聲道。

「容姐,讓我吻一下。」他一直吻下來,吻到她兩腿`之間,便更加細心地耕作起來,使她身子因興奮不停地微顫。

「哦~,小兵,別吻,我受不了。」她咬著下唇,快要把持不住了。

「我只吻一會。」他堅持辛勤勞作,隨即在她大腿內側肆意地吻起來,雖是隔著褲子,但她的褲子已被雨水淋濕而貼在肉上,他一樣能感受到她肌膚的溫潤,而她也能感覺到他唇上的燙熱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