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77章黑暗中的男女

第0377章黑暗中的男女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7-14 14:24  字數:3412

男人,一旦來了性趣,膽子也會大很多。

如果是平時,在普通的場合,王小兵是不敢對董少容有非分之舉的。

如今,在這種特別的環境,特別的氣氛之下,他的欲`火被點燃了,內心的激情釋放出來,受到董少容嬌軀的誘惑,便有了想跟她親近的意思,彼時,他欲血沸騰,呼吸變粗了許多,目光在她身上游移不定,連吞了幾口口水。

董少容雖有兩分矜持,不過,畢竟是過來的女人,對於性不會太過害羞,而且,她這種年齡的女人,正是需求旺盛的時候,既想得到快活,又微有抵觸。只因她與他還不太熟悉。

「小兵,這雨還要多久才停呢?」她怯怯地掃視一圈,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天那麼黑,風那麼大,可能還要很久才能停。」王小兵目光不停地在她三點之間逡巡,特別被她那對酥胸與那條深深的乳溝吸引了。

「風好大啊。」她找話來說。

「容姐,你不冷嗎?」王小兵口水都吞幹了,朝她走近了一步。

「沒什麼冷,你不要過來。我真的不冷。」夜深人靜的,兼之又是路邊的一座剛建的毛坯房子里,縱使是平時威風慣了的董少容也有幾分怯意。

聽到她聲音有三分嚴厲,王小兵便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窗外,依然黑沉沉一片,雨聲與風聲交織成怒嚎的樂曲,響徹四方。偶爾一條電閃掠過天際,照亮白晃晃的雨幕,從雨勢來看,這場暴雨還要下好長一段時間。

「這房子要是有電燈就好了。」沉默了一會,王小兵先出聲,打破沉默,便自己脫下上衣,擰掉上面的雨水。

「應該沒有電燈。」董少容依在牆邊,借著閃電之光瞥見王小兵那標槍也似的身板與剽悍的肌肉,又無意中瞧見他小腹下面那頂「小帳篷」,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這雨沒那麼快停的。」他又開始擰褲子的雨水,但褲子沒脫下,擰起來有點不方便,笑道:「容姐,我脫褲子下來擰,可以嗎?」

雖是有禮貌地詢問董少容,但王小兵邊說邊脫下了休閑褲,只穿著一條褲衩了,那頂「小帳篷」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這個……」其實,她不同意也要同意了,對方都脫了褲子,如果說不同意,那也沒什麼用了。

這時,又有一道閃電划過夜空,使周遭有一剎那的亮白。借著這一道光芒,董少容更清楚欣賞到他小腹下面的「小帳篷」,看到居然是那麼的雄壯,簡直難以想像,她渾身打了個哆嗦,既驚又喜,腦海里浮現朱由略的老二,再與王小兵的一相對比,才知道自己丈夫的是小巫,而王小兵是大巫,兩人的老二不可同日而喻。

她接觸過的男人之中,沒有哪個有那麼雄赳赳的傢伙的,如今還是第一次看到。

霎時間,她腦海里浮現一幅幅春`宮圖,血脈加快流速,呼吸越來越重,身子有些熱烘烘的。

很明顯地,她體內的欲`火被撩撥得漸漸升起來。

但凡女人,不論她怎麼端莊矜持,其實她內心都是需要男人滋潤的,縱使表面上不敢放浪地要求強壯的男人給予精華,心底里也是希望得到男人雨露的恩賜的。

像董少容這種正處於如狼似虎的女人,她的丈夫朱由略是很難滿足她的需要的,不過,鑒於種種俗見,她不敢公然說朱由略不夠強大,只能憋在心裡。

如果她的權力是個類似武則天那樣的女皇,早就挑選一萬幾千個面首來供自己享受了,把男人的陽氣吸過來,使自己更加有女人味道。

她是個正常女人,即使身份比普通人要高一點,也有些矜持,但見到不世出的傢伙,她也難以把持,只是面子問題,她才沒有開口說那種「你的好大,我喜歡」話語。

不過,她已被吸引了。

而王小兵,起先本來是想直接走過去的,把她抱住,然後用剛猛的招式,把老二送進她的身子,教她飄飄欲仙。

只是,剛才聽到她的話音有點驚恐與嚴厲,感覺要是採取霸王硬上弓的行動,極有可能引起她的高聲呼叫,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做完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她有可能會把這事告訴她丈夫,如果到了那一步,則比較麻煩了。

還有一點,強扭的瓜不甜,要是她不配合,那**享受的質量就會下降,沒什麼意思。他從來不強迫女人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因此,王小兵想了想,覺得還是選擇迂迴曲折的辦法比較妥當,一來既不會使她有大的抵抗情緒,二來又可在溫馨的方式之中試探她的態度。

這是一箭雙鵰的好辦法。

何況,衣服濕了,脫下來擰乾,那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且,他又已經詢問過她的意見,雖然有些武斷,但還是與她商量過了的。是故,他很心安理得。

在這黑古隆冬的房子里,脫了衣服,如果沒有閃電,也難以看到**`身子的。董少容還是借著閃電之光,才看到王小兵只穿著褲衩的標準型身材與那雄壯的老二的。

擰了一會,終於把衣服的雨水擰乾了,他就把衣服晾在屋裡一堆磚頭上,伸了個懶腰,盯著黑暗中的董少容,笑道:「容姐,風有點大,涼啊。」

「那你穿上衣服啊。」董少容怯怯道。

「衣服還沒幹啊,穿上不舒服的。」王小兵睜大眼睛,極力看去,想看清她的樣子,但沒有電光,終究看不見。

「那你自己看著辦吧。」董少容幽幽的話音傳過來。

「容姐,您的衣服也濕透了。脫下來擰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