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75章夜夜歡快

第0375章夜夜歡快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7-12 15:33  字數:3416

張芷姍回眸瞥了一眼王小兵,既感到輕鬆,又覺得失望,眼神混合著複雜的神色,但她心裡卻冒出一句:為什麼要放開我呢?

其實,她也清楚,下面那人是小跑著上來的,如果王小兵不放手,只要那人是住七樓或八樓的,那必然會看到兩人摟抱在一起。<-》【,ka~

如果張芷姍開口讓他抱著,王小兵一定不會放手,縱使是姜長軍出現,他也寧願抱著她。可是,為了保護她的顏面,也就不敢再抱著她。

兩人一前一後往上走。

下面那人很快便上到了四樓,眼看不一會就要追上來了。

王小兵暗忖,如果真是姜長軍回來了,那今晚又沒戲唱了,本來是一次良好的機會,只要再把握一下,便有機會得到她的身子,心中不禁湧起淡淡的失落。

不過,當那人上到六樓後,便開門了。

早知如此,王小兵便不放手,將她摟緊,抱上七樓,又可以再做些輕快的體育運動。此時,兩人都快要上到八樓了,他也不急著抱她,想到進了門之後,便要把自己粗獷的一面表現出來,不能再等了,先把她的身子得到,再慢慢虜獲她的芳心。

想到就要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興奮之情,洋溢全身,不言可喻,盯著她豐潤的美`臀,他渾身幹勁,早已準備好把自己的精力奉獻給她了。雖還沒行房事,但想到她在床上肯定會小鳥依人,他就喜滋滋的。

只要今晚得到了她,那以後便能經常跟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對雙方都有莫大的好處。

上到八樓之後,張芷姍忽然轉過身來,欲言又止,瞥了他一眼,過了一會,才含羞柔聲道:「我姐在裡面。」

本來,王小兵以為她是想跟自己說一些情話,想不到她居然說出這麼一句話,心裡咯噔一聲,暗道不妙。一直以為只要姜長軍不在家了,那就可成功了,不料她姐姐來了,真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

「沒事,我只是想喝杯茶。」他訕訕道。

「嗯。」她從他失望的眼神已看出他原本的心思,微微一笑,便轉身開門。

既來之,則安之。

王小兵重整精神,思忖先不要多想,喝一杯茶再說,如果有機會,就等她姐姐走後,再跟她行房事。

進了門,果然看到一位穿著考究的女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那貴婦正是張芷姍的姐姐張惠蘭,長得與張芷姍很像,只是穿著上要華麗一些,而且俏臉上罩著一層高高在上的倨色,有拒人千里的感覺。

「坐吧。」張芷姍招呼道。

王小兵也不客氣,在那張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向張惠蘭微笑著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周六晚上,張惠蘭從縣城下來,到妹妹家裡坐一坐,不意碰到王小兵,見他手戴勞力士,腰挎大哥大,又頗有男人陽剛的味道,暗忖妹妹找了個情人,既不好意思又微有不悅,只是沒有溢於言表,也微微俯首,算是回過禮。

「這位是?」隨後,她盯著張芷姍那還殘留嬌羞紅暈的俏臉,詢問道。

「他是我的朋友,來送美容丸給我的。」雖還沒與王小兵干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在姐姐那銳利的眼神逼視下,倒好像自己與他已交`歡,先有幾分怯意,微垂著腦袋,輕聲道。

「你是開藥店的嗎?」張惠蘭自認為已窺知了妹妹的秘密,又打量一番王小兵,驟然間也不知如何是好,畢竟這種男女之事是很奇妙的,她一個外人管不了那麼多,至多勸說幾句妹妹罷了。

「不是。我是開飯店的。」王小兵毫不示弱,堅毅的目光迎視著張惠蘭那咄咄逼人的視線,甚至還在她高聳雪白的酥胸上肆意地巡視一番,並且露出表示欣賞過她身子的微笑。

張惠蘭打了個冷戰,連忙伸手將衣襟扯了扯,盡量遮掩住堅挺的酥胸,鳳目微瞪了王小兵一眼,紅唇動了動,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好像在說:開飯店的也會賣葯,這年頭真是怪事多多。

其實,張芷姍當時不想請王小兵上來坐的原因之一,也是怕姐姐會誤會,畢竟自己的丈夫不在家。

如今,她也看出張惠蘭狐疑的神色,便急於解釋道:「姐,他真的是送美容丸給我的。他是我同學姚舒曼的男朋友,是舒曼說他配製的美容丸很有效的。」

「怎麼樣的美容丸?」張惠蘭半信半疑道。

「呃,這就是美容丸。」王小兵掏出一粒,遞給張惠蘭。

看了看,又嗅了嗅,張惠蘭暗忖多半是春藥,是他用來騙自己的,冷笑道:「你開飯店也會配製藥丸?吃了不會有事吧?」

「我祖上幾代都是赤腳郎中,只是到了我爸這一代,不想做了,才不給人把脈看病了。家裡還有許多醫書與藥方,我平時有空就看看,經過多次的嘗試,終於配製出這種對美容很有效的中藥丸。」王小兵神情自若,侃侃而談。

「哦?原來這樣。」張惠蘭也被他那不卑不亢,氣度大方的神態懾住了。

「姐,這是真的。你如果看到舒曼的肌膚,就知道有效果了。」張芷姍雖還沒吃過美容丸,但極想證明自己與王小兵還沒有一腿。

「我嘗嘗看。」女人對於美容方面非常在意,特別是像張惠蘭這種有點身份的女人。她將藥丸吞了下去。

只一會,她便感到胃裡有一股清涼瀰漫開來,不久便擴散至四肢百骸,好像醍醐灌頂,清涼而舒服,渾身舒泰,神清氣爽,整個人宛如脫胎換骨一般,特別輕鬆與愜意。

「還有沒有呢?」縱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