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67章波濤洶湧

第0367章波濤洶湧 (1/3)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7-05 17:08  字數:5621

男人要使女人快樂,一是在物質上使她們得到滿足,那樣,她們自然會快樂。

除了物質之外,在精神上能給予她們快活,也一樣可以使她們快樂,而且,比物質的效果更為顯著。

物質給予她們的快樂,那是表面的,只有精神上使她們快活到骨子裡,那才能真正得到她們的心,而不是單純只得到她們的身子。

如今,王小兵正是要在精神層面上給予庄妃燕更多的快樂。藉此來完全征服她,使她聽話。

昨晚本來就被他攻擊得下面發痛,現在都還微微發腫,還沒痊癒之下,又受到他的狂攻,庄妃燕感受到頗大的疼痛與快活。367

其實,她心裡也已開始動搖了,又被他一陣猛烈的馳騁,便正好借台階下,只好求饒道:「啊,慢些,我原諒你了。啊……」

「這才是我的好寶貝。」王小兵又降下了進攻速率,使她疼痛大減,而快活激增。

當然,將庄妃燕送上一波**之後,也還要把桂文娟推到一波**上,這樣,兩女心理才平衡。若不是王小兵這種強大的男子,真的難以征服二女。

昨晚三人激情大戰,差點使床榻也散了架。早上小小地歡娛一回,就能聽到床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彷彿在抗議:你們太利害了,昨晚弄得我差點倒塌,現在又在我身上搖來搖去,實在受不了啦。

不過,王小兵聽到床板的「咯吱」音響,倒覺得很有成就感,因為他每向她倆的下面重重一挺,便能聽到床板發出來的「咯吱」聲,好像在說:利害!

桂文娟是個自由職業者,被王小兵撞得四肢百骸都似快要散架也沒大問題,只要休息一天就行了。庄妃燕就不同了,她還要去上班。

本來昨晚與他激情大戰造成下面依然疼痛,早上又小戰了一回,庄妃燕既興奮快活又微感痛楚。與他做完體育運動之後,便想起床洗漱,不過,剛起身,便感覺身子乏力,軟綿綿的,硬撐著站起來,邁動兩條修長的**,只走了一步,便「唉喲」一聲,身子軟下去。

王小兵眼疾手快,仰面從床上彈起,坐在床沿上,張開雙臂,往前一摟,正好抱著庄妃燕,讓她自然地倒在自己的懷裡,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的滑膩脊背緊貼著他厚實的胸膛上。

「怎麼了?」他關心地問道。

「嗯~」因有桂文娟在場,庄妃燕不好意思說自己下面疼痛,只嬌嗔了一聲,俏臉即時紅了,努著薄潤紅唇,嬌態萬方,誘人之極。

「不舒服嗎?」熬夜不跳字。王小兵雙手從她腋下繞過,正好捂著她胸前兩座高聳堅挺的雪峰,輕輕『揉』`搓起來,感受那股非同一般的彈『性』與嫩滑。

「別問了。」庄妃燕輕扭腰枝,圓潤豐滿的翹『臀』輕輕磨動他的堅硬,使他『性』趣大起,又硬了起來,頂在她的兩腿`之間,她既驚又喜,想不到他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暗忖他那裡可能一整天都可以不軟下來,想到這裡,不禁怦怦心跳起來,覺得自己一人也真的難以滿足他的需要,想及此,對於桂文娟又少了一分嫉妒。

「咯咯,小兵,你那樣問就不對了。她那裡痛,哪裡好意思說出來呢。」躺在床上的桂文娟忍不住道出了廬山真面目。

王小兵笑而不語,加勁『揉』`搓庄妃燕有溫潤雙峰。

其實,不是他不知道,只是想逗庄妃燕多說幾句話,舒解一下她的心情,畢竟就眼下而言,她心裡不太樂意與別的女人分享王小兵的強大,如今雖看開了許多,但心中依然有一道坎,只要再過那道坎,她就會恢復平常心態。

一個女人,如果悶不出聲,那心情必然不好。只要有人開導,與她多聊幾句,將她心中的鬱悶引導出來,才會解開她心中的結。

剛才,王小兵與桂文娟雖勸說了庄妃燕,也確實有些效果,但是,她始終有些芥蒂,是以,他想藉此機會來跟她聊幾句,讓她忘記不快,做一個快樂的美人。

實質上,當庄妃燕肯開口說話之後,她的心情也真的好了些,聽到桂文娟道出了她痛腳,撅著玉唇,幽幽地瞟了一眼桂文娟,挑戰似的道:「我不信你不痛。」

「咯咯,我不怎麼痛哦。」桂文娟嬌滴滴的**`身子躺在床上,笑道。367

「那你走幾步給我看。」庄妃燕身子輕輕扭動,被王小兵施展出來的鐵爪功弄得渾身酥軟。

「可以,別以為我像你那麼柔弱。」桂文娟醒來之後,一直躺在床上,還沒怎麼動過,這時,賭氣似的翻身起床,才感到腰身果然還酸痛,硬撐著下了床,剛邁開**,就感到下面真的還痛,勉強走了兩步,也差點酸軟無力要坐下去。

這回,輪到庄妃燕格格嬌笑起來。

女人就是這樣,喜歡看別人出醜。特別是在情郎面前,如果看到情敵現出不雅的動作,那更痛快。庄妃燕與桂文娟之前不相熟,如今雖有幾分認識,但始終還有些隔閡,因此,看到桂文娟那因下面疼痛而步伐忸怩的樣子,情不自禁莞爾了。

當然,王小兵感到最自豪了,一晚連御二女,並且使她倆下面疼痛到幾乎走不了路,這種功力,真乃世上罕有。看著被自己完全征服的美人,心頭湧起無限的得意。

桂文娟是個開朗的人,剛才雖說了過頭話,但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也是嘻嘻一笑,便重新坐回了床邊,笑道:「我躺著的時候,感覺不痛的,想不到站起來,也雙腿有點發軟。」

「哼,還說我呢。你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