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64章房事理論

第0364章房事理論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7-02 02:51  字數:3450

女人,無時無刻不關注著自己的情郎是否會被別的女人佔有。她們把男人當成私有物,不但想得到男人的身體,還想得到他的心靈,一般不允許他心裡裝著別的女人。

庄妃燕口中噴出的「王小兵」三個字,聲音不大,但卻吐音清晰,兼之是夜深人靜之時,頗為刺耳。

正在熱吻的王小兵與桂文娟倒是嚇了一跳。

剛才,他把庄妃燕抱到床上時,以為她會漸漸入睡,想不到她會起身,朝她看去,見她眸子射出怨恨,暗道不妙。

桂文娟也有些尷尬,目光閃爍,不敢看向庄妃燕,倒不是因搶她男友而發窘,而是由於這是庄妃燕的家,在別人家裡跟別人搶男人,那感覺總是怪怪的。

借著一股酒勁,庄妃燕也有了脾氣,快步走上來,揚起玉掌,要打王小兵的臉。

不過,王小兵以更快的速度迎了上來,在她還來不及揮手之際,便已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緊緊將她擁進懷裡。

「我恨你。」

說著,庄妃燕扭著腰枝,想要掙扎開去,同時,兩隻小粉拳在他寬闊的雙肩上用力捶打著,以發泄心中的恨意。

「我愛你。」

王小兵只感覺她兩隻小粉拳是在給自己按摩,他左手摟緊她的細腰,右手已施展出精純的太極掌,在她豐滿而圓實的翹臀上肆意愛撫起來,同時,祭出功力深厚的柔舌功吻住了她的玉唇。

「嗯嗯嗯……」

只反抗了一會,庄妃燕便靜了下來,一雙玉臂不再捶打他的肩膀,而是摟著他的脖頸,享受他的溫存與熱吻。

在一旁的桂文娟也希望得到王小兵的深吻,可是,他只有一張嘴,在同一時間內,他只能與一個女友熱吻。

激吻之中,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十多分鐘便過去了。電飯煲的水也燒開了,發出「呼呼」的聲響。

「水煮開了。」桂文娟口水都吞幹了,看著王、庄二人深情相吻,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伸手在王小兵脊背掐了一下。

「知道了。」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唇邊還殘留著庄妃燕的香澤,凝望著她,道:「我把水倒進桶里,你先洗澡。」

於是,王小兵轉身進了廚房。

客廳里,庄妃燕與桂文娟相互打量了一眼,兩女的眼神都蘊含著濃烈的敵意。這裡是庄妃燕的房子,她自然更有恃無恐,美眸盯著對方,雖沒說出口,但明顯是要桂文娟離開這裡。

不過,桂文娟欲`火焚身,心裡想著王小兵,根本不會離開這裡,目光只移向廚房裡的王小兵身上。

王小兵提著一桶熱水走出廚房,經過兩女身邊時,掃視一圈,見兩美人之間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暗忖不妙,笑道:「妃燕,快點洗澡吧。」

說著,一隻手推著庄妃燕進了沖涼房。

可是,庄妃燕老是惦記著王小兵,怕自己在裡面洗澡,而他會在客廳與桂文娟做一些快活的體育運動。

「小兵,你不洗澡嗎?」她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這樣,既可防他與桂文娟偷情,又可同時洗澡,然後一起睡覺。

「洗啊。」王小兵洗冷水的,最後洗都沒問題。

「那進來吧。」庄妃燕秀髮有些凌亂,倚在沖涼房門前,招手,溫柔道。

「兩個人一起沖涼,夠空間嗎?」一直憋著氣的桂文娟早已聽出這是庄妃燕有意來防自己的,當然不快,冷笑道。

「不說兩個,三個都可以。小兵,快進來。」庄妃燕醉眼迷離,秋波盈盈,凝視著王小兵,卻是與桂文娟拌嘴道。

「呵呵,那就好。」桂文娟瞟了一眼王小兵,「還不快進去。水就要涼了。」

兩女吃醋,王小兵不可能看不出來,但他想不到桂文娟真的看得這麼開,會催促自己去與庄妃燕洗鴛鴦浴,心裡倒有些感激她。

女人在搶男人的時候,如果能顯出大度,那估計多半也是假的。換言之,可能是有其它目的。

王小兵從桂文娟嘴角那抹略帶狡黠的笑意,能覺察出她心裡正在想著某個小計謀,只是猜不出她想要幹什麼而已。女人有時搞起報復來,也是挺恨的,並且讓人防不勝防。

自古就有這樣的說法:女人、乞丐、和尚三種人惹不得。

女人一旦包藏禍心,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從剛才庄妃燕與桂文娟的交戰眼神里,王小兵也感受到兩美人很難與自己同睡一張床上,而她倆之間會不會相互攻擊,都還是個未知數。至於庄妃燕,她雖有不滿,但也不會隨便對付桂文娟。而桂文娟就不同了,本來是道上的人,性格偏於好斗,非常有可能會做出使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何況,來這裡之前,還讓她協助實施自己的計劃,想起來,便覺得對她有點歉意。

於是,他笑道:「我先幫娟姐放水下電飯煲里煮。」進廚房,用電飯煲繼續煮開水。出來時,掃視一眼兩美人,見她倆都不說話,暗忖今晚要把她們同時抱上床,難度可真大,早知如此,便將兩女都灌醉,那倒好辦多了。

不是他不想那樣做,而是還有其它原因的。

這個原因,說起來,其實很滑稽,並且有點讓人啼笑皆非。他是這樣想的:與心愛的女人在床上做快活的體育活動,除了健身益體之外,那就是要陶冶情操,使人的精神更上一層樓,感受神仙的快活。

精神的享受比他媽的享受更加使人著迷,不過,精神的享受也離不開他媽的享受,只有在**享受之上,才能出現精神的享受。當**在摩擦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