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62章酒能催情

第0362章酒能催情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6-30 03:16  字數:3412

庄妃燕是個比較矜持端莊的美人,想要她做一些有違世俗的事情,確實不容易。

如果像桂文娟這種在道上混的姑娘,那就思想比較開放,對於新鮮的事情也較易接受。她也不會考慮那麼多。

就因為對庄妃燕頗為了解,王小兵才覺得想要她與桂文娟一起來服侍自己,這件事真有點難以上青天的味道。

可是,越是困難的事情,如果挑戰成功了,那是不是就越能得到優越的成功感與自豪感呢?

王小兵就是想嘗試一下這種高難度的事情,看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達什麼程度。看似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往往會出現絕地逢生的情況。

成功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去做。

這是王小兵的人生哲學。他注重參與,成功更好,不成功就繼續努力。絕不放棄,這是他做事一貫秉持的信念。

女人,越是矜持穩重的,一旦動了真感情,那就越熾烈,比普通女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要妃燕看到我載著桂文娟沒生氣,那就成功了一步。要是她轉頭就走,那今晚只好只御一女了。」王小兵思忖道。

他是見慣大場面的人,但在這種時刻,也有些許的緊張,就是怕庄妃燕太過生氣,而不理睬自己。本來約好與她共進夜宵,然後回她家裡好好激情一回的,但桂文娟跟來了,情況變得有些複雜。

遠遠地,他已借著路燈,看到一條熟悉的倩影立在君豪賓館門前路邊的一棵茂盛的芒果樹下,那正是庄妃燕。他的心提了起來,連忙深深呼吸一口氣,鎮定心神,做好挑戰的準備。

而庄妃燕目光在街道兩邊來回掃視,就是尋找摩托的影子。如今,她聽到摩托的聲響,循聲看去,只見車頭燈直照過來,看不清車上的人。但她能感覺出來,車上的是王小兵。她從傍晚一直等到晚上九點多,心裡盛著濃烈的欲`火,只想與他早點回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她露出了幸福而甜蜜的笑意,在端莊高雅之中顯出五分嫵媚。

當王小兵的摩托停在她的身旁時,庄妃燕才看清摩托車上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靚麗的女子。她秀美的臉蛋上的笑意漸漸斂去,取而代之的是驚訝與微慍交織成的不解之色。

怎麼又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她心裡冒出一句,又想到他極有可能是去與桂文娟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完事之後才來找自己,頓時更加不滿了。

彼時是晚上九點二十分左右,她等了他一晚,不料換來的卻是他載著妖艷女郎前來,心情之糟,可想而知。

不消三秒鐘,她的明亮眸子射出忿然之色,來回掃視車上的二人,最後把目光落在桂文娟身上,倒想看清楚此女有何吸引人的魅力,居然敢來搶自己的男朋友。她把自己的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床上運動都獻給了他,所以對他特別在乎,也還沒有心理準備與別的女人一起分享他。

是故,她心頭之火頗盛。

面對庄妃燕挑戰似的質問眼神,桂文娟倒顯得很鎮定,還向她微微一笑,算是打個招呼。

不過,庄妃燕心裡本來有氣,如今看到桂文娟居然還對著自己笑,那分明是在向自己下戰書,無明火就更加熾烈,堅挺的酥胸起伏加劇,撅著紅唇,瞪了一眼桂文娟,然後把目光收回來,射在王小兵的臉龐上。

剎那間,王小兵感覺這個局面比較僵,想要打破這種尷尬的場面,倒需要大勇氣與厚臉皮。

「王小兵,她是誰?」傍晚見他載著姚舒曼與杜秋梅,如今又見他載著桂文娟,庄妃燕真的吃醋了。

「我的好朋友,她開溜冰場的,叫桂文娟。她也在洪姐那裡,我說要吃夜宵,她就一起來了。」王小兵指了指車后座,道:「上車吧。」

「庄經理,如果你反對,那我不跟你們吃夜宵了。」要不是與王小兵商量好的,桂文娟不會顯出這麼斯文的姿態。

說著,桂文娟佯裝要下車的樣子。

起先,庄妃燕剛看到桂文娟時,確實醋意大發,加上又見她朝自己微笑,更是有氣,如今,對方這樣說了,倒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桂文娟是王小兵的朋友,又沒有真正的證據證明兩人有一腿,要是這樣對他的朋友,也會有損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何況,庄妃燕也是個見過世面的人,也懂得不能把關係弄得那麼僵,沒好氣地瞥了一眼王小兵,又盯著桂文娟,強擠一絲笑容道:「不用,我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大家一起吃夜宵吧。」

她說這番話,雖有挽留之意,但大半還是客氣成分居多。

不過,縱使桂文娟聽出庄妃燕不是真心實意邀請自己吃夜宵,但也裝作聽不出弦外之意,她與王小兵在進行一項艱難的計劃,並且,她今晚死都要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如果不得到他的精華,她是不會離開的了。

是以,她笑道:「好啊。庄經理,你長得真漂亮。小兵找到你樣的女朋友,不知他哪輩子修來的福份。」

果然,這一句溜須拍馬起了效果,庄妃燕聽了,俏臉的慍色即時消減了一半,露出動人的嫵媚笑容,道:「不要笑我了。你才是大美人呢。」

「咯咯,你不信問小兵,他經常在我們面前說起你,說你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子。」桂文娟成人之美,再次贊了一番。

一般而言,女人是很少會主動讚美別的女人的,特別是在情敵面前,只有詆毀,少有稱讚。庄妃燕聽了,輕飄飄的,心裡頗為受用。

而王小兵很感激桂文娟,本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