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50章一見鍾情

第0350章一見鍾情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6-18 00:44  字數:4575

想不到遇到人家夫妻吵架,王小兵與姚舒曼都有一種進退維谷的感覺,兩人面面相覷,用眼神交換著彼此的看法。

對於吃餃子,王小兵無可無不可。

姚舒曼卻不同,裡面那個是她的同學,既然來到了這裡,如果又悄悄離開,那多少無聊,要是被看到,那就更尷尬。

於是,她向王小兵微微一笑,用會說話的美眸向他傳遞信息:我們進去吧。

兩人撿起門口的東西,姚舒曼佯裝剛來到,伸頭進屋裡,道:「姍姍在嗎?」

她的同學叫張芷姍。

突然之間,卧室里的爭吵聲停了下來,先是一陣沉靜,過了大約半分鐘,一把溫柔的女聲響起:「來了。」

銀鈴般悅耳的聲音猶未了,一位窈窕女子穿著家常便服施施然走了出來。

王小兵定睛一看,見那女子肌膚白皙,身段豐滿而勻稱,黛眉秀眸,瑤鼻櫻唇,瓜子臉裝著清秀的五官,是那麼的得體,是那麼的迷人,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教人看了驚嘆造物主居然能造出臉蛋與身材都那麼出色的美人兒。

而張芷姍的清澈目光迎上王小兵的視線時,兩人心靈微微一震,沒有絲毫的陌生感,反而好像前世便已相識了一般,彼此都有一份好感。

不過,張芷姍顯出些許的羞澀,連忙移開了視線。

跟在張芷姍後面,從卧室里出來的是一位高瘦男子,那正是她的老公姜長軍。他麵皮白凈,斯斯文文,算得上帥氣,只是欠缺陽剛之氣,給人一種奶油小生的感覺。如果看到他,絕對不會想到剛才那句粗魯的話語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

張芷姍兩隻清秀的美眸帶著一圈晶瑩的淚花,明顯是在剛才的吵架之中委屈所致,如今,朋友來了,一時抹不去眸子里的淚光,才讓別人看到,只好淡淡一笑,掃視一眼王小兵與姚舒曼,道:「你倆來了正好幫我包餃子,只包了一小半呢。」

「什麼餡的?」姚舒曼也連忙裝出一副對餃子很在乎的樣子,目的是想沖談屋裡的尷尬氣氛。

「有紅蘿卜的,有韭菜的,還有蝦仁的,就這三樣。」張芷姍每當與王小兵的目光相接時,都會害羞地微微一笑,風情萬種,清純中帶著三分甜蜜。

「我喜歡吃紅蘿卜的。」姚舒曼已放下手提包,與張芷姍走到了餐桌旁,看著桌麵包餃子的材料,笑道。

「那快點來幫我忙,一會就可以吃了。」要不是與丈夫吵了幾句,耽誤了些時間,估計現在就能吃上餃子了。

兩位美人坐在椅子上,便開始包餃子。

姜長軍忙著招呼王小兵,起初,剛從卧室里出來時,臉色並不好,但見到王小兵既有勞力士,又有大哥大,立時客氣多了,趕緊遞上一支好日子香煙,問道:「喜歡喝什麼茶?是鐵觀音還是紅茶?」

「隨便。」寒暄間,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那就紅茶吧。健胃。」姜長軍開始泡茶。

而數米之外的張芷姍老是不自覺地拿眼偷窺王小兵,有一次被王小兵瞧見了,她玉唇抿笑,俏臉微紅,急忙垂下滿頭烏髮的腦袋,好一會不敢再看向他,等過了幾分鐘,才又做賊似的怯怯地欣賞他。

她感覺很奇怪,為什麼自己對王小兵有一種熟悉感,這就是一見鍾情?她只在書上與電視上聽過有一見鍾情的事,而她自己則還沒遇過。與姜長軍相戀,也沒有達到一見鍾情的境界。她好嚮往那種美妙的感情。

可是,如今她已結婚了,想到這裡,她心裡湧起一股淡淡的惆悵。

這就是命數所定嗎?

張芷姍長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獃獃地出神思索著。

一旁的姚舒曼還道她是剛才與丈夫吵了架,心裡有不快,所以精神狀態不好,並不知她的就裡,想勸也不好開口,畢竟人家夫妻之間,床頭吵架,床尾和,一個外人,如果多嘴來提這些事,非常不適合,所以,也不敢再說這種事,只默默陪著她。

而王小兵與不少美人打過交道之後,有時單憑一個眼神,一個笑意,或一句話語,便可大致看出對方的心意如何。

剛才,他從張芷姍那飽含情愫的眼神領會到她的淡淡情意,心頭泛起一陣美妙的感覺,好像是秋天站在高岡上,迎風眺望遠方美景,天高雲淡,有一種頗為愜意的味道。

難道她喜歡我?

王小兵不禁心底自問一句,不過,旋即又一笑了之,覺得這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在泡茶過程中,王小兵也顯出對茶道的不淺見識,使姜長軍大有好感,於是,兩人言談頗為投契,漸漸便拉開了話茬,無所不聊了。

「你現在干哪一行呢?」姜長軍看王小兵手戴勞力士,腰挎大哥大,早忖他應該是個大老闆了。

「呃,其實我在村部里做事。」王小兵毫不猶豫道。

其實,他只是隨便找一個謊來說說而已,根本不想過以後還要面對姜長軍,只是權且用來掩飾一下身份。每當他與美人外出,被人問及自己的職業時,總是或多或少會有些許的發窘,因為若說是學生,那給人很突兀的感覺,所以往往不願意表露真正身份,臨時找一個假身份套在身上,暫時應付一下。

「他是……」

姚舒曼本來想說王小兵是學生的,不過,如今他已搶先半步說自己在村部幹事,要是當場揭穿他的西洋鏡,那也未免太過不給面子他。樹活皮人活臉,把他臉面丟了,會令他很受傷,於是,也不敢再說下去。

一般的村子,如果有油水可撈,也能賺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