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49章美女教練

第0349章美女教練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6-18 00:44  字數:4567

姚舒曼指了指剛走出來的王小兵,妙目在蘇惠芳與王小兵之間來回掃視,暗忖這美人到底是王小兵的誰。她自己算是個美人,但在庄妃燕面前,也並占不到優勢。她是健美之中蘊含著燦爛的美貌,陽光與秀逸的氣質迫人。

而庄妃燕則是沉靜中帶著三分成熟,四分嫵媚,自有一種獨特的明艷氣質。

兩美女更擅勝場,難分高下。

從學校出來,先是蘇惠芳,接著是杜秋梅,如今又來了一位秀美姑娘,姚舒曼暗忖王小兵這小子還真是認識不少美人。本來,她是個局外人,可是,在路上與王小兵戲謔了一番情愛的話語之後,她也感覺自己有意或無意關心起他這方面的事來了。

退一步來講,縱使對王小兵有了好奇心,但也還不致於會嫉妒他認識美女之多,只因庄妃燕一上來便把她看作了情敵,二女素未謀面,沒有交情可言,略含幽怨的眼神向她表達了一個意思:你跟我搶男人。

這麼一來,姚舒曼心裡無來由有些憋氣,感覺自己無形之中卷進了情愛糾紛之中。

女人就是那麼奇怪,一旦要在男人面前分高低的時候,沒有誰肯輕易言敗的,哪一個都認為自己有勝算。

姚舒曼心裡想道:這女的把我當成王小兵的女人了,可惡,用那樣的眼神瞧我,我偏要氣一氣她。

有了這種想法,自然便改變了角色,也把自己先當成是王小兵的女朋友了。

這麼一來,便真的煞有介事一般,出現了兩個美女爭風吃醋的場面。

起先,庄妃燕也只是懷疑而已,問了姚舒曼一句之後,剎那間發現對方的眼神變得比較有挑戰味道,並且紅潤的唇邊泛起一抹較量的笑意,好像在說:你也是他的女朋友嗎?

女人是最敏感的高等動物,庄妃燕嗅出了姚舒曼的競爭味道,便仔細打量一番,發現她其實也是個美人,身材與臉蛋都不輸於自己,頓時也沒把握贏她,心裡有氣,便更加幽怨地轉而盯著王小兵,雖不說話,但那微撅的紅唇便是表明她要說的意思是:她是誰?

王小兵掃視一眼兩美女,暗道一聲不妙,他也從兩美人那帶著淡淡火藥味的眼神瞧出了端倪,連忙笑道:「妃燕,吃糖。」

初嘗禁果的庄妃燕只想與他再激情大戰,可是如今卻發現他與別的美人在一起,當然有醋意,也不吭聲,也不接糖果,只是把紅唇撅起老高,語氣有些冷道:「我知道你買糖果給誰吃!」

「小兵,拿來給我嘗嘗。」姚舒曼思忖演戲要演到底,溫柔道。

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王小兵頓時心往下一沉,只祈禱庄美人不要當場發飆,幸好庄妃燕也是個能剋制的姑娘,倒沒有進一步的憤怒,只是眼神更加怨恨了,他把一袋糖果遞給姚舒曼,卻是看著庄妃燕,笑道:「這是我們學校的姚老師,我順路送她去她同學家裡。買幾包糖果給她帶去作禮物。」

兩美女又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是含笑相視,顯出一副誰能笑到最後,誰才是勝利者的姿勢。

「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其實,庄妃燕只是想叫他晚上來找自己而已。

「什麼事?」王小兵還以為她真有事。

「在這裡不方便說。」庄妃燕的矛頭明顯對著姚舒曼。

腦筋一轉,王小兵頓時明白庄妃燕想要什麼了,他用小腹下面的巨大讓她飄飄欲仙,回味無窮,如今是要纏著自己再施恩露,微微一笑,暗示自己知道了。

不過,姚舒曼雖沒聽出庄妃燕話中包含著「上床」的意思,但也領悟到她是要自己識趣離開,這可怎麼咽得下這口氣,也笑道:「小兵,再不走,恐怕我要遲到我同學家了,那就沒飯吃了。」

這話也很明顯是要跟庄妃燕一較高下,看誰能真正叫動王小兵。

兩美女又相視一眼,彼此的嘴角都含著淡淡的冷笑,目光移向王小兵,看他怎麼樣表態。

在兩美女那堅挺高聳的酥胸來回掃視一眼,王小兵暗忖要是能把她倆同時抱上床,那就美妙之極了。可惜,如今二美人正在鬥氣,還要自己作出選擇,不禁為難。

從關係來說,他與庄妃燕已有「一夜夫妻」之分,當然要站在她那一邊,不過,他還要請姚舒曼在王強面前美言幾句,所以也不想開罪她,要是使她不高興了,以後縱使不去向王強學藝,在上體育課的時候見了面也沒意思。

更何況,他對她也有些意思,還想泡她到床上呢。

所以,他腦子急轉,在找尋最合適的解決方法,使二美人可接受。

這時,春色滿面的杜秋梅也已走到了門口,她聽到了庄妃燕與姚舒曼的說話內容,又察顏觀色,早已明白了七分,於是笑道:「依我看,小兵先送姚老師到她同學那裡去,然後晚上回來找庄經理,這樣就有足夠的時間商量一件大事情。」

她笑吟吟地撩了撩額前一綹亂髮,掃視二女一眼,暗忖道:老娘我捷足先登一步了!

王小兵一聽,覺得可行,笑道:「惠芳,我晚上過來找你。杜老闆,幫我拿幾包糖果給她,我現在送姚老師過去,很快回來的。」

蘇惠芳雖心裡有氣,但想到姚舒曼畢竟是王小兵的老師,也不想做得太過分,便微微撅著紅唇,道:「那你快去快回,我等你。」

「好。」王小兵跨上摩托,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下湖區而去了。

姚舒曼卻暗暗得意,覺得還是自己稍勝了半籌。

在路上,她問道:「王小兵,剛才那個庄經理跟你很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