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46章水嫩的嬌妻

第0346章水嫩的嬌妻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6-16 03:13  字數:3472

正在與張靜進行雲雨間,聞聽有人敲辦公室的門,這種震憾實在教王小兵有些不知所措。

以前,也與張靜在團委辦公室里行過巫山雲雨,但那時,可能是運氣好,並沒有碰到什麼人前來,一直都沒有被撞破過。

也許正由於此,所以膽子特別大,在這種公眾場合也敢激情大戰,好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毫無擔心可言。

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腳?

如今,王小兵就感覺自己可能要濕腳了。

在那一剎那間,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幸好,他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下一秒,他便恢復了平日的鎮靜,深深吸一口氣,思索應對的法子。

關鍵問題就在於,張靜還在昏迷之中,不把她弄醒,什麼都不用說。

於是,王小兵又是掐她人中,又是揉她太陽穴,先用嘴堵住她的檀口,然後雙手施展出精純的鐵爪功在她酥胸上儘力揉`搓,以求儘快弄醒她。

不消三秒,張靜的鼻翼便發出「嗯嗯」幾聲,就醒轉過來了。她胸脯急劇起伏,下面又還與他的堅硬連接在一起,又驚又喜,一時還不知外面有人敲門,正要出聲,但嘴被他吻住,看到他用手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豎耳一聽,頓時也緊張起來。

「張靜。」

門外傳來一把男人的聲音。

對於張靜而言,這把男聲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許文超的話音。老公來了,現在怎麼辦呢?張靜臉色由陀紅漸漸轉成煞白,眸子轉來轉去,一副茫然的神色。

王小兵先把她扶起,將褪到她大腿的內褲拉上去,然後,幫她撫平裙子,又以手指當梳,幫她梳理一番凌亂的秀髮,把一切激情大戰的跡象盡量消滅。

「張靜!」

許文超的聲音提高了些許,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團委辦公室裡面亮著燈,門又是在裡面反鎖著,那很明顯是裡面有人,所以他才會繼續敲門叫喚張靜。

團委辦公室里有兩個文件櫃,可是,裡面不像衣櫃那樣可容人鑽進去,根本藏不了人。除此之外,沒有其它可作掩身的東西,只要許文超進來了,那幾乎一眼就能發現王小兵。

其實,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許文超看到王小兵與張靜在辦公室里,那沒什麼事。如今,兩人關著門在裡面,那不能不讓人聯想到一些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這就麻煩了。

是故,王小兵也比較緊張。

一旦被許文超看到自己,那將跳下黃河也洗不清,王小兵腦子急轉,卻沒有十全十美的辦法,只有一條險徑可行:那就是躲到門後面,或許能化險為夷。

於是,王小兵雙手捧著張靜的臉蛋,用堅定的眼神告訴她:鎮定!

張靜似乎也受到他的感染,變得鎮靜了許多,但依然不知下一步該怎麼做,見他指了指門,起先還道他要自己去開門,這怎麼行呢?一開門,許文超就看到裡面有兩個人了,那就難以解釋了。後來,當王小兵躡手躡腳走到門後面,再用手示意她開門時,她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眼下,沒有比這個辦法更好的了。

「篤篤」的敲門聲越來越急了,張靜收拾心情,走過去,將門打開一半,便站在門口,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顯出了河東獅吼的威嚴,詰問道:「想嚇死人啊!叫那麼大聲幹什麼!還以為是校長來巡查呢。」

「你關著門幹什麼啊?」許文超是一個妻管嚴,想要走進去,一臉不解道。

「這天氣讓人熏熏欲睡的,反正沒什麼事,就關門躺在椅上休息一下。裡面好悶熱。到走廊說吧,涼爽些。」張靜說著便走到走廊上,回頭問道:「找我有事嗎?」

「沒什麼事,想跟你說說下個月要搞的『文明精神建設』活動的事宜……」許文超也站在走廊上,點了一支香煙,緩緩道。

藏在門後面的王小兵屏息靜聽,暗道一聲好險,要是剛才許文超用手推一下門,那就露餡了,幸好他也走到走廊上了。現在算是堪堪躲過一劫,但危險依然還沒有解除。

不過,有張靜周旋,事情沒有往壞的方向發展,大約十分鐘之後,許文超便走了。張靜走進辦公室,連忙又關上了門,倚在門背後,長長吁了一口,盯著王小兵,兩人都輕鬆相視一笑。

王小兵跨前一步,摟著她,跟她激吻起來,雙手在她胸前小山峰上修鍊完鐵爪功之後,便用右手抱起她左腿,讓她右腿支撐整個身子,然後一招「金雞獨立」,堅硬再次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次,他以最為悠閑緩慢的節奏與她做快活的互動體育運動,使她享受到無窮的樂趣,一會,她便飄飄欲仙了。

約莫十數分鐘之後,他重重一挺,齊根殺進去,一炮打出,剎那間與她水乳`交融起來,彼此的精神境界達到了忘我忘物的大快樂級別,其樂無窮。

完成一波巫山雲雨之後,王小兵緊緊壓在她身上,感受她還算堅挺的酥胸的急劇起伏按摩,貼著她耳際,道:「張老師,我剛才拜託您做的事,請幫忙。」

「噯,怎麼老是讓我做那種事呢?」張靜臉蛋紅撲撲的,漾著極度興奮光澤,一邊回味剛才的激情,一邊膩聲道。

「張老師,答應我吧。」王小兵吻她的紅唇。

「這種事,不如讓她們競選吧。」張靜佯裝拒絕,耳語道。

「張老師,您要是不答應,那我只好加快速度了。」說著,他腰身抖動起來,下面的堅硬進出如風,在她胯下開鑿隧道。

「啊,啊,慢,慢,我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