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38章在她身上耕耘

第0338章在她身上耕耘 (1/3)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6-06 05:35  字數:5633

黃花閨女很看重三點,在三點之中,又最注重下面一點風流小農民。、.縱使上面二點被攻陷了,下面那一點她也是會極力堅守的。

庄妃燕就是這樣一個黃花閨女。

如今,王小兵已佔領了她上面二點,正在那裡盡情享受在她胸前兩座山峰上攀登所帶來的一縷縷快感。作為一個開發商,對於探索開發黃花閨女的身子頗有心得。

在作戰中,他採取的是步步為營的戰略。

簡言之,也就是先把容易的陣地佔領,鞏固勝利成果之後,再向前推進,把難以攻克的陣地奪取。這樣一重重開發,才有條不紊地將她的身子任何一寸肌膚都據為己有。

現在,當王小兵扒下她運動褲子與內衣的時候,庄妃燕「啊」地發出一聲低呼,連忙彎著身子,屈著雙腿,想把被褪到大腿處的褲子提上去,可是,她也是有姿勢沒實際,根本沒有反應很激烈,只是做個樣子,好像要把褲子拉上而已。

她的溫軟脊背在他結實的胸膛上不停地摩擦,使彼此的慾火更為旺盛。

這一切,又豈能逃過王小兵的法眼,於是,他在激吻她酥胸的同時,早已將自己的堅硬捅到了她兩腿之間。

剎那間,庄妃燕感覺到一股滾熱的慾火在自己胯下燃燒,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六神無主,腦中一片空白,唯一知道還要做的就是緊緊夾著雙腿,如此一來,便夾著他的堅硬,因他那裡太過雄壯,她愣是沒法合攏雙腿。

而王小兵的傢伙只是鑲嵌在她股溝而已,把她的股溝塞得滿滿的,此刻被她雙腿夾著,壓進她的腿肉里,感受著那股柔軟而有彈性的肉感,同時,他的堅硬卧槽在她美臀下面那片挪威森林裡,自有一番情趣。

「小兵~,不要~」她微微嬌嗔著。

「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有點熱,想脫下褲子而已。」他也小聲回答,畢竟其他房間還有她的爸媽與弟弟,不宜高聲喧嘩。

「嗯~,你,我不~」庄妃燕嬌羞之中霞燒雙頰,美眸秋水蕩漾,早已是半醉模樣,教人把持不住。

王小兵也管不了那麼多,左手緊緊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在她胸前兩座山峰上修鍊鐵爪功,除此之外,則緩慢有節奏地挺著腰身,使下面的傢伙在她胯下那山洞洞口門前兩塊磨刀石上回來摩擦。

其實,想要磨刀也並非易事,因為那裡布滿荊棘,每磨動一下,必然要披荊斬棘,費點力氣,而且還要有堅毅不拔的勇往直前精神才行。

「啊啊……」

庄妃燕雖是夾緊了雙腿,卻是阻止不了他的堅硬在自己兩腿之間來回移動,每被他磨動一次,身子便酥軟一分,心理防線便要崩潰一層。

室內春光縈繞,使人血脈賁張。

不消五分鐘,她下面便濕漉漉了,這麼一來,她的泉水滋潤著他的堅硬,好像潤滑油一般,使他的開發工作更容易了一些。

不知不覺間,兩人都已**著身子,側卧在床上,她的脊背貼著他的胸膛,如膠似漆,纏綿萬分。

這時,王小兵一個翻身,坐了起來,雙手一分,將她雙腿分開,然後壓在了她豐滿而妖嬈的嬌軀上。不過,他還沒發起總進攻,目的就是讓她有個適應的過程,他吻著她的玉唇,數分鐘之後,便吻她脖頸,再吻她香肩與胸脯,一直吻完她雙腿,將她玉體每一寸肌膚都吻遍,然後,才再吻她的檀口。

而庄妃燕也已進入了角色,眯著眸子,不論是迷離的眼神還是陶醉的臉色,都表明她已興奮之極。她一對高挺雪白的酥胸急劇起伏,使男人看了絕對著迷。

看著她光潔如玉的胴體,王小兵咂了咂嘴,然後伏下去,以雙肘撐著床板,輕輕壓在她身上,與她胸前兩座高峰做起落運動,同時,吻住她的檀口,用柔舌功纏住她的香舌。這一切,都是為了進攻她下面而做的熱身準備。

對於黃花閨女,如果急攻她下面,會使她害怕。所以,王小兵採取了迂迴曲折的辦法,先撩起她的慾火,然後攻陷她上面兩點,隨即才集中火力進攻她下面那一點。

從她驕人的身子散發出來的火熱體溫,王小兵判斷出來是時候發起總進攻了,於是,用感覺去尋找她下面那迷人的山洞,並且用無比的堅硬去點戳。

「嗯嗯……」

庄妃燕下體被他的堅硬每點憔一下,身子便酸軟一分,雖還沒與他二合一,但也已教人把持不住。不過,她心底里剩下的些許矜持使她不肯完全配合他的開發探索工作。她輕輕擺動美臀,想要避開他的進攻。

可是,他騎在她身上,任由她怎麼樣搖晃豐臀,也難以逃離他的堅硬的定位。他不用去看,也能用老二尋找到正確的山洞洞口。

這是一場微妙的較量。

她想夾緊雙腿,不過,卻辦不到,雙腳只能纏繞在他的豹腰處。她嘗試著用雙腳來蹬他,但他壓在她身上,她根本蹬不了他。

不消十數秒,他便找到了那溢出泉水的泉眼,於是,他的堅硬在那裡點戳了兩下,確定之後便緩緩開鑿隧道,當在泉眼邊緣緩緩前進的時候,一股股使人興奮與酸軟的快感如潮湧到腦中樞神經,使他幹勁百倍。

「小兵,不要~」

在晃動美臀的時候,庄妃燕輕聲嬌呼道。

不過,在這關鍵時刻,王小兵不會停下來,輕吻她紅唇,低語道:「沒事的,我只是在外面徘徊,不會進去的。」

說著,他將前進式改為左右擺動式,果然使她接受了。

但是,這只是一種迂迴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