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32章摟著美人打電話

第0332章摟著美人打電話 (1/3)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5-31 03:53  字數:5761

蘇惠芳一邊整理教案,一邊道:「我找時間跟她解釋吧。她對你有偏見,你跟她解釋,效果沒那麼好。你回教室吧。」

「好。」王小兵以最快的速度在她俏臉上輕啄了一口,旋即,飄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蘇惠芳嘟著紅唇,輕蹙秀眉,嬌態不可方物。

星期四這天,學校表面一切很正常,但內里卻是暗流激涌。張萬全與嚴錫山的較量,在上面還沒有下達正式文件之前,誰勝誰敗依然是一個未知數。不過,目前,兩人又在學校飯堂承包權這件事上鉚上了。

以前,張萬全與嚴錫山還沒完全撕破臉皮之前,後勤由嚴錫山分管,張萬全一般不插手,所以魏國鋒能承包下飯堂。如今,王小兵想承包飯堂的經營權,張萬全自然會幫忙,這樣,魏國鋒就難以繼續承包了。

王小兵沒有經營飯堂的牌照,這成為嚴錫山指責的借口。不過,王小兵借來洪東妹的那套牌照,終於使嚴錫山閉了嘴。剩下的就是走招標程序了。

雖然魏國鋒極力抬價,但卻難不倒王小兵,因為他有洪東妹的資金作後盾。其實,也就相當於他提前拿了美容丸與除穢丸的銷售收入而已。

有張萬全鼎力支持,王小兵順利拿下了學校飯堂的經營權,一萬元承包三年。其中八千塊是王小兵從洪東妹那裡借來的。

星期五下午,張萬全叫王小兵到校長辦公室。

「小兵,還有幾天飯堂就要交接到你手裡了。你是準備自己做還是讓別人做呢?」張萬全擔心他做不來,那學校的師生都得吃西北風。

「我自己做。我會想辦法的。」王小兵道。

「想辦法?你挺嚇人的。」張萬全微怔,「這不是兒戲的事,到時魏國鋒走了,那你準備怎麼做?」

張萬全不怕別人在背後說他幫王小兵,但就怕王小兵沒能力做這件事,之前,他也問過王小兵這個問題,王小兵說能做,他相信了,只是覺得一個沒有做過飯堂的高中生承包下飯堂經營權,給人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所以,他想問清楚些,不然,到了學校斷炊那個份上,他這個校長也沒臉做了。

而王小兵憑著一股膽量,先把飯堂承包下來,而怎麼樣經營,他確實還沒好好想過,如今,張成全一問,他想了想,才知道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飯堂員工還沒招到,餐具還沒買來,八字還沒一撇。幸好還有幾天時間準備,但也顯得很迫急了些。

「相信我,到了交接那天,我會讓全校師生吃上飯菜的。」王小兵以充滿信心的口吻道。

事情都這樣了,張萬全也只有信任他,道:「小兵啊,你可要爭氣。嚴錫山睜大眼睛想看我們的笑話。」

王小兵點頭道:「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買餐具不難,一天都可以搞定,只有招人不易,想要驟然間招到一群專業的員工,如果幸運些,也行,但一般很難做到。

他也有做飲食這行的朋友,像庄妃燕。所以,他決定去請她介紹些人手。

下午放學之後,王小兵便騎摩托到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找庄妃燕。本來,他想找古家豐的,但古家豐還沒回來。

庄妃燕見了王小兵,嫵媚笑道:「王老闆,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自然風。」王小兵打量一眼她婀娜多姿的身子,道:「想找你商量些事。」

「什麼事?到辦公室裡面說吧。」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要與他獨處一室,以往從沒試過這樣。

「古家豐父子還沒有回來吧。」他跟在她後面,瞧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渾圓適中的美`臀與修長的**,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立刻衝上去,掀起她的齊膝裙子,然後與她結合在一起。

「還沒有。」她走路的姿勢也很優美。

說話間,便來到了經理辦公室。王小兵還是第一次來到她辦公室,裡面只有兩把靠背椅子與一張辦公桌。

「說吧。」她坐在辦公桌前面的椅子上,盯著他。

「我承包了我們學校的飯堂的經營權,但沒有人手,你這幾天內能不能介紹些做過飲食這行的人給我?」王小兵把椅子搬到她旁邊,坐下。

「你越來越像老闆了。」庄妃燕笑道。

「符合你的條件了嗎?」他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覺放在她的大腿上,輕輕一摸,一抹滑膩從指端傳過來。

她連忙拿開他的手,站了起來,繞到了辦公桌的另一邊,淡淡橫了他一眼,但唇邊卻又泛著迷人的笑意,真不知她真的惱他呢還是喜歡他的咸豬手。

「短時間內,我也難找到人手給你,不過,有幾天時間,我盡量幫你找一找。」她想了想,道。

「那就拜託了。」說著,他神秘兮兮道:「我符合你的條件嗎?」

「什麼條件呢?」她含笑道。

「有沒有興趣做老闆娘呢?」他挑逗道。

「咯咯,以後再說吧。」她的黑亮眸子里shè出醉人的神sè。

看著她迷人的笑容,堅挺高聳的豐胸,他咂了咂嘴,小腹下面漸漸來了感覺,有了反應,開始硬起來,想到只有二人在這辦公室里,他腦海里幻想著跟她做快活的事,這麼一意`yín,渾身yù血就更沸騰了。

她也從他的眼神里猜出他在想些什麼,連忙道:「哎,你樣子挺嚇人的。」

「怎麼嚇人?」他目光落在她脖頸下面那片雪白的酥胸上,咽了一口口水。

「sè眯眯的。」她用手扯了扯胸口的襯衫,笑道。

「你錯了,我是昨晚沒睡好。」他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