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29章美女的招式

第0329章美女的招式 (1/3)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5-28 05:05  字數:5634

董莉莉還沒有心理準備與蕭婷婷一起分享王小兵,她雖知道他的女人不止自己一人,但是,只要那些他的女人不在自己身邊,那就當沒什麼也不知道風流小農民。

可是,蕭婷婷與她是同桌,又是舍友,如果王小兵泡蕭婷婷,她接受不了,所以有些生氣地揮舞著兩隻小粉拳捶打他的肩膀,道:「我不准你泡她!」

「可能是她來泡我呢?」王小兵笑道。

「嗯,我不管,你是我一個人的。」她緊緊摟著他。

王小兵又壓在了她身上,強大的堅硬「噗」一聲進入她柔軟的下面,又互動起來。他想向她證明自己還有許多精力。

果然,她身子皮肉因疼痛緊繃起來,求饒道:「小兵,明晚再來吧。」

「其實,我的能力真的很強,幾個女人我都能同時滿足她們。」他只好將她摟著懷裡,關說道。

「我不~」她雖抗議,但原先的想法有些動搖了。

他也不迫她,想要改變她的想法,那需要些時間,只要能持之以恆,必有一天能使她接受自己那套實現遠大理想的思想他要娶成群美艷嬌妻。

想起蕭婷婷一人在宿舍,董莉莉也想回去陪一下她,但下面還疼痛,走路都不流暢,道:「我現在想回宿舍,下面又痛,怎麼辦?」

「我送你回去,順便也上去坐坐。」兩人穿好衣服之後,王小兵抱著董莉莉到了女生宿舍樓下。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董莉莉扶著樓梯,自己走上去了。

要是自己上去,也不知跟蕭婷婷說些什麼好,於是,王小兵只好自回宿舍,洗了個冷水澡,心滿意足,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如今住的不是「大平鋪」,是正常的宿舍。十二個人一個宿舍的,不像以前幾十人一個宿舍,那真不好受。

周六早上,董莉莉與蕭婷婷來邀王小兵吃早餐,之後,董莉莉與蕭婷婷便各自回家了。王小兵騎著摩托,想到東妹快餐店去瞧一瞧,路上,大哥大響了,便接聽,是一把女聲,有些熟悉,但驟然間聽不出來是誰。

「喂,請問是王小兵嗎?」那女人刻意裝出一副甜膩的樣子,聽了教人不舒服。

「是,你是?」王小兵問道。

「這麼快就將我忘記了,你也太沒良心了。」那女人有些不悅。

「哦,原來是蓮嫂!哪裡會忘記您呢。您在我心目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當那女人恢復了正常的聲線之後,王小兵認出她是孟玉蓮,笑道。

「我告訴你件事,怎麼謝我?」成熟的女人就是愛斤斤計較,三句不離利益之談。

「像上次一樣,讓您快活無比。」王小兵壓低聲音道。

電話那頭傳來咯咯的歡笑聲,以此推斷,孟玉蓮應該不是在家裡打電話,不然,不敢那麼放蕩地嬌笑。

想起曾與她激情大戰過一回,王小兵微微打了個激靈,問道:「蓮嫂,什麼事呢?」

那邊的孟玉蓮收斂笑聲,道:「你的材料已交到紀委,受理了。阿凱說要是有人證物證,那就更好辦。」

「有!有一個他的二奶也揭發他,現在要見她嗎?」王小兵有些興奮道。

「周末放假,下星期一吧。我跟阿凱說一下,找時間見面,到時給你電話。」孟玉蓮道。

「好,蓮嫂,那就拜託您啦。」事情已有了大進展,王小兵感到成功在望。

「下星期周末有空嗎?我想到你家裡坐坐。」孟玉蓮壓低聲音,語氣里充滿了期待,道。

聞言,王小兵自然知道她是想要自己給她愛的滋潤,笑道:「有,您從縣城回來的時候打個電話給我,不然,我有可能會出去。」

兩人又卿卿我我一會,才掛了電話。王小兵決定下午到縣城去看望韋春宜,穩住她的心,讓她把段天癸往死里揭發。

既然縣紀委已受理了此案,王小兵猜測段天癸可能也收到一點風聲了。果然,當天中時分,他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一個不相識的男人打來的。

「你是王小兵?」電話那頭的男人的聲音很陰沉,帶著幾分仇恨的味道。

「是,你是哪位?」王小兵聽出對方口氣不善,道。

「我是誰不重要,只是想告訴你,兄弟,不要多管閑事。明白嗎?」那男子帶著七分威脅的口吻說道。

王小兵感覺是關於段天癸的事,卻假裝不知道,淡淡道:「你把話說清楚吧,不要含含糊糊的!」

那男人冷笑一聲。

沉默了數秒鐘之後,才又惡狠狠道:「那好,我就明白告訴你!你去告段天癸吧?這種閑事你少做!不想結這門仇,你就趕快去要回材料,不再管這事,那就行了。這樣,對大家都是好事!」

「你威脅我嗎?」王小兵淡定道。

「威脅你又怎麼樣!現在警告你一次,你看著辦吧!如果真的要結這門仇,到時你死無葬身之地!」說完,那男子掛了電話。

這是**裸的恫嚇。

要是放在一年前,估計王小兵心裡會害怕,不過,如今的他經歷了不少大場面,遇事能鎮定,波瀾不驚。知道了是段天癸的人打來的電話,那就好辦了。以暴制暴,他最在行了。於是,他即時去找洪東妹,商量一下應對的辦法。

騎摩托,不須五分鐘,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樓下,洪東妹一般是下午才起床的,不過,中午也起身吃午飯。如今正是中午時分,他來找她,也不算完全打擾她好夢。

她穿著絲綢睡袍,把他請進房間里,美眸還有睡意,聲音慵懶道:「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