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320章雷霆行動

第0320章雷霆行動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5-20 12:48  字數:3411

大排檔生意好的時候正是從晚上八九點開始的,王小兵趕到那裡時,潘東葛已佔了一張餐桌,正是處於人行道上,方便談話之用。

兩人坐下,點了啤酒與小食,便小酌起來。

王小兵打量一眼潘東葛,見他一臉的淡然,看不出什麼端倪,道:「老潘,幫得了忙嗎?」

潘東葛喝了一口啤酒,道:「我跟我哥說了,他說沒辦法,至多就是幫你拖延一下搬遷的時間。這件事,其實主要是段天癸要你們搬遷,當然,那棟居民樓也有居民向街道辦反映問題,不過,要是段天癸打太極,不管你們,那也不用搬遷。」

他嘆了一口氣,又道:「要是我哥有話事權,那肯定可幫你大忙。」

兩人幹了一杯。

在來之前,王小兵並沒抱多大希望,所以,聽了潘東葛的話,也並沒顯出希望之色,臉上反而掛著淡淡的笑意。

「段天癸那人不是好人,很多人想弄他下台,不過,怕他報復,才不敢揭發他。像你這種有實力的人又不同。」潘東葛恭維了一句,拿眼瞟王小兵,看他的反應。

這種拍馬屁的小手段,王小兵豈有聽不出來的,笑道:「你想借我手扳倒段天癸?」

當王小兵一針見血道出對方的想法之後,潘東葛臉都有些紅了,訕訕道:「不是我啦,我只是把可以解決的辦法告訴你。」

「要是我扳倒了他,那有什麼好處?」王小兵直言道。

「當然有啦!他一倒,我哥應該就上去了。到時,你的快餐店就不用搬遷了。」潘東葛雙眼立時射出興奮的神色。

兩人幹了一杯。

隨即,潘東葛遞給王小兵一個文件袋,王小兵接了,問道:「這是什麼?」

潘東葛小聲道:「那是我搜集到的段天癸一些資料,他有一個情婦,要是那情婦肯揭發他,那他就死定了。」

王小兵打開文件袋,抽出其中一張a4紙,快速看了看上面的內容,果然是寫著段天癸某年某月做了什麼違法貪污的事情。文件袋裡有十幾張a4紙,隨意看了一張之後,便放進文件袋裡。

「有這些東西就可將他拉下台了?」王小兵輕輕拍了拍文件袋。

「還不行。如果查不出他的財產有問題,那傷不著他的七寸。」潘東葛呷了一口啤酒,道:「他應該是將貪污的錢轉移到其他親戚手上了。我猜他的情婦應該知道這種事。」

王小兵已明白要怎麼做了,吃完宵夜,便與潘東葛辭別,騎摩托回家。洗了個冷水澡之後,躺在床上思考這件事。

要是把段天癸拉下了位,那潘東葛的哥哥就可以上位,那倒是幫了潘東葛一家的大忙,自己得到些許的便宜。所以,王小兵決定明天親自去找段天癸攤牌,如果能把事情辦妥,那就不須多做無謂的事情。

畢竟,想要扳倒段天癸,看似很容易,其實做起來比想像中還要複雜與麻煩,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王小兵還沒那麼多空閑去幹這種事。

想著想著,也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一覺到天亮。洗漱完畢,吃了早餐,騎著摩托在外面逛了一會,已到了十時許,便去谷皇街道辦找段天癸。

到了那裡,王小兵遇到潘東葛,二人只交換個眼色,算是打過招呼,彼此都要顯出不認識的樣子。

段天癸沒想到王小兵會來辦公室這裡找他,當見到王小兵推門走進來時,嚇了一跳,以為對方要動武,頓時肉跳了一下。他已領教過王小兵的實力,論打架,那絕對不是對手。

「你來這裡幹什麼?」段天癸已站了起來,一副隨時逃跑的樣子,雙眼盯著王小兵,冷冷道。

王小兵關好門,神態自若地走過去,找了張藤椅,就坐在段天癸的面前,隔著一張辦公桌,輕輕敲著桌面,道:「來跟你談一些事情。」

可能段天癸覺得自己已猜到他想要談的內容是什麼,所以不感興趣,非常不禮物地揮手趕人,道:「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請你出去。」

「要我的快餐店搬遷,是你耍的手段吧。」王小兵不慌不忙,點燃一根香煙,吸著,淡然道。

「請你不要污衊人!」段天癸佯裝發怒道:「這是居民對你們有意見,我們街道辦要為居民著想,這是公事。」

王小兵早想到他會這麼說了,所以報之一笑,當他在放屁。

吐了一個煙圈之後,王小兵直接問道:「這件事沒有迴旋餘地了嗎?」

「沒有,你的店只有搬走。」段天癸臉色陰沉道。

到了這個份上,王小兵也知道這樣斯文地談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不把自己手上的王牌亮出來,看來也起不了效果。

於是,他淡淡笑道:「你不怕你二奶的事曝光?」

段天癸眼中掠過一抹震驚,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冷笑道:「你還在這裡出言傷人,我可隨時告你誹謗人!請你說話放尊重!」

想不到對方居然這麼有氣勢,一副光明正大的樣子,倒是出乎王小兵的意外,他以為只要把對方二奶一提,就可讓段天癸有三分顧忌,現在看來,那也對他沒什麼威懾力。

難道他是故作鎮定?但從他那有恃無恐的神情來看,並不像是裝出來的,好像他真的沒有二奶一樣。

或者他與二奶分手了?

王小兵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暗忖也有可能,如果段天癸與韋春宜和氣分手了,那就沒有二奶這回事了。

「韋春宜肯分手嗎?」王小兵將煙蒂丟進玻璃煙灰缸里,隔山打牛,道。

聞言,段天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