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56章談判(四)

第956章談判(四)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11-09 17:24  字數:3549

總而言之,簡而言之,凌雲和京城凌家之間的關係,或者說凌雲已經認祖歸宗的事情,乃是凌雲目前最為重要的秘密之一。本文來自WwW.

這個秘密,雖然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告白於天下,但在此之前,凌雲希望能多瞞一天,就多瞞一天,能瞞多久是多久。

一番短暫而又激烈的交鋒之後,談判陷入了一種難言的狀態當中,沉默而又尷尬,兩人各自品茶,氣氛又徹底僵住了。

夜星辰對凌雲旁敲側擊的拉攏和刺探,都以失敗而告終,她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也沒有從凌雲臉上看出任何端倪,心中失望,竟覺得有些氣餒。

可凌雲這邊卻恰恰相反,至少,這一次,他確認了蕭媚媚的消息,知道蕭媚媚現在安全得很,兩人見面只是時間問題,這讓他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

凌雲若無其事的品著茶水,心中卻是百轉千回,他還有許多問題要問夜星辰,只是在考慮如何措辭,從哪裡切入。

凌雲想了半天,就在他剛準備說話的時候,卻見夜星辰把目光從遠處的瀑布收了回來,微微扭頭,盯著凌雲,或者說盯著他的夜行衣,淡淡的,卻又極為認真的問道:「你的夜行衣,衣料是從何處得來的?」

凌雲心頭微震,知道夜星辰早就發現,兩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同樣用烏金魔蠶絲製作而成,她竟然這時候問了出來。

不過,凌雲早就想到夜星辰必然會有此一問,他也早已想好了措辭回答。

似乎是剛剛注意到似的。凌雲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然後又抬頭注視著夜星辰的黑色紗衣。故意驚訝道:「哈,果然還是女人心細。你不說我竟然還沒有發現,咱們的衣服料子竟然是一樣的啊!看來我們兩個,果然有緣。」

夜星辰微微蹙眉,淡淡道:「想說就說,不想說就不說,沒興趣陪你打哈哈。」

凌雲立即臉色一正,誠懇道:「買的。」

夜星辰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凌雲,冷笑道:「你是在騙三歲小孩呢,還是當我是白痴呢?在哪兒買的?」

凌雲再次發揮了他影帝級別的演技。納悶道:「當然是在地下黑市啊,也就是傳說中的地下拍賣行,專門拍賣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的那種……」

夜星辰根本不相信凌雲的鬼話,再次冷笑,一字一頓,彷彿背課文一般說道:「根據卷宗記錄,凌雲在平凡診所開業之前,並沒有穿過這樣的夜行衣,而在平凡診所開業之後。忽然就有了這樣一身衣服……」

凌雲靜靜的聽著,同樣也報以冷笑,心中卻又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先前,凌雲還一直在擔心。崔老前後兩次來清水市的行蹤,有沒有被夜星辰調查到,很顯然。他多慮了。

想來,崔老好歹是半步先天的高手。他要想刻意隱藏行跡,魔宗或者天殺組織的那些小嘍囉。根本探查不到他。

凌雲心神大定,他得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乜著眼看著夜星辰,好整以暇,說道:「你又不是我老婆,怎麼連我穿什麼樣的衣服你都要管?」

夜星辰置若罔聞,並不理會凌雲的調戲,繼續說道:「根據卷宗調查,你從來沒有去過什麼地下黑市,或者說狗屁拍賣行……」

「停!停!」

凌雲大為光火,皺著兩道劍眉,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提醒夜星辰道:「你能不能不要張口卷宗閉口卷宗的?」

「真當我是透明人了?老子一天大便幾次你能查得到嗎?查了我這麼久,你是查到我擁有神農鼎了,還是查到我昨天夜裡在這仙人嶺殺了多少血族了?」

凌雲是真火了,但話糙理不糙,他冷笑一聲,繼續說道:「我在你眼裡是個透明人不假,但似乎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透明!」

一直以來,凌雲做事是何等的謹慎?他不想讓別人知道的底牌和秘密,就連身邊最親密的人也不知道,就算魔宗聖女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查到。

「不就是烏金魔蠶絲嗎?我連神農鼎都有,更何況區區一些烏金魔蠶絲?這東西雖然算得上稀奇,可也並非只有你們魔宗才擁有,你拿著它們當寶,在我眼裡,也就是隨便穿穿應景兒罷了……」

最後這一句,凌雲可真的沒有騙夜星辰,他現在是煉體九層巔峰,一旦突破了練氣期,就可以進行煉器,煉器可不止是限於金屬類的,一些隨身物品,包括穿戴的衣物,甚至用煉神太虛石製作新的空間戒指,都可以。

到時候,只要在普通衣物上加持一些防禦類的符籙,或者刻制幾個防禦陣法,那效果就會比現在這種烏金魔蠶衣更好。

當然,如果直接在烏金魔蠶衣上面進行加持,效果自然是好上加好。

到時候只不過看凌雲的心情罷了。

夜星辰的刺探,再次被凌雲亂拳打回,她只好無奈一笑,隨口道:「好吧,就算你說的有理。」

凌雲得理不饒人,振振有詞道:「什麼叫就算,本來就是。」

他心中卻暗暗感嘆,怪不得崔老每次出現,都特別的小心,果然薑是老的辣啊。

總算是又過了一關,這回該輪到凌雲說話了。

「既然你調查的我那麼清楚,我想在這裡確認一下,我的平凡診所,是不是天殺炸的?」

夜星辰回答的很乾脆,笑道:「是。」

凌雲勃然大怒,立即追問道:「是你安排人做的?」

夜星辰再次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凌雲,冷笑道:「要是我想炸,還用等到今天嗎?早就連你的一號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