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51章香帕問情

第951章香帕問情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10-31 01:49  字數:3615

!--go--這一抹紫色的香帕,夜星辰當然認得,因為這本來就是她的貼身之物。小說族XIAOSHUOZU

當初凌雲的平凡診所開業的那天,夜星辰帶著天殺組織的人前去搗亂,送去了二十二個身患各種絕症的病人,要求凌雲全部治好他們,本想刁難凌雲,卻不成想,凌雲大發神威,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把二十二個絕症病人全部治好,讓魔宗聖女鎩羽而歸。

夜星辰計劃失敗,最終不辭而別,只是在臨走之際,她把這一抹香帕留在了車裡。

就連香帕上面寫的是什麼內容,夜星辰也一直記得清清楚楚:「哼,臭小子,今天就算你贏了!那十幾輛豪車,就當做是你開診所送給你的賀禮了,隨你處置。保證不會有任何麻煩!」

正是在那天之後,凌雲才敢放心大膽的讓唐猛鐵小虎等人,開著那十幾輛豪車到處轉悠。

沒想到過去這麼久了,凌雲非但沒有把這香帕丟掉,還把它帶在了身上,而且是貼身收藏!

想到這一點,夜星辰隱藏在黑紗後面的臉龐微微羞紅了一下,心跳也立即加速。

雖然談不上感動,但自己的貼身物品,被眼前的男孩如此小心的貼身收藏,她的心中難免會泛起一絲難言的甜蜜,和一點兒無法言說的得意。

此時,天矛峰峰頂的山風呼嘯,那一抹紫色香帕在凌雲的手上迎風飛舞,看在夜星辰的眼中,竟彷彿一團跳動的紫色火焰。

夜星辰不可察覺的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心情,她並沒有伸手去接那一抹香帕。而是輕啟朱唇,故作淡漠的說道:「只是一塊手帕而已。還以為你早就丟掉了呢。」

「字寫的不錯,娟秀飄逸,還有一種飛揚跋扈的氣概。」

凌雲翹起嘴角兒微微一笑,他見夜星辰並沒有拿回香帕的意思,很乾脆的把手抽了回來,用兩隻手展開香帕,再次看了一遍香帕上的字跡,很認真的點評說道。

「對我來說,你的這一抹香帕。可是比那十幾輛車珍貴百倍的東西,哪能捨得丟掉呢?」

雲哥是什麼人?他的身邊天天環繞著那麼多極品絕色美女,自然知道做什麼事,說什麼話最能打動女孩子的芳心!

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問眼前的魔女了,而要想在魔宗聖女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必須得想辦法化解剛才自己說錯話導致的尷尬,拉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才行。

俗話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根據凌雲的經驗,他不相信,在這麼「大肆」誇讚了夜星辰的字跡好看,說了她的一塊手帕比十幾輛豪車還要珍貴百倍之後。夜星辰還好意思對他冷眼相待,拒他於千里之外。

何況,夜星辰寫的字。是真的很好看。

「噗嗤!」

果然,夜星辰聽了凌雲的話之後。竟忍不住噗嗤一笑,卻又美眸一掃。眼含笑意瞪了凌雲一眼,嬌嗔道:

「你才飛揚跋扈呢!這幾個月以來,我看沒有人比你更飛揚跋扈了!」

凌雲一聽,頓時滿腦門子黑線,微微皺眉,心說你這到底是表揚我呢,還是在罵我?不過他當然不會把這話給說出來。

只聽夜星辰又說道:「這手帕在你身上放了那麼久,我才不要呢,如果你不喜歡,現在就把它丟了吧。」

夜星辰說的似乎很隨意,可一雙美眸卻緊緊盯著凌雲的雙手,生怕他真的把手一揚,那一抹香帕就此隨風飄走。

「哎……算了,那就丟了吧。」凌雲微微嘆了一口氣,猛地一抬手,做出了一個向後拋的動作。

「你!」夜星辰見狀,頓時跺足急呼。

「嘿嘿。」凌雲奸計得逞,嘿嘿一笑,瞬間又把手收回,開始用雙手認認真真的疊起了那塊香帕。

好不容易用這一招殺手鐧拉近了兩人的距離,凌雲當然不會做出那種人神共憤的事情。

他要是真的當著夜星辰的面把這塊手帕給丟了,估計夜星辰就算不當場殺了他,也會氣急離去,那凌雲找誰去問蕭媚媚的下落去?

凌雲很快疊好了那方手帕,疊的方方正正,還煞有其事的端到自己的鼻尖上用力嗅了嗅,陶醉無比的喊了一聲「真香啊。」

然後才壞笑著抬頭,盯著夜星辰的美眸說道:「這麼香,這麼漂亮的手帕,就算有人拿著金山來換,我也要用棍棒給打出去,哪裡捨得丟掉?」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可是夜姑娘贈送給我的第一件貼身禮物呢,我就算把自己丟了,也不會把它給丟掉!」

說這句話的時候,凌雲故意把「贈送」「第一件」「貼身」這三個詞語咬的極重,一雙俊眼如電,直視夜星辰的雙眸,臉上卻又展現出鄭重無比的神色。

凌雲是真壞,就算對著江湖上人人談虎色變,聞聲喪膽的魔女夜星辰也風格不改,該怎麼調戲還是怎麼調戲。

「你!哼!」夜星辰從小到大,何時被別人這麼明目張胆的調戲過?

可凌雲言之鑿鑿,說的又是事實,她根本無從反駁,只覺得羞憤無比,一生氣一跺腳,乾脆把頭扭向了別處,不再跟凌雲的目光對視。

凌雲看了夜星辰生氣的樣子,心中忍不住暗贊,極品就是極品,就連生氣都這麼有韻味!

到了這一刻,凌雲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過猶不及,他趕緊轉移話題,乜著一雙賊眼瞟著夜星辰雪白修長的秀美脖頸,試探著問道:「美女,這山頂上山風太大,長夜漫漫,要是你不急著離開的話,咱們找個地方聊聊?」

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