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48章分屍

第948章分屍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6-28 01:03  字數:3614

夜星辰目瞪口呆,主要是因為凌雲手上突然出現了那麼大的一個傢伙,她沒有想到凌雲會來這麼一手,驚訝的目光中,還有一絲嗔怪之意。

而德川武藤就不同了,他震驚,是因為認出了凌雲拿出來的是什麼寶貝,那是德川家族夢寐以求的華夏至寶神農鼎!

對,沒錯,傳說中地皇神農氏,煉藥用的神農鼎!

德川家族跟京城陳家合作,除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之外,最主要目的還不就是為了得到這一尊神農鼎嗎?

「喔,這是……這是……」德川武藤兩眼放光,只覺得口乾舌燥,雙目之中射出了無盡的瘋狂和貪婪之意,竟不知不覺的向前邁了兩步。

凌雲早就料到德川武藤會這樣,他淡淡一笑道:「沒錯,這就是你們德川家族一直在苦苦尋找的寶貝了。」

「沒錯,絕對沒錯,就是它,我來華夏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到它,把它帶回我們東洋!」

德川武藤眼中的貪婪之意越來越盛,口中在喃喃自語,一時竟忘記了身在何方。

凌雲見狀,眼中不屑一笑,心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話可真是不假。

有這麼個寶貝勾引著他,德川武藤更不會逃走了。

「凌雲君,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你把神農鼎給我,你和我們大東洋的所有仇恨,不但一筆勾銷,而且你將會成為我們德川家族,乃至整個東洋最尊貴的客人,不管你想做什麼事情,我保證我們整個東洋帝國,都會毫無保留的支持你!」

德川武藤對凌雲拋出了誘餌,然後眼巴巴的瞅著凌雲,盼著他會答應。

凌雲似乎饒有興趣的哦了一聲,口中卻反問道:「就只有這麼點兒好處嗎?」

德川武藤猛然一滯,心念電閃,連忙問道:「那不知凌雲君還有什麼其他要求,可以一併提出來,只要是在我許可權之內的,我德川武藤都可以答應你!」

凌雲嘿嘿一笑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你的命而已,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呢?」

「八嘎!」

德川武藤終於明白了凌雲的意思,他瞬間被激怒,眼神中暴射出兩道森然殺機!

凌雲神色不變,伸出右手,先指了指自己,又指著神農鼎說道:「打贏了我,神農鼎就是你的。」

德川武藤意動,猶豫了一番,卻忍不住看向夜星辰。

夜星辰自然明白德川武藤的意思,是怕她出手幫助凌雲,她卻懶得表態,只是咯咯嬌笑。

德川武藤無奈之下,最後只能把牙一咬,跺了跺腳說道:「好!希望凌雲君能說話算話!」

「殺!」

一個殺字說出,德川武藤的氣勢陡然變得不同了,他猛然舉刀,身形暴閃,沖向凌雲!

「黑邪皇刀!」

凌雲所料不錯,德川武藤果然還有壓箱底的功夫沒有使出,現在為了神農鼎,他終於不顧一切了,全部施展了出來。

雪亮長刀被德川武藤灌注了強大的先天真氣,刀法刁鑽詭異,招招不離凌雲要害!

「好刀法!」

凌雲只看那刀幕重重,就知道這刀法不凡,他不敢大意,同樣使用冥血魔刀迎戰,卻不是攻,只是在防守。

「噹噹噹噹!」

天矛峰峰頂上,瞬間爆發出激烈的金屬碰撞聲音,密密麻麻,火花四濺!

就在凌雲和德川武藤激烈戰鬥的時候,夜星辰嬌軀一飄,輕輕落在了神農鼎的旁邊,她用好奇的目光,細細打量著這一尊神農鼎,美眸中射出了複雜難明的神色。

「華夏的神農鼎,竟然被他給得到了……」

魔宗聖女伸出雪白的纖纖素手,輕輕撫摸著冰涼的鼎身,感受著神農鼎上傳來的那種莫名的古樸,蒼涼的神秘氣息,心中微微嘆息。

遠處的傑斯特見夜星辰竟然對神農鼎感興趣,他忍不住撲棱著翅膀,迅速靠近了過來,滿臉的戒備。

這可是老闆的寶貝,要是被這個女人搶走了,那自己這個僕人也太窩囊了些。

夜星辰察覺,她扭頭,美眸瞪了空中的傑斯特一眼,冷然叱道:「幹什麼,還怕我搶走嗎?」

沒想到夜星辰說話這麼坦白,把傑斯特弄得很是尷尬,他慌忙說道:「呃,不是的,您別誤會,這東西我也沒看過幾次,就是想靠近了欣賞一番……」

夜星辰咯咯嬌笑,白了傑斯特一眼,罵道:「想不到你這隻小蝙蝠,竟然這麼忠心,真不知道那個傢伙是怎麼做到的……」

她轉念一想,瞬間想起了自己抓回去的那兩個女人,那兩個女人又何嘗不是和傑斯特一樣?

夜星辰的美眸中,目光幻滅不定,扭過頭,看向了殺機越來越盛的戰場,捕捉到了凌雲的身影。

「刀斬乾坤!」

「至高皇劈!」

「轟!」

一聲巨響,凌雲和德川武藤各自使出了最強大的招式,一黑一白,兩件兵刃都挾裹著霸道絕倫的氣勢,狠狠的劈在了一起,真氣激蕩,兩人周身之外,到處都是飛沙走石!

兩人硬撼一記,卻都沒有退讓的意思,雙刀架成了一個巨大的叉號,形成了膠著之勢。

凌雲暗暗心凜,始知道東洋的刀法,確實有他們的過人之處,目光開始變得慎重了起來。

德川武藤一雙小眼睛狠狠的瞪視著凌雲,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最強的刀法施展出來,竟然全都被凌雲接住了,連凌雲的一根汗毛都沒有傷到。

「鬼影神斬!」

德川武藤再次和凌雲拼了一番力氣,他猛然抽刀,把刀法一換,剛才那種威猛絕倫的刀勢不見了,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