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47章辱東洋上忍

第947章辱東洋上忍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6-26 00:10  字數:3552

傑斯特並沒有藏的太遠,他就躲在凌雲昨天晚上為了躲避槍林彈雨,臨時開鑿出來的那個山洞裡。

他一直豎著一對長長的耳朵,在仔細聽著上邊的動靜,聽到凌雲喊他,立即化作人形大鳥,快速升空趕來。

凌雲等傑斯特趕到了,他飛身站上了傑斯特的後背,同時再一次拿出神奇葫蘆,狂灌龍涎。

沒辦法,這次戰鬥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凌雲前後兩次接近油盡燈枯,只能吸收龍涎的靈氣。

當然,也只有他這樣的逆天體質,才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狂灌龍涎,要是換成別人,就算有龍涎,也不敢這麼個喝法。

在趕往天矛峰峰頂的過程中,凌雲並沒有委屈自己,他一口氣喝了個飽,直到打了個嗝兒,才心滿意足的停下。

凌雲晃了晃神奇葫蘆,忽然微微皺眉,他每次喝龍涎都是喝個兩三斤,平時並不察覺,可這次喝完,竟發現神奇葫蘆比以前變輕了一些。

「得比原來輕了一百斤了……這才三個月而已,這得多敗家啊,看來以後得省著點兒用了。」

凌雲嘀咕著,很是有些心疼,搖了搖頭,順手把神奇葫蘆收了起來。

「尊敬的老闆,您可真是太強大了,對方是那麼厲害的高手,您竟然也能殺死他……」

傑斯特馱著凌雲迅速騰空,嘴上卻不忘了給凌雲拍馬屁。

凌雲苦笑:「你懂個屁啊,要是我和陳建豪光著膀子,赤手空拳打,死的那個人肯定不是他,而是你的老闆我!」

凌雲自己心裡有數,他這場廝殺,是硬生生的把陳建豪給耗死的!

傑斯特聽了卻滿不在乎:「哦,尊敬的老闆,話不能這麼說,既然是生死搏殺,當然要用自己最厲害的本事和寶貝來對付敵人,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您實在是太謙虛了……」

「呵呵,你這話倒是沒有說錯!」凌雲微笑。

可以說,傑斯特這個傢伙,對於戰鬥的理解,和凌雲是完全一致的,既然是打架,當然要用最強大的手段去對付自己的敵人,總不能雙方站在那裡,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腳,然後看誰先撐不住倒下吧?

傑斯特飛的很快,千米的高度,只是幾句話的工夫就飛了上去。

凌雲來到山頂一看,發現夜星辰和德川武藤正你來我往,殺的難分難解。

兩人誰也沒有讓誰,但凌雲很容易就能看出來,夜星辰一直在用飄忽詭異的天魔帶,和德川武藤纏鬥,主要是以阻攔為主,而且始終佔據著上風。

德川武藤一直在試圖突破夜星辰的阻撓,想要衝下懸崖去救陳建豪,可惜夜星辰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殺了嗎?」

夜星辰遊刃有餘,雙臂上的兩條天魔帶施展的神出鬼沒,牢牢控制著戰鬥的主動權,她見凌雲去而復返,不禁瞟了凌雲一眼,隨口問道。

「殺了!陳家大少說了,今天夜裡,我們兩人只能有一個離開這天矛峰,我怎麼敢不從命呢?」

凌雲從傑斯特後背上一躍而下,示意傑斯特躲遠一點兒,然後笑著對夜星辰說道。

陳建豪和陳建傑都被他殺了,陳家現在能威脅到凌雲的人,就只剩下了天組的陳敬玄,陳家的實力又一次被最大限度的消弱,這對凌雲來說,自然是好事,因此他話里話外,帶著那麼一絲驕傲的得意。

「哼,你就臭美吧,等陳家的老祖宗陳敬玄來了,到時候你哭都哭不出來!」

夜星辰身形一閃,天魔帶猛然一抽一繞,再次把想要逃走的德川武藤給擋了回來,卻忍不住白了凌雲一眼,嬌嗔道。

凌雲飛身搶入了戰團,他剛喝了龍涎,體內靈氣充沛,真正是龍精虎猛,瞬間就把德川武藤殺的只有招架之功,再無還手之力。

現在是二對一!如果再把遠處的傑斯特算上的話,是三對一!

「刷!」

凌雲猛劈一刀,迫的德川武藤飛身後退,他對夜星辰說道:「不會吧?陳敬玄好歹也是天組的人呢,難道他能不顧忌自己的身份,會放下臉面不要,來追殺我這個小雜魚?」

夜星辰完美嬌軀騰空,雙臂不住揮舞天魔帶,雖然招招詭異凌厲,可那動作看上去卻是說不出的優美動人,粉臂揮舞間,竟彷彿天女在散花。

「天組的人怎麼了?你把人家家族的後輩晚輩都快殺完了,你以為陳敬玄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滅了人家一個家族?等死吧你!」

夜星辰跟凌雲說話的口氣雖然是不屑,甚至可以說略帶冷漠,但話音里,卻不無提醒之意。

凌雲默然,不再說話,而是加緊了對德川武藤的攻勢,滅天刀法展開,招招強攻。

他和夜星辰兩人在這裡一邊打架,還一邊閑聊,可另一方的德川武藤,心裡卻是暗暗叫苦不迭。

凌雲一回來,德川武藤就知道陳建豪已經必死無疑,自己這邊一開始有三個人,都被凌雲接連殺了兩個,現在只剩下他自己了,除了找機會逃走,他再也沒有別的選擇。

可是,他現在的真氣也已經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在凌雲和夜星辰的圍攻之下,德川武藤想要逃走,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德川武藤左衝右突,不時施展各種遁術,想要遁走,可惜,在凌雲的強大神識和陰陽神眼之下,他根本無所遁形,沒有半點兒機會。

不說凌雲,就是夜星辰似乎也有著很多手段並沒有使出來,德川武藤剛才幾乎用盡了渾身解數,都沒能衝下懸崖,已經說明了一切。

德川武藤在窮於應付之際,一雙小眼睛滴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