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38章終遇對手!

第938章終遇對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6-16 00:14  字數:3638

凌雲踩在傑斯特後背之上,迅速向著天矛峰峰頂飛去。

隨著距離天矛峰峰頂越來越近,凌雲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他感受到了鋪天蓋地的殺機!

那兇猛狂霸的殺機,以天矛峰峰頂為中心,彷彿一座沉重的大山,又好似猛烈的海嘯,正在向著四周瀰漫席捲,彷彿就連這片天地都已經被徹底籠罩,整個夜色,變得寂靜無比,凝重而又肅殺!

那殺氣熾盛,竟猶如實質,如同劍刃與刀鋒一般,帶著刺骨冰涼的寒意,無所不在,射向任何一個靠近天矛峰峰頂的生物。

當然也包括凌雲和傑斯特。

「老闆,真他嗎的邪門,我怎麼感覺到渾身不舒服?哇哦,那峰頂上怎麼好像坐著一個人?」

傑斯特渾身被殺氣籠罩,越往前飛,越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他身為血族,卻擁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是好像,就是有個人。」凌雲語氣深沉凝重,一字一頓,緩慢說道。

他早就看到了,峰頂的最高處,確實有一個高大的黑影,盤膝而坐,雖然是坐在那裡,卻似乎有普通人一人的身高,高大威猛,雖然一動都不動,卻氣勢如山!

天矛峰峰頂周圍,向四周放射的無窮殺機,就是這個人釋放出來的。

「送我過去,然後,你有多遠飛多遠,那人可以秒殺你!」

凌雲瞳孔驟縮,他很冷靜,根據峰頂之上坐著的那人的氣勢。立刻就判斷出,傑斯特面對他。只有被秒殺的份。

「可是老闆……」傑斯特頂著熾烈的殺氣,硬著頭皮向前飛,卻很擔心凌雲,他想護主。

「沒有可是,按照我說的去做。」凌雲淡淡說道。語氣卻堅決的很,不容傑斯特反駁。

距離天矛峰峰頂不過百米的時候,凌雲猛然運轉一氣陰陽訣,把自身強大的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用以對抗那種刺骨的殺意,瞬間就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殺機,沖淡了不少,傑斯特壓力頓時減輕。

刷!

來到天矛峰峰頂上空。凌雲從傑斯特後背上飛身而下,修長的身影穩穩噹噹站在了山岩之上,雙眼一瞪,銳利的目光如電一般,向著巨石上的那人望了過去。

只見那人盤膝端坐在巨石之上,一根直徑足有十公分,長達四米的紫金色長棍,搭在他兩條粗壯有力的大腿上。奇長的雙臂自然的搭在雙膝膝蓋上,腦袋低垂,似乎渾然沒有注意到凌雲的注視。

凌雲用強大的神識猛然一掃山頂周圍。發現再無別人,這裡只有他一個人。

就在凌雲使用神識的時候,那人忽然微微抬頭,兩道猶如實質的目光,朝著凌雲射了過來,竟是雙目如燈!

「凌雲?你終於來了。」

那人緩緩開口。聲音如一座大鐘敲響,震的人耳膜生疼,凝沉而又洪亮。

凌雲看那人相貌竟和陳建傑有八分相似,他傲然而立,微笑道:「陳家的人?」

那人不語,靜靜的注視了凌雲半晌,忽然道:「陳家,陳建豪。」

陳建豪抬手一指盤旋在天矛峰上空的傑斯特,冷然道:「我希望讓這隻小蝙蝠飛遠一點兒。」

凌雲沖傑斯特擺手:「傑斯特,你去別的山上呆著吧,這裡無論發生任何情況,不許你靠近。」

「好的老闆!」傑斯特明白,這裡接下來勢必有一場驚世大戰,但這種戰鬥,他根本是參與不了的,只好答應,掉頭急射而去。

陳建豪一指凌雲身旁的一塊巨石,森然道:「請坐。」

凌雲微微笑了笑,飄然而坐,那動作優雅的,就彷彿不是坐在天矛峰峰頂的山岩上,而是坐在了高檔的咖啡廳里。

陳建豪凝視凌雲良久,忽然道:「今天,我們兩個人,只能有一個離開這座山峰。」

凌雲微笑:「好。」

陳建豪點了點頭:「但在這之前,我需要確認幾件事情。」

凌雲抬手示意:「你隨便問,有問必答。」

「很好!神農架,陳建仁,是不是你殺的?」

凌雲笑道:「可以算在我的頭上。」

「東海,釣龜島海域,神鷹組陳建柔,是不是你打的?」

「如假包換。」

「曹家的曹珊珊,凌家的凌岳也都是你救的了?」

「是!」

「這麼說來,夜闖陳家南院,斬殺陳家百名古武高手,劫走我大伯陳海鯤的,是你?」

「是我。」

「雲蒙山,為了救走曹珊珊,斬殺兩百多名血族,殺死我弟弟陳建傑,劫走我弟弟陳建癸,又在光天化日之下,擄走陳森的,都是你?」

「都是我。」

「昨天,安德森那隻老蝙蝠,帶來的六百多名血族,以及十七名忍者,也是全部死於你的手中?」

凌雲燦爛一笑:「不止他們,還有你的叔父陳海山。」

陳建豪古銅色的臉上,驟然變色,他身形一展,猛地站了起來,橫在雙腿之上的紫金色大棍,騰空而起!

「嘭!」

不見陳建豪有任何動作,四米多長的紫金色大棍,在空中變橫為豎,直直下落,刺穿了堅硬的岩石,插進去竟有一米多深!

凌雲微微抬頭,看向陳建豪,心中不免暗暗驚異,這傢伙的個頭實在是太大了,比鐵小虎還要高出十公分,虎背熊腰,猶如一座黑色鐵塔,只是靜靜站在那裡,就無形散發出一股懾人的彪悍氣勢。

這是先天八層巔峰,甚至是接近先天九層的強大氣勢!

陳建豪沉聲問道:「為什麼要幫曹家和凌家?」

凌雲依然端坐不動,好整以暇,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