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33章獎勵

第933章獎勵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6-10 21:21  字數:3620

「珊珊,你的按摩手法不錯啊?跟誰學的?」

凌雲享受著曹珊珊的按摩,只覺得她的小手細嫩柔軟,對頭部的一些穴位和力道,拿捏的恰到好處,按摩手法,比半路出家的姚柔還要好。

曹珊珊嫣然一笑:「以前家裡沒出事的時候,我經常給我爺爺按摩,曾經專門跟名師學過呢……」

凌雲恍然,道:「怪不得呢,就按了這麼一會兒,我就覺得不一樣了。」

「跟誰不一樣?」曹珊珊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上身傾了過來,從凌雲頭頂上方看著凌雲的眼睛,滿臉促狹的問道。

可這樣一來,曹珊珊的小腹部位,就壓在了凌雲的頭頂,同時,凌雲還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似乎微微的頂到了兩團彈力驚人的柔軟。

本著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原則,凌雲悄悄的向後坐了坐,把上身坐的更直了一些,直到感覺到那種軟綿綿的重量,這才心滿意足。

「壞蛋!」

曹珊珊當然感覺到了凌雲的用意,她俏臉微微一紅,口中嬌嗔,卻又故意往下彎了彎腰。

兩人早就裸裎相見了,這種撩人的親昵,根本不算什麼。

「這小妮子又在主動勾yǐn我了……」

凌雲心中暗爽,口中卻不忘回答曹珊珊的問題:「恩……姚柔給我按過幾次,仙兒也按過,不過手法都不如你的好。」

曹珊珊抿了抿嘴唇,身子又往下壓了壓。輕嗔道:「你倒是實在,就不怕人家吃醋嗎?」

這下好了。凌雲的腦袋已經完全陷入了兩團柔軟的包圍,心說還是這樣的按摩來的爽啊!

他故意晃了晃腦袋,使勁的蹭啊蹭,直到曹珊珊呼吸急促了,才笑嘻嘻道:「現在不是我們兩個在一起嗎?」

曹珊珊被凌雲蹭的十分難受,她覺得渾身好像有無數蟲子在爬似的,麻癢麻癢的,再繼續下去就站不住了。嚇得她趕緊站直了身體。

「凌雲,你壞死了,凈占人家便宜!」

「嘿嘿,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好不好?」

雲哥很無辜,繼續享受著曹珊珊的按摩,微微眯上了眼睛,半晌後忽然說道:「珊珊。你知道今天晚上,我把誰給宰了嗎?」

曹珊珊好奇問道:「誰啊?」

「陳海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就是你的姑父吧?」

「什麼?!」

曹珊珊驚呆了,立即繞到了凌雲的前面:「陳海山死了?」

凌雲笑著點頭,十分篤定的說道:「恩,他和孫家的孫天彪。想抓我小姨,剛才被我給宰了,丟進了天坑,現在估計已經變成魚糞了吧?」

「太好了!陳家的人都該死!」

曹珊珊對陳家有著刻骨的仇恨,一聽陳海山被凌雲殺了。她熱血沸騰,差點兒就要拍掌歡呼!

「凌雲。謝謝你,又為我們曹家報了一個大仇!」

曹珊珊喜不自勝,忍不住猛地抱住了凌雲的脖子,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凌雲有些無語:「可他是你的姑父哎,難道你一點兒都不怪我?」

「姑父?不要跟我提什麼姑父!我爺爺,我爹爹,我哥哥,現在我們曹家的所有人,都恨不得把陳家的人扒皮抽筋點天燈!要是我爺爺他們知道了這個消息,還不知道有多高興呢!」

說起陳家,曹珊珊幾乎把銀牙咬碎,她恨恨的說道。

要不是凌雲反覆說陳建癸和陳森留著有用,曹珊珊早就親自割了他們的腦袋了,又怎麼會忍到現在?

凌雲雙手一扳,就讓曹珊珊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他感受著曹珊珊身上傳來的處子幽香,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坐大腿,兩人這姿勢實在是曖mèi的很,曹珊珊忽然一羞,微微低頭,用美麗的大眼睛勾著凌雲,輕聲問道:「要不要獎勵?」

獎勵?!這尼瑪還有獎勵啊?凌雲頓時來了精神,一下子坐直了身體,雙手摟住了曹珊珊的小蠻腰,振奮問道:「什麼獎勵啊?」

曹珊珊不說話,貝齒輕咬著下唇,主動用雙手去解凌雲夜行衣的扣子,俏臉越來越紅。

一番悉悉索索的聲音過後,凌雲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條黑色短褲,一身流線型的腱子肉,在燈光下反射著性感的光澤。

曹珊珊望著凌雲下身早已高高支起的大帳篷,臉色燙紅,命令道:「去洗澡!」

「呃……早就用清水符洗過了……」

凌雲修鍊到大衍聚星寶訣第二大境界巔峰,成就寶體,早已塵埃污穢不沾身,但就算是這樣,他每次在大戰之後,都會習慣性的用清水符或者水靈符,把全身上下清洗的乾乾淨淨,然後再用陽氣蒸干。

曹珊珊一板臉,嬌嗔道:「你洗不洗?」

凌雲無奈,只好抱著曹珊珊放到一旁,站起身道,「我洗,我洗還不行嗎,今晚你說啥就是啥。」

「這還差不多,我去給你放水,好好泡一泡……」

曹珊珊去了洗手間,很快,裡面就響起了嘩嘩的流水聲,過了一會兒之後,她走出來小聲說道:「好了。」

「來啦!」

凌雲早就迫不及待了,他身心一閃就來到了曹珊珊的面前,把曹珊珊給嚇了一跳。

曹珊珊白了凌雲一眼:「在自己家裡,多走兩步能累死啊?真是的!」

凌雲進了浴室,順手就脫了個乾淨,只是在蓮蓬頭下面象徵性的沖了一分鐘,然後就邁進了寬大潔白的浴缸,泡起了熱水澡。

「恩,還是在自己家裡舒服啊……」

曹珊珊放的熱水,溫度剛剛好。凌雲一躺下,就舒服的哼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