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19章全部斬殺!

第919章全部斬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5-30 15:48  字數:3848

根本無需回答,答案顯而易見,根本架不住!

凌雲這一刀,融合了大衍聚星寶訣第二大境界巔峰,一氣陰陽訣全力運轉的力量,足有萬斤之力!

「哦,我的撒旦……這一刀實在是太恐怖了!」

傑斯特就在百米遠處的密林上空,他震驚無比的看到,凌雲的身體周圍,再次發出了淡黃色的光芒!

「鏘鏘鏘!」

說時遲,那時快,三聲金鐵交鳴響起,三柄雪亮長刀應聲而斷!

「咔嚓咔嚓咔嚓!」

三名中忍腳下的岩石寸寸碎裂,他們的雙腳全部被巨大的力道砸入了山岩之中,都沒過了膝蓋!

豐臣雄一,柳生勇野,武田升木,同時感覺到身體受到了一股駭人的巨大力量,猶如泰山壓頂,雙手虎口劇震,三柄斷刀脫手飛出!

「噗噗噗!」

三人幾乎是同時身形一低,仰天噴出大口鮮血,臉色慘白如紙,眼神中充滿了難以言說的恐懼!

但,也只是那麼一瞬,因為,凌雲的刀勢並沒有停頓,只是稍稍受阻之後,借著他下落的力量,再次斬了下來!

刀毀了,還能拿什麼去阻擋?!

「土遁!」

豐臣雄一是土遁高手,他雙腳陷入岩石,自然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土遁逃走,猛地身形一低,身影再次消失不見!

柳生勇野則是猛地身形後仰,以膝蓋為軸,整個身體直接貼上了地面。他也顧不得雙手鮮血長流,雙腳猛地一蹬。讓身體貼著地面橫飛!

武田升木功力稍弱,他到現在還沒有從剛才的恐懼中反應過來。身形被壓得一低的工夫,就被凌雲一刀活活劈死當場!

「嘭!」

武田升木的身體被凌雲從頭頂一劈兩半,兩半身體卻因為雙腳陷入了岩石中,並沒有歪倒,滾燙的鮮血四處噴濺,那場景恐怖駭人至極!

凌雲這樣的驚天一刀,要是連個人都殺不死,豈不是笑話?

「到你了!」

凌雲身形落地,立即就盯上了貼地橫飛的柳生勇野。他腳尖一點地,瞬間就擋住了柳生勇野的去路!

柳生勇野大駭,他不顧渾身的酸麻,雙手一震,兩柄飛刀對著凌雲就暴打了過去!

「嘭!」

接下來,柳生勇野身體周圍,突然猛地爆出一團綠色的煙霧,他的身影,神奇的再次消失了!

「嘿嘿!」

凌雲抬手一掃。把兩柄飛刀全部擊飛,同時雙眼一瞪,陰陽神眼用出,立即就看到了柳生勇野的落腳之處!

「一刀沒有砸死你。已經讓老子不爽了,還想逃?!」

凌雲暴喝一聲,身形再展。一個幻影魚龍步就落到了柳生勇野的身旁,刷。劈手又是一刀!

「八嘎!」

柳生勇野現在真是被凌雲打傻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先天七層巔峰的一名中忍,在凌雲面前,竟然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他也不想想,凌雲的力量,防禦,速度,武器,都要超過他,他能有還手之力,那不是扯淡了?!

柳生勇野想逃,但他根本沒有凌雲的速度快,凌雲的出刀更快,幾乎是人隨刀走,一刀劈來,柳生勇野靠身法躲不開,只能拼盡全力,用一雙肉掌去對抗凌雲的刀身!

「哈!」

柳生勇野瞅准凌雲的來勢,他暴喝一聲,雙掌當空猛地一合,竟是想用雙手,夾住凌雲劈來的刀身!

「找死!」

凌雲冷笑,他右手仍然保持狂劈姿勢不變,同時手腕左右輕輕一抖,讓冥血魔刀的刀身在劈落過程中,閃電般的挽出了一個玄奧美妙的刀花!

「刷刷!」

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呼之後,柳生勇野的兩條手臂,從手肘處被凌雲生生削斷,兩道鮮血狂噴飈射!

「嘭!」

凌雲施展風雷金剛腿,自下而上猛的一撩,準確無比的踢中了柳生勇野的下身,把柳生勇野的身體,踢的衝天飛起!

「傑斯特,交給你了!」

凌雲知道,剛才那一腳已經把柳生勇野徹底踢廢了,而且他失去了雙臂,再也不可能對傑斯特造成任何威脅。

「老闆放心!」

傑斯特怪笑一聲,迅速飛了過來,不等柳生勇野落下,就從半空中抓住了柳生勇野的殘破身體!

凌雲神識狂猛一掃,發現豐臣雄一竟逃出了他的神識範圍,不由得冷笑一聲,鼻子輕輕一嗅,循著血腥味就沖了出去,身形一晃百米!

「你逃不了了!」

凌雲接連兩個縱躍,就發現了豐臣雄一的蹤跡,此時他如同驚弓之鳥,不要命的向著山下狂掠!

此時,在豐臣雄一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凌雲是個魔鬼,他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根本不是人類所能抵抗的!

只是,他還不知道,凌雲的速度,也是他望塵莫及的!

凌雲全力施展輕功,幾乎是在踩著樹梢狂掠,風馳電掣一般,又恍如一縷輕煙,很快就來到了豐臣雄一的身後幾十米之內!

「加油!跑的再快一點兒!」

凌雲狂追不舍,還笑嘻嘻的為豐臣雄一加油,心說這個二貨,竟然慌不擇路,向著天矛峰的方向飛逃,那老子還著急什麼?

「媽呀!」

豐臣雄一聽到了凌雲的聲音,他慌忙回頭一看,見凌雲竟然已經追至,嚇得竟然來了這麼一聲。

「老闆,我去前面攔他!」傑斯特化身人形大鳥,從山頂一飛而下,瞬間就來到了凌雲的頭頂。

「恩!還是要小心他的暗器!」凌雲悠哉游哉的恩了一聲,更加放慢了速度,完全是貓戲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