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16章被跟蹤了

第916章被跟蹤了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5-28 23:49  字數:3566

夜色中,一輛黑色轎車無聲無息的駛出了清水市西郊,漸漸的把清水市的璀璨燈火,甩在了身後。

出了西郊之後,無論西北還是西南,都是高低起伏的山丘,鬱鬱蔥蔥,山清水秀。

整個清水市的地勢,就是西高東低,一開始都是一些低矮丘陵,越往西去,地勢越高,出現在眼前的山勢也就越來越高大險峻。

一出城,凌雲就打開了車裡的gPS定位導航系統,把終點鎖定在了仙人嶺附近的一個小山村上,然後讓傑斯特按照導航的路線,全速行駛。

傑斯特來到清水市這幾天,一直呆在一號別墅後院的小平房裡,早就被憋壞了,現在有機會跟著凌雲出來,那心情興奮的沒法說,這大晚上的,他也不在乎什麼超速不超速,一腳油門踩到底,直接就把車速飈到了一百五十邁以上!

傑斯特不在乎超速,凌雲當然更不在乎,仙人嶺在清水市的正西方向,距離清水市的直線距離,足有九十公里,但因為要走山間公路,彎彎曲曲的一路繞行,路程起碼多了一百公里,凌雲巴不得早點兒趕到目的地呢。

走這條山路,沿途會經過靈覺寺,在距離靈覺寺很近的時候,凌雲不忘把菩提子,青燈,佛珠這些佛門聖器,全部拿了出來,任由它們吸收周圍山寺里不斷溢出的強盛佛力。

這一次,車裡陪伴凌雲的,就不再是慕容飛雪了,凌雲很乾脆,把那串佛珠掛在了自己脖子上。右手握著青燈,左手捏著菩提子,神情肅穆,默默思索。

凌雲思索的,自然還是「天命應劫之人」這個事。

「前面開慢一些吧!」

路過靈覺寺所在的那座山的時候。凌雲忽然開口對傑斯特道。

「是,老闆!」

前天夜裡剛下過大暴雨,山間公路上很是濕滑,有的路段還有積水,更有些地方還有被山洪衝到路上的一些破碎山石,就算傑斯特能夠在夜裡視物。他也不敢過於託大,把前車燈大開,車速也降低到了一百邁左右。

「老闆,您手裡拿著的是什麼東西,怎麼還會發出青光啊?感覺好難受!」

傑斯特放慢了速度,注意力也就不那麼集中了。他注意到了凌雲手上的菩提子,那顆灰暗陳舊的珠子,此時正散發出青蒙蒙的光芒。

凌雲一開始,把這三樣佛器拿出來的時候,傑斯特就感覺到渾身不舒服了,他本能的想躲得這些東西遠遠的,越遠越好。

佛門聖器。本就是克制妖魔邪祟的無上法寶,更何況這三樣佛器,都是天坑下邊,那位金剛琉璃體的得道高僧,用過的物品。

這也就是傑斯特,被凌雲用一滴鮮血初擁過,體質早已和原來的吸血鬼從根本上不同了,不然的話,這三樣法寶一拿出來,他不要說開車了。當場就會被鎮壓的動彈不得。

凌雲沒有回答他,只是抬起頭,目光看向車窗外的山上,銳目如電,緩緩搜尋著山上的靈覺寺。淡淡問道:「這都是一位得道高僧用過的東西,怎麼,你感覺不舒服?」

傑斯特是吸血鬼,自然屬於妖魔邪祟之中的一類,菩提子能夠剋制他,是凌雲意料之中的事情。

「是的老闆,您剛拿出這三樣東西的時候,我就感覺不對勁了,那種感覺就好像……就好像身上的血液在漸漸凝固,要停止了流動似的……」

「而且現在好像更厲害了!」

此時,汽車已經來到了靈覺寺的山腳下不遠處了,佛力澎湃強盛到了極點,傑斯特自然更加受不了。

凌雲並沒有把東西收起來:「適應適應吧,你們的體質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但是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也說不清楚,不過你現在適應了,對你將來有很大好處!」

血族吸血鬼和初擁,對凌雲來說都是新事物和新課題,他對這些非常感興趣,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去琢磨研究,畢竟,曹家還有十個人,等著他去救。

而凌雲手上又有這幾樣佛門聖物,將來少不了要跟佛門中人打交道,傑斯特作為他的僕人之一,自然早適應了早好。

據畢元嘉所說,這次來的敵人之中,就有少林的高僧。

「是的,老闆!」

傑斯特只能忍受著那種渾身被壓制,被束縛的強烈感覺,集中精力專心開車,不過卻下意識的,悄悄加快了車速,他想儘快遠離這個鬼地方。

凌雲心中暗笑,卻也不加理會,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這一段路周圍的寺廟確實不少,有法光寺,菩提寺……但是再往西,過了最西邊的西月寺之後,附近的佛力就明顯的減弱了,菩提子也不再發出青蒙蒙的光芒,只剩下了表面上的一層青色光暈。

直到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佛力了,凌雲這才把三種佛門聖器全部收了起來。

傑斯特瞬間感覺到渾身一輕,體內不多的血液不再受到壓制,漸漸暢通無阻,他好不快活,隨即一腳油門,讓汽車再次全速行駛。

「老闆,剛才那些,好像都是你們東方的和尚用的東西……」

「不錯……」

「我聽那些活了很久的血族說,東方的和尚,尼姑,還有道士,都很邪門的,他們有很多法術能夠壓制我們血族……」

傑斯特隨口就說道。

凌雲頓時心中一動,扭頭問道:「哦?活了很久的血族?多大年齡的?是什麼法術?」

這個信息雖然是傑斯特無意識的隨口說出,但對凌雲來說,卻是尤為重要,他不能不重視。

傑斯特開著車,猛的來了一個漂移,拐了一個急彎,這才信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