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90章抓到兇手

第890章抓到兇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5-11 00:10  字數:3604

小巷子很深,兩輛轎車通體漆黑,車窗緊閉,車燈全滅,一前一後停在那裡,之間距離不超過半米。

前面的那輛轎車裡,勾俊發和謝俊彥兩人,都穿著漆黑色的衣褲,分別坐在司機和副駕駛的位置,用力埋著頭,側著臉相對而望,均能看見對方臉上扭曲的獰笑。

儘管兩個人都在拼了命的控制著自己,可他們臉上微微抖動的肌肉,哆嗦的蒼白的嘴唇,不知道往何處安放的雙手,瘋狂打著哆嗦的雙腿,和眼睛裡飄忽不定的光芒,都深深的表明,他們此刻心中的緊張,恐懼,和興奮!

犯罪!

成功策划了一場驚天爆炸案之後的樣子,都淋漓盡致的展現在了他們的身上。

有後面那輛黑車的遮擋,在黑暗之中,他們的身影跟車裡的黑暗融為一體,就算有人從他們的車旁經過,也絕對不會發現,更不可能想到,這麼晚了,車裡還會坐著兩個人!

但凌雲不是別人,他非但有著超絕的智商,還有凝練強大的神識,大概是為了方便倒車逃逸,兩輛車停靠的位置,距離巷子口不過百米之遙,這個距離,恰好在凌雲的神識籠罩範圍之內。

凌雲雖然恨不得立即飄身過去把他們給宰了,但他還是努力抑住了這股衝動,靜靜的躲在巷口,想要聽聽兩個人想說什麼。

說到底,勾俊發和謝俊彥不過是兩個十八歲左右的紈絝惡少而已,敢製造這樣的驚天爆炸案,凌雲有一萬個理由相信,絕對有人在指使著他們,為他們撐腰。

這倆惡少雖然心腸夠壞夠狠夠歹毒,可他們的智商和見識卻也都很高,只憑他們自己,就算他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做出這種殺人放火,毀滅他們自己和父親的前程的事情來。

謝俊彥和勾俊發埋著頭躲在車裡,自始至終都不敢抬頭,因此,他們根本沒有發現,不知何時,一直跟在他們身後「保護」著他們的那輛車,裡面早已人去車空!

他們實在是不想說話,發出任何聲音引來別人的注意,可此時此刻,他們心裡的各種情緒激烈波盪,衝擊著他們的神經和大腦,讓他們不得不說話,企圖通過交流,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和緊張感,放鬆自己緊繃的神經。

「呼……謝少,你說這一次,我們算是成功了吧?」

勾俊發終究還是不如謝俊彥有有耐性,他忍不住呼出一口濁氣,搶先開口了。

謝俊彥蒼白的嘴唇使勁抽動了一下,數秒才答道:「成功不成功,都跟我們沒關係了,反正沒有人發現咱們,只要熬過了今晚,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盡情看熱鬧了!」

他們兩個人的聲音都很低,幾乎就是在竊竊私語,聲音小的只有對方能夠聽到。

勾俊發繼續問道:「那麼猛烈的炸藥,你說,店裡會不會有人被炸死?」

謝俊彥再次沉默數秒,冷漠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既然一定要炸,那麼死不死人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倒霉的就是凌雲,他要是在店裡面,被咱們活活炸死才好呢!既然想報仇,你就不要想那麼多!」

凌雲冷笑,真要論起心腸狠毒,勾俊發比謝俊彥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勾俊發心中泛起一股難言的飄飄欲仙的興奮和滿足感,他點了點頭,又期待感十足的問道:「謝少,你說,魯成天那傢伙,現在也肯定得手了吧?」

謝俊彥又是一聲輕笑:「哼,魯成天他老子昨天剛剛被凌雲搞垮,他對凌雲的恨意,更在咱們之上,有天殺組織的人幫他,他要是連這點兒事都辦不了,那還不如去死呢!」

天殺!

凌雲總算是摸清了這三個惡少的背後指使者,他心中瞭然的同時,卻又瞬間泛起了一絲疑惑。

魔宗聖女到底在搞什麼?!難道她真的想要跟我死磕到底?!難道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還是因為已經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所以才開始正式對付我的?!

想到這裡,凌雲的俊臉上不禁泛起了一絲慍怒,如果魔宗聖女真的如此歹毒,那她絕對該殺!

這時,只聽謝俊彥又獰笑道:「這場大爆炸,肯定會震動整個清水市,甚至是整個江南省,凌雲現在就在清水市,他肯定會被吸引過來,只要他出現……那麼他就笑到頭了,他必死無疑!」

「哼,老子就看不得他在學校里的那個囂張得意的樣子!」

說這句話的時候,謝俊彥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刻骨的怨毒,那種咬牙切齒的樣子,連勾俊發看了都忍不住心驚肉跳。

勾俊發偷偷吞咽了一口唾沫,他有些不放心的問道:「謝少,你說,天殺的人,真的能夠收拾的了凌雲嗎?咱們這一把,到底是不是賭對了?」

謝俊彥越說,心情就越發放鬆,他得意的笑:「勾少,我說你是不是被那個死胖子嚇破膽了?凌雲現在就在清水,他的勢力已經徹底掌控了清水市的黑白兩道,可咱們打回來清水之後,還不是來去自如?」

「你想想,咱們今晚的行動是多麼順利?只從這一點你就應該知道,天殺的背景是多麼的強大!這個殺手組織,絕對不是你自己找的那些亡命徒,小黑幫所能比擬的!」

「放心吧,只要凌雲今晚出現,他必死!」

最後,謝俊彥用這句話做了總結,從他的語氣就可以看出,他這次是胸有成竹。

勾俊發終於極其滿足的長舒了一口氣,陪著謝俊彥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可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嘭!」

「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