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83章殺手末路

第883章殺手末路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5-07 01:11  字數:3697

已經臨近午夜,清水市的大雨,依然下個不停,整個清水市,都籠罩在了嘩嘩的雨聲之中。

清水市的大小道路上,到處水流成河,多數地方都沒過了人膝,甚至有些地勢低洼的地方,積水都能淹到了成年人的大腿根處。

好在清水市處於江南,本就是多雨之地,省會城市的排水系統還算修建的不錯,又有三月底那場百年不遇的大暴雨的前車之鑒,市委書記李逸風對市內的各大排水管道重點做了修繕,這才讓清水市逃過一劫,沒有遭受再次被水淹的命運。

清水市地面上,形成無數條渾濁的水流,匯成了一條條小溪,注入了清水市內的大小河流,以萬馬奔騰之勢,最終注入了清水市北邊的清水河。

這導致清水河的水位大漲,浪濤滾滾,聲勢滔天,猶如一條憤怒奔騰的怒龍,蜿蜒向前,向著東方的清水灣急涌而去。

清水河,又名清水江,位於清水市北邊,自西向東橫穿過清水市,確切的說,是橫穿過清水市臨江區。

清水市的主城區,自古以來都是位於清水河的南岸,但近二十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國家以及江南省的整體規劃,整個城市的重心,越來越有向北遷移的跡象。

尤其是最近這十年,隨著房地產業爆髮式的增長,清水市的許多新的大型樓盤,以及新的經濟開發區,都建在了清水河的北岸。

也正是因此,自打李逸風上任清水市一把手以來,高瞻遠矚,正式提出了打造臨江新城的概念。

臨江新城,自然包含了原來的臨江區,更以橫貫清水市的清水江為界,再整體向北延伸十五公里,總面積足有八百平方公里之多。

目前。臨江新城基本上已經規劃完畢,並且已經初具規模,江南省許多的國有企業以及大中型企業,包括學校,醫院等等,辦公樓都已經蓋完了,甚至有一些單位。員工早已入駐,正式在這邊辦公了。

商人的嗅覺是最靈敏的,因為從臨江新城最北邊,再往東北方向不到八十公里,就是華夏的經濟金融中心,滬東市!

毫無疑問。臨江新城一旦打造完畢,這絕對是李逸風的一項了不起的政績!

清水江北岸,最東頭,靠近海邊的地方,這裡有一片還沒有來得及開發的開闊空地,足有一百二十畝。

這片開闊空地,北倚青山。往南就是清水江的盡頭清水灣,東邊是浩瀚無垠,碧波萬頃的東海,西面則緊鄰著臨江新城經濟開發區。

這裡青山綠水,風景秀麗,交通更是四通八達,端的是一處風水寶地,就說是寸土寸金都不為過。

而凌雲的平凡診所開業的時候。李逸風大筆一揮,送給凌雲的開業禮物,用來修建醫療藥物研究中心的,就是這一百二十畝地!

李逸風做事從來都是雷厲風行,從不拖泥帶水,地皮批完了,立即就兌現承諾。由市政府撥款,招標進行建設,現在已經破土動工一個多月了。

當然,只是破土動工。至今為止,還沒有進行奠基儀式,奠基儀式必須要有凌雲參加,凌雲忙的連工程圖紙都沒空看,哪有閑工夫去參加什麼儀式?

現在,就在這一百多畝地的建築工地上,有幾排剛剛建成不久的紅磚平房,那平房新的,就連磚縫之間的水泥都沒幹。

凡是只要看過建築工地的人都明白,這樣的紅磚平房,蓋起來就是給那些建築工人住的。

雨聲嘩嘩作響,雨水順著平房的平頂屋檐流下,形成了一道道白色的水簾瀑布,然後在地面上形成渾濁的水流,四處流淌。

最後一排紅磚平房的最東邊,一間不起眼的平房之內。

昏黃的燈光下,七八名建築工人,大都光著膀子,只有兩三個穿著地攤上買來的廉價t恤或者襯衫,正圍坐在一張小圓桌旁,打牌正酣。

「金花,我贏了!」

一聲粗豪的興奮狂吼響起,一個身材高大健碩,赤著上身,露出一身古銅色腱子肉的青年得意的眉開眼笑,這一把他贏了兩百多塊,剛好翻本。

輸了的卻是一名小工頭,年齡在三十五六歲左右,一看就是常年干體力活的人,肌肉十分結實。

他今晚運氣實在不好,一直在輸錢,好不容易拿到一把不錯的牌,卻被對方贏了兩百多塊,這一把,就是他兩天的工資。

望著那名健碩青年得意的抓錢的樣子,小工頭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他扭頭就看向門邊上的一張木床,對躺在床上的那人暴喝道:「李軍,你他嗎的在床上孵蛋啊?你到底玩不玩?!」

躺在床上的李軍長相普通無比,屬於那種丟到人堆里就找不著的那種,看面相就是那種沉默寡言,憨厚老實的人。

李軍沉默,數秒後才開口答道:「王工,我真不會打牌……」

王工明顯的是輸急眼了要找茬,他啪的一拍桌子,猛然站了起來,對李軍大罵道:「放你娘的屁,你他嗎的來了一個多月了,就是天天晚上看也該看會了,還說不會?!」

李軍再次沉默,他躺在床上連動都沒有動,許久才說道:「王工,我真不會,再說了,就算會,我也沒有錢打啊。」

李軍說的是事實,王工答應收留他的條件,本來就是管吃管住,每個月象徵性的給五百塊錢,買點兒生活必需品。

可王工明知如此,卻不依不饒:「嗎的,昨天不是剛發給你五百塊錢嗎?你又什麼都沒買,還說沒有錢?!」

眾人鬨笑,他們雖然明知道王工是輸急了故意拿李軍撒氣,卻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