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74章巨額財富,淡然處之

第874章巨額財富,淡然處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4-09 19:02  字數:3600

「嘿嘿,宋叔,我現在又不是很缺錢,您這麼著急給我錢幹什麼啊?」

凌雲嘻嘻笑著,嘴上雖然說的客氣,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慢,麻溜無比的把支票接了過來,隨隨便便的揣進了褲兜。

凌雲下天坑之前,跟謝俊彥勾俊發驚天豪賭,當時就是由宋正陽做的證,現在到了收穫這一個億的時候了。

這一個億,在高考分數剛剛下來的時候,勾連城也曾經派人去宋正陽那裡要過,當時還把宋正陽急的不行,還專門為此給凌雲打了電話,凌雲說一切要按照當時的賭約上規定的辦,等確定了大學錄取通知書下來或者不下來,才能判定雙方輸贏。

宋正陽自然聽懂了凌雲的意思,他又仔細看了一遍賭約之後,直接就以這個理由,把勾連城派去要錢的人打發走了。

現在,凌雲雖然填報了大學志願,可燕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起碼也要十天半月的才能下來,凌雲是無所謂,可宋正陽卻早就等不及了!

宋正陽是什麼人物,自然明白打鐵要趁熱,凌雲已經收拾完了敵人,又剛剛填報完了志願,這時候不把這一個億送給凌雲,難道真要等到凌雲的錄取通知書到手之後,才交付賭資?

宋正陽可沒有那麼傻!

「宋叔,我可說好了,到時候萬一燕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不發給我,這一個億我可概不退還……」

凌雲這時候的心情當然很好,他收起了支票,還不忘揶揄宋正陽。

宋正陽笑的紅光滿面:「哈哈哈哈。凌雲,你少拿話編排我。我也可以把話放在這裡,要是燕京大學敢不給你發錄取通知書。我就再花一個億,買它個一兩百輛汽車,天天堵在燕京大學的各個門口,我看誰能出的了門!」

「呃……」凌雲愕然,他知道宋正陽說得出就做得到,心說宋叔可也真夠猛的,愣神半晌之後,凌雲乖乖閉上了嘴巴,沖著宋正陽伸出了大拇指。「佩服!」

滿屋子人哄堂大笑,就連老成持重的慕容老爺子,和平時不苟言笑的韓老三,都忍不住咧開了嘴,等笑過之後,慕容老爺子才瞪著宋正陽說道:「我說你呀,都四十多歲的人了,有時候說話做事,還跟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似的。張口就胡說八道,嘴上連個把門的都沒有。」

宋正陽洒然笑道:「嘿嘿,慕容老頭,誰說我胡說八道了?想當初咱年輕的時候。堵門的事情又不是沒幹過!凌雲現在可是咱們江南省的高考狀元,他報考燕京大學,那是燕京大學的福氣。要是這樣他們還不錄取,那還不許我鬧一鬧?」

看著慕容文石和宋正陽在那裡鬥嘴取樂。眾人都樂得不行,滿屋子的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唐猛在遠處掛斷了阿兵的電話,笑嘻嘻的走了回來,他先是對宋正陽說道:「宋叔,您不知道,現在的高考和以前早就不一樣了,咱們華夏的各大名校,早就把每個省市的高考狀元的信息拿在手中了。」

「其實像雲哥這種成績,根本不需要他填什麼大學志願,那些名校大學,會為他開出各種優厚的條件,求著他報考自己的大學,說白了一句話,搶奪最優秀的生源!」

「不要說專業隨便選,就連四年的學費都不用自己交,學校全都包了!」

這回輪到宋正陽愣神了,他喃喃自語道:「現在的學校都開始這麼搞了?」

凌雲卻是聽得暗暗點頭,心說這種情況,跟修真大世界的修真門派,四處搶奪修真天才也沒什麼兩樣。

唐猛說完之後,這才轉頭,笑嘻嘻的對凌雲說道:「雲哥,成了!勾連城已經把財產轉讓協議,交給阿兵了,一共是三十五億資產,跟我估算的差不多,勾連城沒敢搗鬼……」

唐猛越說越興奮,聲音越來越高,並沒有隱瞞任何人,所以大家都聽得十分清楚,慕容文石,宋正陽等人不免全部動容!

凌雲早已料到事情會異常順利,他笑著點頭道:「呵呵,勾連城自己心裡有數,他要是再敢搗鬼的話,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凌雲接著對興奮的不知道怎麼好的唐猛說道:「不過你也別得意的太早,這三十五億的資產,並不是個小數目,我們就這麼白白得了,說不定有人會眼紅……」

「另外,就算我們能順利接收了這些資產,憑你現在的本事,也不一定能夠玩兒的轉,可千萬不要被噎死了!」

唐猛這時候哪能聽得進去這些,他咧著嘴說道:「嘿嘿,這個雲哥你就放心好了,我知道我不行,難道慕容爺爺,宋叔他們還不行嗎?還有他們教我呢!」

唐猛這小子多精明啊,他瞬間就明白了凌雲話里的意思,直接就把這個燙手的山芋,轉到了慕容文石和宋正陽等人的手中。

沒想到宋正陽更乾脆,說的也輕鬆至極:「凌雲,這件事你不用擔心,我們幾個反正除了折騰那些古董珠寶,平時也沒有什麼事情,接收資產的事情,我們就幫著唐猛處理了,至於接收之後,我們幫著唐猛找幾個優秀的職業經理人,幫著他打理這些產業就是了。」

現在真正的有錢人,都是選擇僱傭優秀職業經理人的方式,自己只需要藏在幕後,看好了自己的財產,掌握好了投資的方向即可,宋正陽說的是大勢。

宋正陽的說法,跟凌雲當初說給唐猛的辦法,其實是一個道理,他當然比任何人都明白這些,因此笑著點了點頭,就不提這茬了。

就在服務員穿梭上菜的工夫,眾人開始了閑聊,話題從今晚李九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