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54章放開那個女孩!

第854章放開那個女孩!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2-27 03:53  字數:3805

「先生您好,歡迎光……」

「啊?!」

六名訓練有素的美女迎賓,見又有客人從電梯里走出來了,她們立即習慣性的彎腰,迎接凌雲的光臨。

可不等最後那一個「臨」字說出口,那六名美女迎賓竟同時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沒辦法,雲哥實在是太帥了,直接就把那六名迎賓的美女給看呆了。

凌雲現在,練體九層巔峰,已經是練體期大成,只差一層窗戶紙,隨時就可以突破練氣期。

他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沒有一丁一點兒的瑕疵,隨隨便便往那裡一站,就能散發出一種獨特奇異的魅力,擁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吸引力。

別的不說,只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特殊迷人的清香,就能讓任何女人忍不住目眩神迷,心跳加快。

再加上他修長英挺的身姿,飄逸的長髮,刀削斧鑿的英俊臉龐,時常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神秘微笑,輕顫的迷人酒窩,浩瀚深邃的眼神,淡定從容的自信表情……

這樣的凌雲,就是任何女人見了他,都難免忍不住心神一顫!

「他好帥哦……」

果然,數聲驚呼之後,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迎賓,乾脆赤裸裸的發了花痴,直接把自己心裡想的給說了出來。

最搞笑的是,她這句話不但沒有任何人出言反駁,反而讓另外的幾個美女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謝謝,你也很漂亮!」

凌雲面含微笑,一雙俊眼放電,輕輕掃了那名讚美他的女孩一眼,直接就看的那美女迎賓嬌軀一顫。面色通紅的低下頭去,再也不敢抬起來。

一個凌雲,給這六名美女帶來的震撼,要遠遠的勝過剛才林夢寒等人出場的情景。

「嘻嘻……」

盛裝打扮的薛美凝,和同樣精心雕琢過的寧靈雨。看到這種情況,她們忍不住同時嬌笑了一聲。

薛美凝緊跟著凌雲從電梯里走了出來,立即就緊緊的挽住了凌雲的左臂。一雙美眸左右一掃,嬌聲說道:「他可是我的哦,你們可不許打他的主意……」

「凌雲哥哥,我們過去吧?」

小妖女故意宣示了自己對凌雲的「主權」之後,就提出要去宴會廳。

「呃……那個……這位……先生,請問您也是來參加今晚的宴會的嗎?」

那名美女領班總算是恢復了清醒,她粉面通紅。根本不敢直視凌雲的臉龐。有些磕磕巴巴的問道。

「是的。」

凌雲微笑著應了一句。

這時候。寧靈雨也從電梯裡面走出來了,她輕輕上前,主動挽住了凌雲的右臂,巧笑嫣然,天仙般的臉蛋上,掛著夢幻般的幸福笑容。

「哦,你們請跟我來……」

那名美女領班說著。就要帶凌雲三人向宴會廳門口的方向走。

凌雲笑著拒絕:「謝謝,不用了,我們自己過去就行了。」

沒有哪個五星級酒店的電梯,是正對著樓層的宴會廳門口的,出了電梯,至少要拐兩個彎,才能到達宴會廳門口,第一次來的客人,往往會不知道往哪邊走。

凌雲雖然是第一次來,可他擁有神識,早就把整個酒店五樓的情況,了解的一清二楚。

「他真的好帥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帥的帥哥……」

「是啊是啊,要是陪伴在他身旁的是我就好了,哪怕是一會兒我都滿足了……」

「你快算了吧,別發花痴了,你沒看見陪在他身旁的那兩個美女嗎?尤其是他右邊那個,比剛才進來的那六個美女還要漂亮呢……」

「哎……」

六名美女迎賓,望著凌雲三人遠去的背影,一個個心中泛起了無盡的失落和惆悵。

宴會廳門口。

「他嗎的!躲?你敢給老子躲?!你以為今天晚上你能躲得了啊?!」

李天左手捂著自己的腮幫子,右手十分粗野的去拽池小青的雪膚皓腕。

史德彪跟王秘書彙報完畢,從宴會廳里出來之後,李天就迫不及待的提出,要直接帶著池小青去凱旋大酒店的頂層總統套房。

他接連抓了池小青三次,卻都被池小青輕盈的躲避開了,不禁氣的在那裡破口大罵。

「老子剛才看到那六個美女,心裡的邪火一下子就竄上來了,現在下面正憋的難受呢,快走!」

李天嘴裡叫罵著,已經把池小青逼入了牆角,池小青躲無可躲,清麗的臉蛋兒上,兩行屈辱的淚水無聲滑落。

「你……你放過我吧……我,我真的不能……」

這是池小青最後的求饒。

李天獰笑,眼神中放射著殘忍,貪婪的凶光,嘿嘿說道:「現在讓我放過你?晚了!」

跟著李天一起過來,幫著他把池小青逼入牆角的史德彪,此時也在那裡扮演紅臉幫腔:「池小青,我看你就趕緊跟李天上樓吧,你能跟了李天,那就是烏雞變了鳳凰,一步登天,這是你的福氣……」

李天邪笑著,身體往前一步,陰陽怪氣的說道:「走吧,難道還要等我的那幾個保鏢過來,把你架到樓上去嗎?」

「池小青,我可告訴你,老子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就是干那事,特別喜歡讓別人在一邊欣賞,到時候,我就讓那幾個保鏢在床邊看著我給你破處,你要是覺得那樣更刺激,咱們就等他們過來!」

李天說完,肆無忌憚的淫笑,那是一種肆無忌憚的瘋狂!

「求求你,不……不要那樣……」

池小青陷入了絕境,緊閉著淚眼苦苦哀求,她知道自己,今晚是註定在劫難逃了。

就在這時,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