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45章殘酷試驗,你很邪門

第845章殘酷試驗,你很邪門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2-04 19:38  字數:3742

西方血族,除了平日里飲食鮮血,和依靠著年齡的增長之外,並沒有任何提升實力和等級的修鍊功法。

因此,絕大多數的血族,都只能靠著鮮血維持生命,並在漫長的歲月里,緩緩提升著自己的等級和實力。

但是現在,凌雲毫無疑問已經找到了提升血族實力的最好方法,那就是玄黃真氣!

當然,這裡的血族,指的是接受過凌雲的初擁,成為凌雲忠實僕人的那些血族。

本來,凌雲還覺得保羅傑斯特等人,實力在短時間內已經定型,除非提升他們的等級,不然的話,在短時間之內,他們在實力提升方面,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建樹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保羅和傑斯特等五名血族,暫時看起來雖然很有用,可隨著凌雲實力的飛速提升,他們逐漸就會成為可有可無的雞肋!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不過現在,凌雲心裡一下子就踏實了。

可能是因為凌家血脈的原因,再加上凌雲的體質和悟性異乎尋常的強大,這讓他修鍊起玄黃真經來,進境神速,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堪稱恐怖!

而且凌雲修鍊玄黃真經,還有一個超級強大的助力,地皇書!

自打得到地皇書以來,算上在天坑底下的那一次,凌雲已經前後得到了地皇書的四次相助,地皇書每一次出手幫助凌雲,都會釋放出極其強盛的黃色仙靈氣!

以前凌雲不知道,可現在他已經確認了。地皇書釋放出的那些黃色的仙靈氣,就是玄黃之氣!

地皇書放出的玄黃之氣。可不是凌家的男兒通過修鍊玄黃真經得來的玄黃真氣,也不是凌雲修鍊的玄黃真氣。乃是天地間最為純正,最為純粹的玄黃仙靈氣!

跟人皇筆釋放出的純陽仙靈氣,是同一個級別的!

絕對是寶貝中的寶貝!

凌雲心中有數,相比人皇筆,地皇書對待凌雲,絕對要慷慨的多,它藏於凌雲的丹田之內,鎮守著凌雲的丹田,在凌雲遇到危險的時候。每一個緊要關頭,它都會毫不吝嗇的守護凌雲的安全。

這樣一來,凌雲體內根本就不缺玄黃真氣,平日里修鍊來的玄黃真氣,都日積月累,被他隱藏在了身體的丹田,經脈,以及各大竅穴之中!

還有一點,凌雲修鍊來的玄黃真氣。他從來都沒有用來戰鬥過,他至今所有的戰鬥,幾乎都是靠著陰陽真氣完成的,用都用不完。

不要說玄黃真氣了。凌雲在京城的雲蒙山,大戰愛德華侯爵帶去的兩百多名血族的時候,都沒有使用神武純陽仙訣!

這些。都是凌雲真正的底牌,只有在真正的生死攸關之際。他才會施展出來對敵。

「神武純陽仙訣,絕對能把血族克的死死的。現在又多了個玄黃真氣,以後再對戰血族的話,嘿嘿……看老子不把你們殺個屁滾尿流!」

這樣想著,凌雲得意的幾乎要笑出聲來,幾步就進入了關押陳建癸和陳森的庫房之內。

「嗤嗤!」

凌雲一進庫房,立即發出了幾道指風,把陳家兩兄弟的啞穴解開,並仔細觀察著這對難兄難弟的狀態。

陳建癸和陳森,目前的狀態只有一個字能夠形容:「慘!」

很慘!

被凌雲的玄黃真氣作用之後,陳建癸和陳森,現在進入了一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當中。

陳建癸已經被初擁很久了,他的狀態還稍微好些,但好像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徹底變身,雙目暗紅,青面獠牙,一對黑色的翅膀卻比原來縮小了一半兒,躺在地上,似乎進入了半休眠狀態。

陳森可就真慘了,他是昨天夜裡剛剛被陳建癸初擁了的,正在進行著從人到血族的轉變,然後就吸收了凌雲的玄黃真氣。

在初擁的血盟,和凌雲的玄黃真氣,兩種徹底對立的力量作用之下,陳森備受煎熬,難過的恨不得想立刻死去,可惜他被點了穴道,又動彈不了,只能忍受著千刀萬剮一般的痛苦。

「啊!」

陳森的啞穴剛被解開,他立即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呼,血口張開,四五公分長的一對獠牙在人形的臉上,顯得猙獰而又恐怖,令人不敢直視。

「啊!我受不了了!凌雲,你要麼殺了我,要麼給我一口鮮血,求求你,這種感覺太痛苦了!」

兩行血淚,從陳森陰鷙的雙目之中,奪眶而出,他大張的猩紅嘴唇劇烈哆嗦著,在那裡哀求凌雲。

如果不是身體受制,陳森現在只會做兩件事,要麼跪地磕響頭哀求凌雲,要麼想盡辦法自殺身亡,那種血盟遇阻的痛苦,顯然不是他能夠承受的,絕對遠遠勝過滿清十大酷刑。

凌雲站在庫房門內,冷冷的注視著地上的陳家兄弟,眼神淡漠,根本不為所動,心中卻在極力思索。

「後天六層巔峰的高手,竟然被昨夜的那一點玄黃真氣折磨成這樣?」

凌雲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想要直接使用玄黃真氣,讓曹家的十個人從血族回歸人類,根本就行不通了。

凌雲並不喜歡虐殺,再大的仇人,他一刀了結就算完事,他用這些手段對付陳建癸和陳森,當然是為了做試驗,為了在拯救曹家眾人的時候,能夠做到萬無一失。

陳森那凄厲的兩聲慘叫,把半休眠狀態的陳建癸給驚醒了,他倏然睜眼,目中射出兩道怨毒至極的目光,死死盯著凌雲。

「昨天夜裡,那是什麼氣息?怎麼能讓我血族的特徵退化?!」

陳建癸沒有慘叫,他看上去較為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