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40章靈雨吃醋

第840章靈雨吃醋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1-21 02:44  字數:3623

整個一號別墅就是一個聚靈大陣,門外門內就是兩重天,院內各種靈氣氤氳飄逸,卻根本飄散不到院外,院內生長的各種花草樹木,都煥發著遠遠超過院外的生機。

一號別墅院內,不要說活物,就是一塊山石,一滴清水,都格外的空靈毓秀,分外不同。

時間越久,這種感覺就越明顯,現在,就連普通人來到凌雲的一號別墅,都會忍不住要深吸幾口氣,享受那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秦冬雪和寧靈雨對凌云何等重要,她們一出現,凌雲立即就用強大的神識鎖定了她們,並且一眼就看出了她們現在的境界實力!

秦冬雪在先天五層中期,寧靈雨在後天八層巔峰!

至於兩人真正的戰鬥力,凌雲也觀察了個差不多,秦冬雪對戰先天六層的高手絕對不會吃虧,而寧靈雨的實力更加強悍,已經能夠和先天一層的高手比肩了!

就在寧靈雨邁進一號別墅院門的那一刻,院中所有的靈氣,就像受到了某種召喚一般,全部向著寧靈雨的身體匯聚而去!

茂盛碧綠的樹葉同時開始微微顫動,碧波蕩漾的池水也出現了絲絲水紋,一圈圈出現,猶如微風拂過水麵,水靈氣如同認主一般,幾乎是歡天喜地的奔向寧靈雨!

對於這一幕,凌雲知道原因,寧靈雨是仙靈之體,天地靈氣皆可自動吸收,但是水靈氣和木靈氣,卻最適合她的體質。

「好厲害!」

凌雲心頭狂震,同時心中大喜,妹妹的修真根基。已經徹底打牢固了,穩如磐石!

秦冬雪和寧靈雨是乘車而來,兩人下車之後,並沒有施展任何輕功,就如同普通人一樣。邁著緩慢卻輕盈的步伐,走進了一號別墅。

秦冬雪一身雪白色的連衣裙,長發飄飄,修長的遠山眉斜飛上挑,鳳目含嗔,唇角兒輕抿。呼吸稍微有些重,引得她高聳的雙峰輕輕顫動,步步生蓮,自然走動伴隨著腰肢輕扭,暗香浮動,那種隨意散發出來的攝人心魄的氣場。足以讓任何人心旌神搖!

寧靈雨卻是雪白色的襯衫,襯衫下擺扎在修身的牛仔褲里,腳下是方便練功的白色運動鞋,酥胸挺拔高聳,腰肢不堪盈盈一握,臉蛋兒如夢似幻,一雙大眼睛靈動又飄渺。眼神里透射出自信淡然,又隱含倔強,微微帶著一絲不自然的害羞期待的光芒,讓人覺得怎麼憐惜她都不會過分。

秦冬雪艷光四射,寧靈雨秀美絕倫,外面烈日炙烤大地,地面溫度至少在三十八度以上,可她們一出現,卻彷彿給這個院子,帶來了春天般的盎然氣息。卻又把院內盛開怒放的夏花,給徹底比的黯淡無光。

「小姨,靈雨!」

凌雲不見兩人便罷,一見到這兩人,平和淡定的心態再也保持不住。他心神激蕩,激動的喊了一聲,立即就飛身掠了出去!

屋裡的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就失去了凌雲的身影,定睛再看的時候,卻看見凌雲已經落在了秦仙子和寧靈雨的身前。

「臭小子,還敢出來見我?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了是不是?竟然連小姨都不放在眼裡了!」

秦仙子對凌雲毫不客氣,她右臂輕抬,雪白的柔荑向前一送,輕車熟路的就扭住了凌雲的耳朵,宜喜宜嗔。

「嘿嘿,小姨,我知道錯了,請您手下留情啊……」

凌雲嘿嘿訕笑,並不掙脫秦冬雪擰著他耳朵的手,主動彎著腰,一個勁兒的在那裡哀告求饒。

「哥哥!」寧靈雨聲音如仙籟,美妙動聽,她秀美絕倫的小臉兒上浮現出一抹誘人的紅暈,輕咬著紅唇,喊了凌雲一聲哥哥。

這一聲哥哥,把凌雲的骨頭都喊酥了,他連連點頭,口中卻忍不住稱讚道:「靈雨好厲害,馬上就後天八層巔峰了,而且根基打的很牢!」

「嘿嘿,這可都是小姨的功勞啊……」

凌雲誇讚完了寧靈雨,還不忘順帶著給秦冬雪狂拍馬屁,沒辦法,自己的耳朵還在秦仙子的手裡捏著呢。

秦仙子終是不捨得真把凌雲弄疼,她芳心一軟,手上的力道一下子變得輕柔無比,噗嗤一笑,猶如春花怒放,嬌嗔道:「臭小子,少拍馬屁,靈雨進境神速,是她的資質好,悟性高,勤學苦練,再加上你那些靈藥的原因,跟我可是半點兒關係都沒有!」

寧靈雨的一雙夢幻美眸,眨都不眨的注視著凌雲,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打量著凌雲,似乎在看他哪兒有沒有受傷。

聽到凌雲和秦冬雪的誇讚,寧靈雨絕美的小臉兒,紅的猶如天邊的晚霞,不好意思道:「是小姨指點的好。」

凌雲也歪著腦袋,頻頻點頭道:「對對對,是小姨指點的好,小姨受累了,哎喲,小姨您能不能少用點兒力,我的耳朵都快要被您擰下來了……」

秦冬雪嗤嗤嬌笑著,不知為何,竟也臉生紅暈,手上力氣偏偏微微加大,白了凌雲一眼道:「裝,再裝?小姨還有好多賬沒有跟你算呢,你還敢跟我討價還價?!」

凌雲不說話了,只能拿眼神狂瞟寧靈雨。

寧靈雨心疼啊,她可捨不得凌雲受半點兒委屈,於是趕緊幫著凌雲求饒道:「小姨,哥哥肯定不是故意的,您就……您就放開他吧!好多人看著呢!」

「哎……」秦仙子聞言,故意裝作嘆了一口氣,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凌雲的背後一眼,然後對寧靈雨說道:「就你心疼他,你就這麼慣著他吧,小心哪天他欺負你,小姨可管不了!」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秦仙子卻早已鬆開了自己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