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32章難道是仙緣?

第832章難道是仙緣?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1-07 16:21  字數:3591

凌雲一聽就知道陳森肯定是怕了,他揮手打斷了陳森的話,冷笑道:「傻逼,那是老子在藉機修鍊龜息大法呢!」

凌雲在瞎掰,陳森和黑三卻信以為真,同時瞠目結舌。

頓了頓,凌雲又問陳森道:「你仔細想想,真的沒有證據了?」

陳森低頭想了想,轉著眼珠兒琢磨一番,開口道:「要說證據,也不能說一點兒都沒有。」

「知道你沒死,凌浩那個傻逼又把那兩千萬要了回去,說是還有別的用處,不過他又給了我一張兩百萬的支票,算作辛苦費。」

「呵呵,兩百萬,不過兩張而已,我出來哄明星嫩模什麼的跟我上床,也不止這個數,所以這張支票我一直沒用,被我收起來了……」

凌雲心中暗喜:「很好,你把支票放在哪兒了?」

陳森是徹底把凌浩給賣了,他哼了一聲道:「還能在哪兒,我隨手丟在房間里了,至於具體是床頭櫃還是抽屜里,早就忘了……」

凌雲對陳森的表現非常滿意:「很好,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陳森喉結不住抖動,他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滿臉乞求的望著凌雲,說道:「我,我需要喝鮮血……」

嗤嗤嗤!

凌雲發出幾道指風,點中了陳森的幾處穴道,他冷哼一聲道:「剛被初擁了就想喝血,你還真夠貪心的啊!」

陳森不甘心的還想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啞穴被點。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此時,凌雲的電腦視頻里。已經播放了一大部分,錄像畫面中又出現了一個人。此人正是那個當初帶給凌雲淡淡的危險感的人。

凌雲指著這個人,問黑三道:「黑三,你盯了我那麼久,注意過這個人沒有?」

黑三定了定神,目光聚焦,一臉回憶的神色。

「注意過,這個人是一個後天三層巔峰的高手,我看到一個網吧里竟然有這樣的人物,一開始就特別注意過他。可後來發現他每天只是在那裡上網,沒有任何異常舉動,就再也沒理睬他了。」

後天三層巔峰的高手?

怪不得當初能給我帶來危險感,根據我當時的實力,如果他親自出手的話,我必死無疑啊!

想了想,凌雲覺得這應該是凌浩派來的監視自己的人,而且極有可能就是凌家的人!

「也許,爺爺派來給我開飛機的那兩名機組人員。說不定會認識他……」

凌雲決定找機會讓那兩個人辨認一下,如果他們也不認識,那就只能回去以後問崔老了。

如果對方真是凌家的人,崔老肯定會認識。

到時候。陳森供認不諱的錄像,那張兩百萬的支票,再加上黑三。以及凌浩派來的這個人,就是人證物證俱在!

想到這裡。凌雲讓傑斯特進來,把陳森和黑三提了出去。

「凌浩啊凌浩!早就覺得你有問題。想不到你果然有問題!」

「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義了!」

客廳里,凌雲獨自坐在沙發上,面沉似水,在心中回想往事。

現在,凌雲終於明白,為什麼三月底四月初,有那麼多殺手,來清水市要殺自己了!

第一波當然是陳森;第二波是天殺組織的黃級殺手李義和焦飛;第三波是玄七玄九以及四名狙擊手;第四波是地級殺手地八;第五波則是清明節那天晚上,從別省趕來的天九,天十二和天十三!

最後,直到清明節夜晚,人皇筆出,仙靈氣倒灌,凌雲秒殺了三大天級高手之後,針對凌雲的刺殺才算是告一段落。

「原來是害怕我搶了他的未來家主之位……」

凌雲不屑冷笑,凌浩就為了減少一個競爭對手,就不顧兄弟之情,要置凌雲於死地而後快,結果凌雲越戰越強,進境神速,不管他請來了多少殺手,都被凌雲全部踩翻或者斬殺!

現在,凌雲也想通了,為什麼凌浩會密集的派四波殺手,前赴後繼的來刺殺自己,凌浩把凌雲視為競爭對手,凌雲表現的越強,凌浩心裡就越不安,只有儘快殺死凌雲,他才可以高枕無憂!

「還真得要感謝你請來的那些殺手啊,沒有他們的威脅,我也不可能修鍊的這麼快……」

「不過,既然你殺我五次都殺不了我,那現在可就要輪到我殺你了!」

知道是誰要暗殺自己,凌雲心中反而解除了一個最大的疙瘩,敵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誰是你的敵人!

瞬間想通了一切,凌雲起身站起,飄然出了客廳。

他身形一晃,再落地時,已經來到了後花園的草坪之上。

這裡,生長著凌雲移栽過來的天陽草,地陰草和龍涎草,凌雲只掃了一眼,便大喜過望。

「咦,看來仙兒和苗小苗給我照顧的不錯啊!它們的長勢,都很喜人!」

整個別墅院落,這裡的純陽純陰之氣格外濃郁,當然還有龍涎草釋放出來的龍涎靈氣。

不過,凌雲並沒有吸收這些靈氣,他現在的丹田實在是太強大了,這麼點兒靈氣對他的幫助並不大。

何況凌雲現在的丹田之內,陰陽真氣漩渦已經形成,可以源源不斷的產生陰陽真氣,都被他用一氣陰陽訣給儲存在了身體經脈和各大竅穴之中。

「算了,還是我來幫助你們吧,讓你們生長的再快一點兒!」

凌雲運轉一氣陰陽訣,把自己體內的純陽之氣和純陰之氣,分別打入了天陽草和地陰草之內,又去給龍涎草澆了一些龍涎。

凌雲站直了身體,盯著草坪中的陰陽草和龍涎草暗暗沉思,心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