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29章虛脫

第829章虛脫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1-06 04:31  字數:3534

繁星滿天,星河璀璨。

飛機在平穩飛行,已經在空中飛行了一個多小時。

「今年全國各地到處都是霾,就連江南省都中槍了,估計也只有在這萬米高空之上,才能看到這麼燦爛的星空吧?」

唐猛品著保羅遞過來的紅酒,一對晶亮的眸子注視著機艙外的星空,頗為無聊的想道。

「就是不知道清水市的天氣怎麼樣……」

飛機在厚厚的雲層之上飛行,下面的雲層和氣流變化,決定著當地的天氣,因此,地面上的天氣,跟萬米高空之上,幾乎無關。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曹珊珊美好的鵝蛋臉,開始變得越來越紅,她輕咬著下唇,時不時的偷瞄一下卧室套房的方向,顯得局促不安。

孔秀茹在凌雲和張靈進入卧室十五分鐘之後,似乎漸漸恢復了平靜,她若無其事的拿過茶几上的一本雜誌,低著頭在那裡靜靜的翻看,一直沒有說話。

梁鳳儀卻似乎十分高興,她喝了不少紅酒,還主動和保羅用英語交談了起來,聊的是國外的風土人情,主要是歐洲和美國,相談甚歡。

保羅是血族,可血族卻不是天天變身天天打架的,恰恰相反,只要他們有足夠的鮮血供應,又沒有生死威脅的話,反而比普通人更加隱忍,更加低調,更加與世無爭。

爭奪什麼呢,每一個血族都擁有著漫長的生命,他們根據自己的興趣,可以行遍天下,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有著足夠的時間,去享受生活。

權力,金錢,在永久的生命面前。都會變得毫無意義。

他們的代價是,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並且對人間的美食沒有任何慾望,當看夠了世間繁華之後,心靈最終歸於沉寂,然後藏在陰暗的地下室里或者乾脆直接在冰冷的棺材裡,慢慢老去。

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個血族,都類似於達到了辟穀期的修真者,生命延長,無欲無求,而且有著超人的能力。

但他們相比真正的修真者,還是落了最下乘。因為他們的所有能力都是伴隨著歲數增長的,並且不能像修真者那樣一直修鍊下去,直到白日飛升。

這是凌雲不把血族放在眼裡,看不起血族的地方。

不能生活在陽光下,只能嗜血,更不能自行修鍊,這對修鍊境界一日千里的凌雲來說。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保羅高大英俊,談吐溫文爾雅,舉止更是優雅得體,他去過很多地方,見識更是不凡,不管梁鳳儀聊起什麼話題,他都能侃侃而談,並能說出一些常人很難見識到的東西。這讓曾經在英國留學過的梁鳳儀很是震驚。

這樣的人物,怎麼會甘心做了凌雲的僕人?而且還是忠實的僕人?!

凌雲才不過去了京城幾天而已!

「找個機會一定要單獨問問那個混賬小子,他身上到底隱藏著多少驚人的秘密?!」

梁鳳儀一邊跟保羅交談著,一邊在心中暗暗想道。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之後,凌雲衣衫整齊,神清氣爽的從卧室套房裡走了出來,嘴角兒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那種愜意舒爽滿足的感覺四處洋溢,讓機艙里的眾人恨不得上前扁他一頓!

「飛機還有多長時間落地?」

凌雲回到自己位置,大馬金刀的往沙發上一坐,開口問唐猛。

「剛才就已經開始降落了。大概還要十幾分鐘吧……」

終於有人出來陪著唐猛說話了,唐猛聽著梁鳳儀和保羅在那裡嘰里呱啦的講英語,他都快要被折磨瘋了!

不過唐猛這小子也不老實,他一雙賊眼之中放射著曖昧的光芒,一個勁兒的在那裡打量凌雲。

「雲哥這趟飛機坐的,可真是爽爆了,和張靈在卧室里足足呆了一個多小時,那兩人得折騰成什麼樣啊!」

凌雲問了唐猛一句之後,就懶得再理會這個八卦的傢伙了,他目光看向了曹珊珊。

「珊珊,張靈給我按摩了一路,現在累壞了,你過去看看她,等會兒不要耽誤了下飛機。」

凌雲故意沒有使用傳音入密,直接開口就說。

「哦……」

曹珊珊不敢看凌雲,她應了一聲,紅著臉站起嬌軀,向著卧室的方向走去。

心裡想的卻是:張靈給你按摩了一路?騙鬼去吧!到底誰給誰按摩還不一定呢!

曹珊珊走到套房門口,輕輕一推門,發現房門是虛掩著的,她立即就走了進去。

「天哪!」

曹珊珊看清了映入眼帘的一幕之後,震驚大過了害羞,瞬間臉色爆紅,掩嘴驚呼!

張靈渾身上下一絲不掛,白花花的豐滿嬌軀在燈下反射著光芒,身體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雪白高聳的胸脯,上面布滿了橫七豎八的手指印,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顫動,直接把曹珊珊給看呆了!

察覺到有人進來,張靈下意識的要聚攏雙腿,卻因為嬌軀酥軟無力根本動彈不了,她早已累癱了,這一會兒想動都動不了。

曹珊珊震驚之後,第一時間是看向張靈身體下面的床單,卻發現床單上毫無血跡,她心中立即鬆了一口氣。

作為張靈的閨蜜,曹珊珊當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張靈是處女。

「天哪,凌雲都對你做什麼了,竟然把你折騰成這樣……」

曹珊珊什麼都顧不得了,轉身把房門鎖死,幾步就來到了張靈的身邊。

「這都什麼味啊……」

飛機是全封閉的,這個房間自然也是如此,曹珊珊立即就聞到了一股特殊的體液味道。

張靈臉色潮紅,肌膚也是那種在極度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