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24章家和萬事興?

第824章家和萬事興?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1-04 01:57  字數:3577

陰陽真氣漩渦已經形成,加上連番的生死大戰,凌雲在戰鬥中吸收了相當渾厚的先天真氣化為己用,這讓他進境神速,已經越來越接近突破練氣期的臨界點。

只要達到了臨界點,再稍作穩固,隨時就可以進入練氣一層了。

只有凌雲自己知道,達到練氣期,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可以輕鬆煉製許多種丹藥,可以煉製更高級的符籙,甚至可以開始嘗試煉器,神識暴漲可以真正的內視自己的身體……

換句簡單的話說,到了練氣期,凌雲就算是真正的鍊氣士了,他就可以全方位的,立體的進行修真了。

踏上真正的修真之路!

因為凌雲體質逆天,又是重新**,因此,**對凌雲來說不是難題。

難題是,他媽的資源!

地球靈氣匱乏,稀少的令人髮指,因此,用來輔助修真的,丹藥,符籙,法器法寶,等等這些,對凌雲來說,就會變得至關重要。

練氣一層的凌雲,面對華夏古武界,雖然不敢說是無敵,但要說自保,凌雲有把握,絕對沒有人能收取他的性命。

因此,凌雲毫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他考慮的是另一些事情。

家族的安危,親人的安全,以及他所知曉的,地球上的那些神秘的強大存在……

凌雲擔心的是這些事情。

曹珊珊雖然已經成功救出,但是凌雲卻根本不能鬆懈,等著他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曹家的人需要凌雲來醫治;

蕭媚媚至今下落不明,凌雲需要找到魔宗聖女,問清楚蕭媚媚的下落,把她找回來,可惜,隨著魔宗在江湖上銷聲匿跡,本就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魔宗聖女,更是不知所蹤了。

庄美鳳還要等著凌雲殺上凈心庵,幫她恢復記憶,救她脫離苦海。

養母秦秋月,去了天山天劍宗之後,至今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凌雲心中早就急了!

雖然凌雲嘴上從來不提,可自從認祖歸宗之後,他就迫切想要見到自己的生母,上一代的魔宗聖女,她為了保住凌雲的性命,實在是犧牲太多太多了!

還有拚死保護他逃出魔宗,與強大的魔宗高手同墜懸崖,至今生死不明的青鳥阿姨!

毫無疑問的,這一切,都要從這一代的魔宗聖女入手,如果凌雲所料不差的話,這一代魔宗聖女,應該就是親生老媽的嫡傳**!

可惜,凌雲現在,就連魔宗聖女的名字都不知道,魔宗聖女神出鬼沒,根本沒人知曉她的下落。

但是,在做以上這些事情之前,凌雲的當務之急,卻是要找到自己的父親凌嘯!

所以,凌雲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凌嘯的安全!

「四少爺,三爺失蹤的很蹊蹺,到現在為止,就連老爺子都猜不透三爺到底出了什麼事,別說線索了,根本連一點兒頭緒都沒有……」

「我們只能儘力而為,走一步看一步了……」

凌嘯失蹤以後,崔老也很著急,但這時候,他只能這樣來安慰凌雲。

在崔老面前,凌雲沒有必要掩飾,他臉色凝重,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緩緩搖了搖頭。

「能壓多久算多久!」凌雲悶聲說道。

接著,他突然想起一個人來,再次皺眉說道:「崔老,咱們凌家,別人我倒不是很擔心,但是,我很擔心凌浩……」

「哦?」崔老一愣,盯了凌雲一眼,轉而失笑道:「四少爺,您肯定是多慮了,大少爺只不過是想做凌家的未來家主罷了,一直以來,他對三爺還是十分尊重的,除了平日里有些紈絝行徑之外,對凌家也是死心塌地的,應該不會做出對凌家不利的事情吧?」

凌雲一聽,就知道崔老肯定是誤會了,他淡然一笑道:「崔老,我擔心的不是這些,難道您忘了,我跟您說過,我來京城的事情,凌浩可是對陳森說過……」

說著,凌雲再次拍了拍路虎車的車頂。

「哦,四少爺說的原來是這件事情啊?昨天大少爺一回家,就跟老爺子解釋過了,他說當初找你的時候,曾經動用了不少的人脈關係,讓陳森幫過忙,後來既然找到你了,總要跟人家打個招呼說一聲……」

「大少爺也說了,那時候他不知道陳家已經抓了二爺,而且就連陳森也不知道這件事,他還專門囑咐過陳森,說這件事情不能對任何人說……」

聽完這些,凌雲立即就是心中一凜!

天衣無縫!

凌浩的解釋,真的是天衣無縫!

在華夏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不管凌家的勢力多麼強大,要想不動用社會上的人脈關係,是不可能的。

最起碼的,要根據凌雲這個名字找人,民政部,公安部,教育部,這三個部門怎麼避都避不開。

而凌家只是掌控著華夏的水利部和商務部,跟這三個部門根本就不搭邊,凌烈老爺子把找凌雲的任務交給凌浩,凌浩當然要通過朋友幫忙。

而在凌雲來到京城,在陳家發現了二伯凌雲之前,凌家和陳家還不是對敵關係,同為京城大家族的紈絝,凌浩讓陳森幫忙,事後再打個招呼說一聲,這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情。

何況凌浩自己也說了,他讓陳森為他保密了。

這樣一來,凌浩就把這件事情,徹底解釋通了!

因為換誰來做這件事,也是得這麼去做,不然於理不合。

被凌浩這麼一解釋,凌浩就不是給陳森報信,也不是家族內鬼了,他做的事情,就全部都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凌雲緊皺眉頭,不置可否,心中卻在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