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22章今晚回清水

第822章今晚回清水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4-01-02 22:04  字數:3770

雷盛默然,只能在心中暗暗嘆息。

神鷹組被喻為華夏的眼睛,神鷹組的成員,所知道的密不可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當然,那些都是絕密,不可能被普通老百姓知道。

很多在普通人眼裡,匪夷所思難以置信的事情,在神鷹組這裡,根本就是司空見慣,平常事而已。

自從凌雲引發高層關注以來,雷盛作為主要負責人之一,他對凌雲明面上的事情,可謂是全盤了解。

最近兩個月以來,凌雲在清水市猶如彗星一般逆天崛起,可謂是亮瞎了無數人的眼球,讓很多人的眼鏡跌碎一地!

但是,凌雲的崛起,卻不僅僅是因為某方面超絕優秀,而名聲在外那麼簡單,凌雲的崛起,是一點一點的殺出來的!

凌雲明著有多少仇人,雷盛就算掰著自己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來回數兩遍,都根本數不過來!

說凌雲仇家遍地,毫不為過!

別說陳家,更不要說孫家,就是和雷盛同在一組的,神鷹組的那位副組長龍天驕,都被凌雲蹂躪的抬不起頭來!

龍天驕是什麼人?他去清水市,在凌雲手上反覆吃了那麼大的虧,心裡能好受的了?!

只要龍天驕對凌雲展開報復,那麼龍家支持龍天驕的那一脈,肯定會站在龍天驕這一方,到那時候,凌雲那長長的仇家名單上,勢必還要加上一個重量級的名字,龍家!

或者說,至少是龍氏家族其中的一脈!

龍家太龐大了,外人根本無法窺得到龍家的全貌,龍氏家族的一脈,這股力量就已經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

從凌雲對龍天驕的態度來看,他連龍家都沒有放在眼裡,又怎麼會在乎孫家和陳家?

「老雷,不管怎麼說,我得謝謝你,至少,這一次,你沒有找我的麻煩,這個情分,我心裡記下了……」

凌雲淡淡的聲音傳進了雷盛的耳朵里,雷盛聽得渾身難受無比,額頭上的汗,刷的一下子,就下來了。

雷盛深深的明白,如果不是華夏第一人的命令在那裡,今天他無論如何都要秉公辦事,跟凌雲對上。

沒辦法,這是雷盛的職責所在,凌雲今天鬧事,根本就是蠻不講理的加強版,他不可能任由凌雲瀟洒離去。

可雷盛更明白,只要他跟凌雲對上,就肯定沒有他的好果子吃,凌雲雖然沒有說,但他今天的強硬態度,早已表明了,他誰的賬都不會買!

恍惚間,雷盛也不知道是該感謝華夏第一人的那個命令,還是該感謝凌雲。

「你不用謝我,你的事根本就不歸我們管……」

雷盛很尷尬,後面半句話他沒有說出來,就算是想管,我們也得管的了啊!

凌雲現在的實力,就算神鷹組全體出動,也只有被打殘的份,雷盛心裡很有數。

「哦?!」凌雲一下子來了興趣,嘴角兒一勾問道:「那還請老雷你告訴我,我的事應該歸誰管?」

雷盛一驚,心知剛才說禿嚕嘴了,這是大錯,他趕緊往回圓:「不知道,我剛才的意思是說,我們神鷹組,手中的權力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大,我們有自己的職責範圍……」

這純粹就是打官腔了,凌雲心中暗道一聲老狐狸,卻知道肯定問不出結果來,只好作罷。

「老雷,在分開之前,我想跟您打聽一個人……」

雷盛心頭一驚,一臉提防的問道:「打聽誰啊?我可提前跟你講明白啊,我們神鷹組的成員,都是簽了保密協議的,規定所在,不該告訴你的,我肯定不會說……」

凌雲哈哈一樂,笑道:「你看你,搞的那麼緊張做什麼,我就想跟你打聽一下,你們神鷹組有一個叫秦偉的,他現在在不在京城?」

秦偉,是秦家的人,論輩分,更是秦冬雪的小侄,凌雲在來京城之前,秦冬雪曾經叮囑凌雲,在京城遇到緊急事情的話,可以找秦偉幫忙。

一聽凌雲是問秦偉,雷盛在心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個他沒有隱瞞的必要,秦偉身後是秦家,跟凌雲可以說是同一個後台,凌雲就算不用通過雷盛,也能找到秦偉。

秦冬雪出場的那一幕,那種言談舉止間展現出來的霸氣,雷盛永遠都忘不了。

「哦,你問秦偉啊?他出去執行任務去了,現在不在京城……」

凌雲打蛇隨棍上,立即問道:「什麼任務?」

雷盛一咧嘴:「這個……凌雲,這個我真的不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告訴你,我們有紀律的!」

什麼都不能說?凌雲心中暗暗搖頭,這他嗎活的也太憋屈了,修鍊到這種地步,還被這麼多條條框框約束的死死的,那還修鍊個什麼勁?

不過,人各有志,每個人有自己的目標和追求,並不是每個人都像凌雲那樣隨心所欲。

「那行,那我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凌雲見再也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他不想再浪費時間,直接提出告別。

雷盛想不到凌雲這麼乾脆,說走就走,他一時錯愕在了那裡,突然有一種四大皆空的感覺。

雷盛年近五十,已是天命之年,至今未娶,獨身一人,從個人角度來說,他是從心裡非常欣賞凌雲的。

凌雲敢愛敢恨,敢殺敢拼,隨心所欲,一路逆天,至今沒有在任何人,任何事情,任何困難面前慫過一次,他活出了真性情。

想到什麼就做什麼,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這種隨心所欲的真實,在雷盛的人生里,是根本不可能的。

人就是這樣,最缺什麼就最嚮往什麼,所以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