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20章自己人

第820章自己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2-31 20:42  字數:3691

雷盛這邊詢問明白了一切,解飛那邊也早已跟上級彙報完了這邊的情況,下車走了過來。

解飛臉色凝重:「雷哥,怎麼樣?」

雷盛把解飛拽過一旁,抬手一指凌雲的路虎攬勝:「你看看那輛車,就什麼都明白了!」

解飛順著雷盛的手指看過去,然後直接目瞪口呆!

「這……這不是凌雲的車嗎?他……他什麼時候到京城來了?!難道……」

雷盛沉重又無奈的點了點頭,「不錯,就是凌雲乾的!」

解飛傻了:「我滴個乖乖,祖宗,真是活祖宗啊!這不是給我們找麻煩嗎?!」

雷盛抬眼,看了看四合院里,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沒辦法,高考已經結束了,現在的凌雲就是一匹脫韁的野馬,京城他早晚都會來……」

解飛當然明白雷盛的意思,他跺了跺腳,同樣無奈道:「雷哥,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雷盛盯著四合院正屋的方向,眼角兒忍不住又抽動了下:「還能怎麼辦,他的事我們根本管不了,也不能管,我先進去看看再說吧!」

「好在沒有死人,這對我們來說已經是萬幸了……」

雷盛補充了一句,心說肯定是因為是白天,凌雲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陳家派來的這些高手,性命可就真的難保了。

解飛一臉同情的看著雷盛,彷彿雷盛就是活生生的狼牙山五壯士:「雷哥,那現場怎麼處理?」

雷盛苦著臉道:「還能怎麼處理?只能硬壓了!我進去以後。你立即安排分局的人,讓他們儘快把這裡收拾乾淨。記住,所有封鎖在街道裡頭的人。全部都要帶回去!」

既然是硬壓,帶回去幹什麼?當然是簽署保密協議,進行封口了!

這種封口的事情,神鷹組每天都在做,只是尋常百姓,根本接觸不到罷了。

「還有,一切要儘快,不然這麼多警察出動,鬧大了以後影響不好!」

解飛很明白雷盛的思路。他慎重的點了點頭,卻又立即問道:「那……那個陳森怎麼辦?也一起帶走嗎?」

雷盛苦笑:「帶走?你不看看陳家派來的那十八個高手,被凌雲打成什麼樣了?他們都帶不走陳森,你覺得我們能把他帶走嗎?」

「先讓四合院里的警察和醫護人員全部出來,那兩個人不要管,我進去問問原因再說……」

四合院正屋裡,凌雲用神識把這一切瞧了個一滴不漏,他心中暗笑,心說老雷啊老雷。你果然是最優秀的救火隊長,等會兒進來了,說什麼也要敬你兩杯……

雷盛快刀斬亂麻,安排完畢之後。如同交代後事一般,對解飛說了一句我進去了,然後邁步向著四合院里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什麼身份?」

「穆天壽。是這個片區派出所的副所長……」

「過來的都是分局的同志,你趕緊過去配合他們。把你們的人從四合院里弄出來帶走……」

「記住,院子里躺著的那兩個人。誰都不許動!」

解飛立即按照雷盛說的方案,開始不停的指揮忙活了起來。

雷盛進了四合院,他先掃了一眼橫七豎八躺倒在地上的那些警察,暗嘆了一口氣,又掃了兩眼地上的陳森和黑三,一路觀察著,腳步卻不停,直奔正屋。

「美女,有貴客到了,麻煩你幫我開門迎接一下。」

凌雲見雷盛進來了,他夾了一口菜放到嘴裡,然後對一名宮裝服務員說道。

宮裝服務員沖凌雲嫣然一笑,然後翩然過去開門,見雷盛剛好站在門外,心中先是吃了一驚,卻立即又溫柔的一笑:「先生請進。」

既然凌雲說這位是貴客,那她當然不敢怠慢。

「咳咳……」雷盛故意先在門外輕咳了兩聲,然後才邁步走進了屋內,立即就看到了笑嘻嘻的凌雲。

此時,凌雲早已把臉上的墨鏡摘了下來,面含微笑,淡定自若,彷彿外面搞出來的那麼大場面,跟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似的。

雷盛跟解飛之間的對話,聲音雖然極低,卻沒有使用傳音入密,因此凌雲一字不漏全聽到了,他不知道為什麼,神鷹組的人不能管他的事情,但那些對凌雲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雷盛一來,這個世界總算是清靜了。

雷盛雖然早已知道屋子裡的人是誰,可當他再次親眼看到凌雲的時候,心中還是忍不住一愣。

到現在為止,雷盛和凌雲兩人只見過兩次面。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雷盛就無法看透凌雲的境界,但他親眼看到,凌雲斬殺了先天境界的孫天彪,知道凌雲的實力,肯定早已在先天之上。

這一次再見凌雲,雷盛更加看不透凌雲的境界了,但是憑藉他的實力,卻能感覺出凌雲身上的那種飄渺。

凌雲雖然看上去完全就是個普通人,可一雙眼睛浩瀚深邃,表情不動如山的洒脫自然,舉手投足行雲流水,渾然天成,實則神秘無比。

練體九層巔峰,馬上就要突破練氣期,就如同後天九層巔峰的高手,馬上要突破先天境界一樣,精氣神都處在巔峰的狀態,就算凌雲有神奇丹田,他也壓制不住。

這就是為什麼,就算凌雲靜靜的站在那裡,照樣有很多先天高手,能看出凌雲不凡的原因。

凌雲的目光恰好也望過來,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交匯在了一處,持續了足有七八秒鐘。

雷盛先開口了:「真的是你?」

凌雲嘻嘻一笑:「不錯,是我。」

屋裡的其他五人,全部都是凡人。他們在進屋之後,根本就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