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801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第801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2-09 23:24  字數:3651

宋正陽聽了一愣,是啊,誰規定過,高考零分,就上不了燕京大學的?

根據宋正陽對凌雲的了解,凌雲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從他認識凌雲到現在,還沒見凌雲吃過一次虧呢。

普通人高考零分,肯定上不了燕京大學,但是凌雲不是普通人。

「行,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你就等著瞧好!」

宋正陽開心的說了一句,然後興沖沖的掛掉了電話。

凌雲把手機還給了唐猛,嘴角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對唐猛說道:「唐猛,等急了,咱們的仇人,開始一個個的往外蹦了呢……」

唐猛熱血沸騰,咬牙切齒的說道:「哼,謝俊彥勾俊發,想白撿一個億?門兒都沒有!」

被謝俊彥斷手斷腳的仇,唐猛至今還沒有報呢!

其實按照當初勾俊發的算計,跟凌雲立下一個億的賭約,這並不是他們的目的,而只是他們的第一步。

勾俊發陰險毒辣,為了找凌雲報仇,跟謝俊彥設下連環毒計,立下賭約之後,他本來的計策,是請凌雲到他們家開的夜場里去玩,然後讓凌雲吸白粉,準備送凌雲進監獄的。

就算這一計不成,勾俊發還準備花大錢請殺手,在錄取通知書下來之前,把凌雲給暗殺掉,一了百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凌雲剛跟他們立下了賭約,就下了天坑,直接人間蒸發,失蹤了七八天之久。

凌雲失蹤的這些天,可以說是謝俊彥和勾俊發有生以來最為幸福的時刻,在孫家的支持之下。他們上躥下跳,無所不用其極,謝俊彥三番五次的糾纏寧靈雨,唐猛氣不過,找謝俊彥算賬,結果被謝俊彥打的受了重傷,而且謝俊彥還喪盡天良的,給唐猛斷手斷腳,活活的把唐猛給廢了。

這已經是不共戴天的死仇!

在孫家孫天彪的授意之下。謝家,羅重,勾家,空前的結成了聯盟,直接對凌雲這一方造成了致命的衝擊。李逸風被紀檢委檢查,唐天豪被迫停職,就連薛神醫薛老爺子也不得不暫避其鋒芒……

可就在這時候,凌雲從天坑歸來,回到清水市之後,在最短的時間內翻了盤,當夜滅掉了孫家在清水市的所有高手。把孫天彪大卸八塊,然後拆了勾連城的拆遷辦,拆了田伯濤的兩棟別墅,徹底搞垮了羅重……戰績彪悍!

凌雲在短時間內展現出來的逆天實力。讓謝俊彥和勾俊發目瞪口呆,因為那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謝俊彥和勾俊發直接嚇傻了,趁凌雲沒來得及對他們施行報復,當天就倉皇逃離了清水市。至今不知所蹤。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凌雲要找的人是謝俊彥和勾俊發。同時考慮到謝俊彥的大伯謝振堂,在京城身居要職的關係,在李逸風和唐天豪的勸說之下,凌雲並沒有立即對謝家和勾家動手。

身在繁華都市當中,凌雲那時候充其量不過練體四層的境界,他自身的境界不夠,同時,他也沒有把謝家和勾家一口氣連根拔起的勢力。

凌雲暫時忍了下來,從那以後,他沒有再找過謝家和勾家的麻煩,他和唐天豪李逸風等人,制定的策略就是,在清水市,用盡一切手段,打壓謝家和勾家。

勾連城至今,沒有從江南省的銀行里,貸出一筆款子,他的弟弟勾連山,至今還在監獄裡,整日忍受著經脈逆行的痛苦。

就是勾連城的所有夜場和地下賭場,也正在被青龍打壓和侵蝕,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勾連城被壓得完全透不過氣來,他在苦苦支撐。

這,就是凌雲在知道自己高考零分之後,直接就判斷出不是謝家和勾家在背後搗鬼的原因。

他們沒有這個膽量,也沒有這個工夫。

可凌雲高考零分,讓隱忍了三個月之久的謝俊彥和勾俊發,看到了一線希望,他們竟然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竟然敢派人去宋正陽那裡,讓他履行賭約,真正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不怕你動,就怕你藏著不動!

凌雲和唐猛,等這個機會等了太久了,所以凌雲說,這次要新帳舊賬一塊兒算!

他要把勾家,謝家,魯官望,李天李九江,甚至是京城的孫家,一次性連根拔起,他要一勞永逸!

練體九層巔峰,加上凌雲現在的勢力背景,有凌家,秦家,曹家,林家,薛家,青龍……等等這些勢力,凌雲自信,他不出手便罷,只要出手,絕對就是碾壓!

看到唐猛的樣子,孔秀茹很是擔憂,她忍不住開口勸解道:「凌雲,唐猛,老師說一句多嘴的話,勸你們一句,咱們有問題盡量解決問題,不過,最好不要觸犯法律……」

好歹也是為人師表,孔秀茹對凌雲關切之下,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凌雲並沒有當場反駁,他淡淡一笑道:「我明白……」

最好不要觸犯法律?這對凌雲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凌雲在清水市,已經斬殺了孫家近百名高手,在釣龜島,前後殺了東洋鬼子兩百多人,這才來京城幾天,已經殺了陳家百多名古武高手,昨夜又殺了兩百多名血族……

認真算起來,死在凌雲手上的人數,就算沒有八百,也有七百多了,他何曾考慮過法律?

一將功成萬骨枯!

想殺就殺!

前提是你的力量,你的勢力,足夠強大,強大到別人在面對你的時候,除了臣服,再也沒有其他的想法。

一個對你完全臣服,任你宰割的人,敢底氣十足的對你說,讓我們來談一談法律,你這樣做是不對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