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97章穿著異常的九個人

第797章穿著異常的九個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2-07 20:36  字數:3464

「真的很奇怪,孔老師的家就是京城的,而且她家是在京城的東北邊,肯定距離首都國際機場更近,可她每次來京城,從來都不乘坐首都國際機場的航班……」

「要知道,清水市每天飛往京城的航班,每天就有幾十個,可是,降落在南苑機場的航班,到現在也只有兩個……」

來到接機的地方,曹珊珊挽著凌雲的胳膊,蹙著柳眉,說出了自己的困惑。

京城南苑機場,位於京城的丰台區,是華夏歷史上第一座機場,該機場曾經是軍用機場,現在才剛剛對民航開放不久,而且只對華夏聯合航空獨家開放,是華夏聯合航空的基地機場。

南苑機場距離京城南四環三公里,距離京城最出名的廣場十三公里,位於那座廣場的正南。

雖然曹珊珊長期住在清水市學習生活,可因為她身份高貴的關係,只要返回京城,從來都是乘坐飛機,因此她對清水飛往京城的航線,非常熟悉。

出於非常好的師生關係,偶爾孔秀茹來京城出差辦事什麼的,也會請曹珊珊幫她訂機票。

從清水市上飛機到京城下飛機,一般航行時間也就是兩個小時,著實方便快捷的很。

無論是從孔秀茹的家庭住址,還是從訂票的方便快捷程度來看,首都國際機場當然是首選,可孔秀茹每次都是乘坐飛往南苑機場的航班,這是曹珊珊最為納悶的地方。

這也確實很令人納悶。

曹珊珊是等待無聊的無心之語,凌雲聽了卻是心中一動,心說孔秀茹該不會是為了躲什麼人吧?

難道跟她的難言之隱有關?

想到這裡,凌雲心中暗怒,口中卻淡淡的微笑道:「也許是孔老師乘坐這一班航班。乘坐習慣了吧……」

曹珊珊點了點頭,卻忍不住回頭望了一下,嘀咕道:「唐猛那傢伙真是的,怎麼停個汽車還要那麼半天?」

此時,唐猛已經找到地方停好了汽車,可他卻沒有機會下車,而是一個又一個的接起了電話。

毫無疑問,電話自然都是從清水市打來的,凌雲的手機被他習慣性的丟進了空間戒指里。比關機還好使,根本接收不到任何信號,清水市的人想找凌雲,只能打給唐猛。

挨了一通幽怨抱怨雷霆震怒河東獅吼般的批判之後,唐猛總算是掛掉了電話。得到了一絲喘息之機。

當然,他也了解到了目前,清水市正在上演的大致情況,清水市真炸鍋了!

「我滴個神哪,還真把教育局的大門給堵了,這下老爹可有大麻煩了……」

青龍的現任龍頭阿兵,按照龍舞的指使。派了幾十號人,把清水市教育局的大門給堵了,想上班的進不去,想出來的出不來……

要知道。現在高考成績剛剛發布出來,正是教育部門最忙的時候。

唐猛很無語,自己的兄弟派青龍的人鬧事,那自己身為清水市公安局局長的老爹。唐天豪可該怎麼處理?

想到這個,唐猛就是一陣頭大。他就是青龍的長老,一邊是龍舞,龍舞代表著凌雲,一邊是自己的親老爹,這絕對是把唐猛架在火上烤的節奏。

「豬八戒照鏡子,里外不是人啊!」唐猛「萬分悲痛」的長嘆一聲,心說我也不管了,愛咋咋地吧,等會兒跟雲哥說一聲得了。

「不過,按照凝兒的說法,雲哥的判斷還真是正確的,雲哥高考零分這件事情上,魯官望果然只是一個幫凶而已……」

昨天夜裡,清水市辦事效率最高的兩個人,妥妥的是苗小苗和白仙兒這兩位絕色無疑,她們先是直接去了李逸風的家裡,乾脆利落的問清了魯官望住的地方,然後兩人火速離開,很快就潛入了魯官望的家中。

可以想像,一個身懷絕世蠱術,達到後天九層巔峰的半步先天高手,和一個人間絕色嫵媚,境界深不可測,還會各種幻術的狐狸精,聯手審問一個養尊處優的教育局長的情景,那絕對是易如反掌。

魯官望在看到兩位絕色美女的一瞬間,以為天仙下凡,還沒等反應過來,直接就被白仙兒的幻術給控制住了,問什麼答什麼,直到兩人問清一切離去之後,這可憐的哥們自己還神智不清的跳了整夜的脫衣舞……

凌雲的判斷,一點兒都沒有錯,這件事情明面上的背後指使者,正是李天的叔叔,江南省教育廳廳長李九江!

「就是不知道,跟京城的孫家,有沒有關係……」

唐猛握著手機,坐在車裡皺眉沉思,驀地,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他舉起手機一看,打電話的是張靈。

「喂,唐猛,你在哪兒呢?凌雲的手機怎麼還是一直都打不通啊?」

張靈的聲音有些著急,有些抱怨。

唐猛只好答道:「哦,我和雲哥,還有曹珊珊都在京城的南苑機場呢,你們的班主任孔老師馬上就要到了,我們過來接她呢,商量雲哥高考成績的事。」

唐猛知道張靈今天要來京城,他如實答道。

張靈驚喜,聲音瞬間提高了八度:「什麼?你說,曹珊珊?雲哥和曹珊珊在一起?你不是騙我的吧?曹珊珊還好吧?」

唐猛微笑道:「沒有騙你,昨晚我就見到曹珊珊了,她現在很好,就是瘦了一些……」

「我知道了,行了行了,我不說了,我馬上就要上飛機了,兩小時後,到達首都國際機場,航班是……你跟凌雲和珊珊說一聲!」

張靈激動的聲音又倉促又興奮,她很快就掛掉了電話,和梁鳳儀一塊兒登機了。

「得了,到底還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