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84章家花不如野花香,離婚

第784章家花不如野花香,離婚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2-02 00:21  字數:3601

打一個非常不貼切的比方,如果凌雲是乾隆,那麼唐猛現在的地位,就堪比和珅。

凌雲神龍見首不見尾,整日神出鬼沒,電話也很難聯繫的上,凌雲身邊的諸位女神,現在都漸漸注意到,唐猛這傢伙的重要ig了。

因為唐猛是凌雲的左膀右臂,他是給凌雲處理各種瑣碎事情的人,凌雲有事情,很少找女人解決,因此這些事情,就全部落到了唐猛的頭上。

凌雲難找,但是唐猛卻很好找,要想關注凌雲的一切,去問唐猛,絕對最靠譜。

圍著凌雲轉的這些女神,可以說,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如果凌雲在這凡俗都市中,有什麼小麻煩,隨便找個女人來解決一下,基本上都可以迎刃而解,能給他處理的漂漂亮亮的,保證乾淨利索。

但有,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凌雲是純爺們,雲哥做事,只靠兄弟,不靠女人。

凌雲一旦修鍊起來,或者認真做起事情來,很容易忽略他周圍的這些女神,哪怕她們個個千嬌百媚,國色天香,這跟他是一個修真者有關。

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要事,凌雲很少主動打電話去給一個女人,哪怕是林夢寒和姚柔也是一樣。

道心勝過了人心,這就是修真者。

凌雲有人u,也有道心,他一直在追求著自己的道,其他放兩邊,並非無情,而是順其自然。

當然,凌雲樂在其中,這卻會苦了他身邊的諸多女神,個個千嬌百媚,傾國傾城,可惜卻不能日夜長久陪伴在凌雲的身旁。

所以,林夢寒會幽怨,姚柔也是一樣,只是她一直掩飾的很好,輕易不會展露出來。

「哼,唐猛現在活的那麼囂張,我這點身份,他現在哪裡會看在眼裡?」

林夢寒並沒有聽從姚柔的勸解,依舊憤憤的說道。

深閨怨婦的怨氣衝天,唐猛遭受了無妄之災。

遠在京城的唐猛,突然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只覺得後背發涼,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路神仙。

姚柔嗤嗤嬌笑,忍不住說道:「林姐姐,唐猛不敢的……」

這句話大有所指。

「諒他也不敢!」林夢寒也跟著噗嗤一笑,猶如chu花怒放,她頓了頓,忽然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襟,把深深陷入了兩個高聳胸脯之間的衣襟,從深溝里給拽了出來,

引得高聳巨胸一陣抖動亂顫。

然後才說道:「妹子,你說,凌雲馬上就到唐猛那裡了?」

「恩。」姚柔用確定的口氣答道。

林夢寒轉怒為喜,眉梢輕挑,美眸含chu笑罵:「哼,等會兒給凌雲打電話,看他還接不接,不然的話,我就直接飛到京城,當面罵他!」

姚柔噗嗤笑道:「恐怕是當面親他吧?」

林夢寒大羞,直接抓起身旁一個鬆軟的抱枕,對著姚柔就砸了過去。

……

「張靈,你別轉了,轉的媽媽頭都暈了……」

「媽媽,我想……我想去京城……」

清溪翠苑國際城市花園,某單元十七樓,一七零一。

張靈穿著一襲玫瑰紅色的絲滑睡裙,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在自家的客廳里團團轉,晃悠的梁鳳琴都快頭暈了。

梁鳳琴的心情,很不尋常,喜憂參半,臉上有著一種如釋重負的疲憊感。

今天,只顧著自己考了高分而激動莫名的張靈,並不知道,她的爸爸媽媽,明天就要去辦離婚了。

梁鳳琴人如其名,是一位優秀的鋼琴表演藝術家,她長相美艷絕倫,身材更是成熟火辣,怎麼看怎麼透著一種誘人的ig感。

她更是長了一雙修長秀美的妙手,潔白無瑕,十指纖細秀美如同chu蔥,靈活無比,她的無名指幾乎比別人的食指還要靈活。

但就是這樣一個臉蛋身材氣質都毫無瑕疵,萬里挑一的女人,卻在十多年前,遭遇了最為沉痛的打擊。

她的丈夫,張靈的父親張漢良,遭遇第三者,劈腿出軌了。

最為可笑的是,搶走她丈夫的女人,無論是長相身材還是氣質,都跟她天差地遠,那女人要是跟梁鳳琴相比,簡直就是草雞遇見了鳳凰。

完美的女人很少擁有完美的婚姻。

正應了那句話,家花不如野花香,家裡的紅旗再紅,也不如外面的彩旗更加吸引男人。

搶走梁鳳琴老公的第三者,是張漢良的同事,也是張漢良的工作助手。

張漢良是一名地質學家,從事地質勘探科考工作,常年在外,經常在外面一呆就是半年,一年在家裡的時間全部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一個月。

那時候,張漢良和梁鳳琴恰好經歷七年之癢,他常年在外,露宿荒山野嶺,某個晚上,對他萬分崇拜的女助手鑽進了他的帳篷里,然後轟轟烈烈的大幹一場,這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然後張漢良就以工作繁忙為借口,幾乎不回家了。

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梁鳳琴很快就知道了此事,並從那一天開始,夫妻之間陷入了長達十年的冷戰。

同床異夢,貌合神離,梁鳳琴之所以一直沒有和張漢良離婚,完全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女兒,她熬了十年。

今天,張靈的高考成績出來了,差四十多分滿分,這個成績,就算燕京大學和華清大學考不上,但是,考入華夏傳媒大學,絕對綽綽有餘。

看到張靈考了這麼優異的成績,梁鳳琴自然欣喜莫名,只覺得這十多年的苦熬,總算是沒有白白付出,總算是熬到了頭。

守活寡的滋味,絕對不好受,何況一守守了十多年?

就在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