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79章認真的男人最迷人

第779章認真的男人最迷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1-28 19:09  字數:3530

曹駿雄老爺子並沒有直接回答凌雲的問話,而是轉移話題,笑眯眯的問了凌雲一個問題。

「凌雲,我聽珊珊和天龍說,你的醫術很厲害,對不對?」

醫術自然更是凌雲的強項了,他嘿嘿一笑,一點兒也不謙虛的說道:「老爺子過獎了,不瞞老爺子說,我是仙醫門的門主,對我們仙醫門的醫術嘛,多少還是有一點兒信心的。」

對於凌雲身邊很多人來說,他來自仙醫門,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凌雲決定以後,就利用仙醫門打自己的名號。

俗話說,名不正則言不順,出師要有名,你總得要告訴人家,你來自何方才行。

曹駿雄聽到仙醫門,微微有些錯愕,思索了半天,茫然說道:「仙醫門?這是哪個隱世門派啊?怎麼從來都沒聽人說過?我只聽說過神醫谷,卻從沒聽說過仙醫門……」

凌雲心說老爺子哎,仙醫門是我自創的,您當然不可能聽說過,不過這個門派,很快就會很火爆了,您就算堵上耳朵也能聽得到。

他開始裝逼:「嘿嘿,曹爺爺,您有所不知,仙醫門確實是個隱世門派,卻極少出世,我們師門一直秉承著救死扶傷,扶危濟困的偉大責任,講究做好事不留名,所以,就算我師傅在世間行走的時候,也是極少有人知道他,不過,仙醫門雖然從來都名頭不響亮,可您眼中的神醫谷,在我們仙醫門眼裡,根本就是渣……」

好吧,什麼叫做裝逼唬人從來不用打草稿?雲哥就是!

曹珊珊從一旁聽得咯咯嬌笑。素手掩著嘴唇,笑的前仰後合,對於仙醫門,曹珊珊並沒有聽凌雲說起過,被凌雲唬了也就唬了。但是凌雲說的什麼救死扶傷,扶危濟困的偉大責任、講究做好事不留名這些,曹珊珊卻是一概不信!

做好事不留名?永遠都不會輪到凌雲頭上去!

曹珊珊比在場的任何一個都清楚,凌雲不是雷鋒。

不過,看著凌雲在斑駁的暗影里,瀟洒從容的侃侃而談。曹珊珊心裡甜蜜的都無法形容,因為,從凌雲救她開始,曹珊珊終於又看到了凌雲那種獨有的風格。

嬉笑怒罵,狂放不羈,橫行霸道。飛揚跋扈!

無論對方是誰!

這才是曹珊珊喜歡的,並深深愛慕,為之傾倒,朝思暮想,魂牽夢繞的凌雲!

所以,曹珊珊聽著凌雲在那裡海侃,她卻根本不會點破。

「唔。仙醫門,我這個老頭子活了大半輩子,終於又長了一點兒見識……」

別說,曹駿雄老爺子還真被凌雲給唬住了,畢竟,凌雲的逆天表現,他可是都見識了。

「可是,我們了解血族的都知道,血族的初擁,是極為霸道的一種血族傳承。甚至可以說,血族的初擁,是整個血族的最為根本的所在,要想把被初擁過的人類,重新變回正常人。這根本難於登天,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來說去,凌雲終於聽明白了,雖然凌雲剛才說,要研製配方,無論如何都要把曹家的十個人都變回正常人,老爺子當場並沒有反駁,但他心裡根本就不相信凌雲能做到這一點。

「所以,接下來的事情,你最要緊的,並不是要給我們曹家的人破解陳建癸的初擁,不要為了這些小事,浪費太多的無用功……」

曹駿雄說的雖然很委婉,但其實就是要告訴凌雲,別把心思花在我們這些被初擁的活死人身上了。

凌雲聽了,頓時滿腦門子的黑線,暗中皺眉不已。

被藐視了!被藐視的還是自己目前最為強大的醫術,這怎麼可以?!

堂堂仙醫門主,還沒等正式的打出名號呢,還沒有開宗立派呢,眼看就要被扼殺在搖籃里,這怎麼能行?

凌雲皺眉說道:「老爺子,這個……您有所不知,血族的初擁,其實就是往正常人的身體之內,注入了某種神秘的物質,確實,您說的不錯,這種神秘的物質極為霸道,不但能徹底控制被初擁者,還能讓被初擁者得到種種不可思議的能力,當然,代價是不能再做正常人類。」

「對於這些不可思議的能力,有人拚命的追求,比如陳建癸之類,也有人萬分的排斥,不想靠吸食鮮血生存,永久的生活在黑暗之中,比如您老人家……」

「但是,造成這些的,都是血族在給人類初擁的時候,通過自身的血液,注入人類體內的那種神秘物質……我姑且把這種神秘物質,稱之為一種毒素。」

「這種毒素,就存在於每一名血族的體內血液里……」

「我師傅說過,天下萬事萬物,都有和它相生相剋的事物存在,換句話說,在我們仙醫門的眼裡,沒有解不了的毒!」

「也就是說,現在我抓了陳建癸,我會研究分析他的血液,找出那種毒素,並且根據相生相剋的原理,研製出某種針對性的藥物,利用這種藥物,想辦法把陳建癸的血液,變成正常人類的鮮血……」

「這種針對性的藥物,也就是我剛才說的,需要研製的配方……」

「所以,血族的初擁,雖然聽起來很神秘很恐怖,那只是因為人類和血族,接觸的太少了,但是,只要用心分析一下,血族的初擁,也不過如此而已……」

凌雲侃侃而談,這次他並沒有吹牛,恰恰相反,他說的極其認真,別忘了,雲哥興趣廣泛,好奇心極重,他一旦遇到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或者難以攻克的難題,都會選擇迎難而上,直到問題研究透了,迎刃而解才會罷休。

在修真大世界的時候,正是因為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