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76章跪!

第776章跪!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1-27 00:13  字數:3604

「沒發生什麼意外吧?」

凌雲微笑著從長椅上站了起來,俊臉上寫滿了淡定從容,自然而然展現著一種強大的自信。

陳家徹底大亂了,曹家開始安全了,曹家被束縛了手腳的十個人,終於全部得到了喘息之機,可以走出那個雖然安全,卻能悶死人的地下室,並且得以放開手腳自由活動。

可這畢竟是第一次,凌雲還是不放心,因此他走的並不遠,也沒有刻意掩蓋自身的氣息,所以曹天龍一出來,就發現他的方位了。

曹天龍明白凌雲話里的意思,他沖凌雲感激的一笑,「沒事,你回來之前,我已經讓他們喝過鮮血了。」

曹天龍說到家人喝鮮血的時候,那張線條硬朗,充滿陽剛的臉上,多少有些不自然,畢竟,院子里那十個人,都是他的至親,裡面還包括他的爺爺,和親生父母。

曹天龍要親自照顧自己的親人喝動物的鮮血,每天還要照顧他們的吃喝拉撒睡等等一切,還要時時刻刻防備著他們之中的哪一個,萬一忍不住要偷襲自己,得在自己休息之前,小心的把他們用繩子捆好……

這本身,就是一種非人的折磨,是一種痛徹心扉的煎熬,是人世間最大的痛苦!

但是曹天龍是真漢子,他熬過來了!

「不容易,忍一忍,很快就過去了!」

真正的熱血男人之間,無需多說話,凌雲一看曹天龍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他甩開大步來到曹天龍面前,很自然的。輕輕拍了拍曹天龍的肩膀。

回到京城的這幾天,凌雲幾乎一直都在戰鬥,每天都在經歷生死大戰,而且還要算無遺策,步步為營,直到成功把曹珊珊救出來。

凌雲在戰鬥,一直默默的,呆在那個小小的地下室里的曹天龍,又何嘗不是在進行另一場戰鬥?

心靈的戰鬥。靈魂的洗禮!

凌雲的大手,拍上曹天龍的肩頭的時候,曹天龍忍不住鼻頭一酸,他唇角緊抿,猛地皺了一下鼻樑。深吸了一口氣,才勉強把奪眶而出的熱淚,硬生生的給逼了回去。

「你才是真的不容易,我根本都無法想像,那些事情,你一個人是怎麼做到的?!」

曹天龍震撼嗎?絕對震撼!

去清水市找凌雲,曹天龍只不過抱了一種有棗沒棗打兩杆子的態度。說實話,根本就是碰運氣!

或者說,他在家族覆滅,孤立無援之下。凌雲是他能夠想到的,唯一的支撐,至少,在那麼危難的時刻。能有一個人,幫他出出主意。聽他倒一倒苦水,都是好的,都能夠讓曹天龍撐下去!

對付陳家?對付血族?救曹家?

就是整個龍組或者天組出動還差不多,靠他曹天龍和凌雲兩個人,那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可曹天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求了一滴水,凌雲給了他一片大海;他求了一根草,凌雲給了他一個大草原!

在短短几天之內,面對著普通人難以承受的困難和壓力,面對著眾多的,強大的敵人,憑一己之力,拯救了曹家整個家族!

這樣的恩情,確實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說個無以為報什麼的,就能報答的了的。

所以,曹駿雄也好,曹興昌也罷,包括現在的曹天龍,他們覺得,再對凌雲說謝謝,心裡都覺得不好意思。

最關鍵的一點是,凌雲做了這麼多,他什麼都沒和曹家要,至今,任何要求,隻字未提!

「真的,只是因為我的珊珊妹妹嗎?」

幾天以來,凌雲捷報頻傳,曹天龍無數次問自己這個問題。

當初曹珊珊在電話里,把凌雲誇的跟朵花兒一樣,曹天龍還調侃自己的妹妹,他也是曹家的重點培養的人物,有著自己的優點和長處,自問不弱於人,因此當然不會相信妹妹高中班裡的一個同學,就能比他強。

可當他真正見到凌雲之後,曹天龍明白了,他和凌雲比,無異於蠟燭和太陽爭輝,雲與泥的距離,天和地的差距,兩人差著十萬八千里……

用一句最簡單的話說,就是根本沒法比。

凌雲再次給了曹天龍一個真摯的笑容,左臉頰酒窩輕顫,認真說道:「有些事情,只要你努力去做,就一定會有好的結果,最起碼,事情會往好的方向去發展……」

「走吧!」

說完,凌雲不再說話,他邁開大步,當先向著四合院的門口走去。

曹天龍愣了一下,腦海中反覆回味著凌雲的話語,「只要努力去做……」

愣了半晌之後,曹天龍劍眉一軒,重重的點了點頭,眼神變得堅定無比,身形一晃,就追上了凌雲。

跟曹天龍肩並肩進了四合院,凌雲被眼前的陣勢嚇了一大跳。

只見曹家十一個人,包括曹珊珊在內,全部靜靜的站在院子里,曹駿雄和曹興昌在前,後面九個人梳洗已畢,穿戴整齊,一字排開,似乎已經在院子里站了很久了。

他們一個個都神情肅穆,彷彿參加國慶節閱兵式的,準備整裝待發的軍人似的,正在等待著凌雲進來。

「搞什麼?弄得這麼嚴肅……」凌雲忍不住心裡暗暗嘀咕。

凌雲嚇了一大跳,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曹珊珊,想從她的臉上看出一絲端倪,卻不曾想,迎來的卻是曹珊珊宜喜宜嗔,美不勝收的喜悅目光。

「曹天龍過來!」

不等凌雲反應過來,曹駿雄已經開口了,他直接讓曹天龍過去,曹天龍早就知道老爺子要做什麼,他應了一聲,身形一晃,就來到了他爺爺和父親的身旁,同樣的肅手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