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65章難道他是凌雲?

第765章難道他是凌雲?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1-05 23:05  字數:3684

「小小血族,不過如此!」

凌雲囂張得意,又故意帶著挑釁的聲音,遠遠的傳進了侯爵閣下的耳中,讓高空中,本就菊花殘了的侯爵閣下,菊花緊了又緊,臉色驟然蒼白!

眼看著凌雲等人的身影,迅速的向著東方急射而去,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擺在了侯爵閣下的面前。

追,還是不追?

侯爵閣下這一趟帶了二十三名伯爵,兩百三十名子爵過來,現在,卻被凌雲殺的只剩下了兩名伯爵,十名子爵,戰鬥時間全部算上,不過半小時而已,這讓侯爵閣下有一種恍如夢中的感覺,他根本難以置信。

凌雲實在是太猛了,也太狠了!

侯爵閣下完全明白,就算他親自出戰,和凌雲近身廝殺,縱然把血族侯爵的秘法全部使出,也依然是必死的下場!

沒辦法,凌雲的冥血魔刀太霸道了,別說侯爵的身體,就是德古拉大公爵親自來了,也抵擋不住凌雲的一刀!

何況凌雲手中還有血族的噩夢,魔劍黑暗風暴!

此時的陳建癸,靜靜的漂浮在侯爵閣下的身邊不遠處,一雙陰鷙狹長的眼睛裡寒光閃爍,正在飛速思考。

無論是他從美國忽悠回來的那二十九名雜種血族也好,還是德古拉大公爵派來的這些血族也罷,這些血族,不管死多少,陳建癸都不會心疼,他巴不得凌雲跟這些血族的仇恨越來越深,這樣的話,對他,對整個陳家,只會更有利。

陳建癸考慮的是另一個問題,「四少爺?京城哪個家族。還有這麼牛逼的一個四少爺?」

凌雲落回凸岩的時候,崔老激動之下,曾經開口喊了一句四少爺,忘了施展傳音入密,這聲音雖然不是很高,卻是被先天六層的陳建癸聽了個正著。

陳建癸知道,這個強大而神秘的敵人,顯然不是龍家的人,因為龍家不管有多麼強大的高手出來。都極少蒙面行事,龍家的人,最不喜藏頭露尾的隱瞞身份,他們沒有這個必要。

「難道是葉家那位神秘的四少爺?」

可這就更不可能了,葉家那位四少爺。天縱奇才,一向眼高於頂,只醉心於修鍊和戰鬥,根本懶得理會華夏世俗權力爭鬥這種事情,他才不會在乎哪個家族上位了,或者哪個家族被滅掉這種無聊的事情。

可是,除了龍家和葉家。京城又有哪個家族的後輩子弟,擁有這麼逆天的實力?竟然一人單挑幾百名血族,最後還能這麼瀟洒從容的離去?

而這還不是最關鍵的問題,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個神秘高手,又為什麼會幫助曹家,救曹珊珊呢?!

「他還救了凌家的二爺,凌岳!」

陳建癸腦海中猶如響起了一道炸雷。這讓他悚然而驚,只覺得腦海中靈光乍現。卻又千頭萬緒,根本琢磨不透,凌雲到底是何方神聖,又到底是幫哪一方的。

「你們兩個,帶著他們,給我追!」

侯爵閣下痛苦無比的捂著自己的屁股受傷部位,最終咬牙切齒的做出了決定,他讓那兩名伯爵,帶著所有的子爵,從高空中對凌雲展開追蹤。

雖然被凌雲殺的膽寒了,可就算打不過,也不能讓凌雲這麼輕鬆的逃掉,不然的話,侯爵閣下傷亡如此慘重,根本無法跟德古拉大公爵交代。

兩名伯爵和十名子爵默默的領命而去,全部化身蝙蝠,飛進了東方的雨幕之中。

「尊敬的侯爵閣下,依我看,我們不如再搬救兵吧?那個蒙面人雖然殺了我們不少人,可他現在肯定氣力已竭,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逃走……」

陳建癸恭敬諂媚,心中卻不無惡意,歹毒萬分的對侯爵閣下獻計獻策。

「哼!」

侯爵閣下惱火無比,剛剛見到陳建癸的時候,他還說讓陳建癸等著看好戲呢,結果卻被陳建癸看了自己被對方殺的屁滾尿流的「好戲」,他丟人丟大了。

對於可以進行初擁的血族,他們的僕人確實可以用無限來形容,但血族的價值不在於多少,而是在於年齡。

一般來說,血族僕人的年齡越大,等級越高,那麼這名血族的權力,能力,實力以及領地,自然也就越大。

所以,一名血族強大與否,一方面取決於自身,一方面取決於僕人。

可是,僕人的等級,也是需要時間來成長的,除非是比親王更高貴的大領主,才有可能一次性製造出很多的伯爵來,等級低於大領主的,想要初擁製造伯爵,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只要等級低於大領主的血族,給人類初擁之後,能讓人直接成為會飛的男爵,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區別只在於血族的血統,因為血統,決定著血族僕人的成長速度。

侯爵閣下只有這二十三名伯爵僕人,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凌雲殺了二十一個,他要想再培養這麼多伯爵,起碼需要近百年的時間,他怎麼可能不怒?

陳建癸知道侯爵閣下很氣憤,很蛋疼,因此他故意裝出一副惶恐的樣子說道:「尊敬的侯爵閣下,我提醒過您的,那個蒙面人是我們血族的剋星……」

陳建癸確實提醒過侯爵,但是卻沒有說凌雲會這麼恐怖,但這一個理由,卻讓侯爵閣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突然,陳建癸雙眼之中射出了狂喜之色,在空中猛地轉身,扭頭向著正南方向望去!

正南方向,自然就是京城的方向。

陳建癸正下方的兩公里之外,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正施展絕頂輕功,踩著密林樹梢飛射而來,縱然暴雨傾盆,卻依然無法阻擋他一絲一毫,他的腳尖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