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53章大戰將起

第753章大戰將起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0-25 18:59  字數:3715

「凌雲……」

「恩?」

「不用為我擋雨,用雙手抱著我,我喜歡這猛烈的雨水打在身上的感覺……好清新……」

曹珊珊總算是得救,她重見天日,喜不自勝,就連這冰冷的雨水,都讓她感覺到親切無比。

凌雲微笑著撤開手掌,雙手環住了曹珊珊的纖腰,卻暗暗運轉一氣陰陽訣,往曹珊珊的體內打入一道又一道的純陽真氣,既能保暖,又能消除她體內積蓄的陰氣。

茫茫暴雨中,下方的密林里,兩道身影從濃密的樹頂上激射而來,正是崔老和皮爾斯。

皮爾斯不會輕功,但他身為血族,速度奇快,雖然踩得樹木的枝幹咔嚓咔嚓不停斷裂,卻都是一觸即飛,沒有掉落下去。

狂沖之際,皮爾斯猛地變身,近八米的翼展張開,猛地一扇,扇的濃密的枝葉傾伏,皮爾斯衝天而起,閃電般向著凌雲的方向飛去。

皮爾斯的飛行速度,崔老可就追不上了,就在凌雲距離地面五十米高度的時候,皮爾斯剛好飛到了凌雲的腳下。

虛空中,凌雲輕輕一邁步,就站在了皮爾斯的後背之上,皮爾斯身體跟地面保持平行,凌雲站的很穩,猶如踩在地面。

「我們到地面上了嗎?凌雲,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曹珊珊抬起素手,遮在了額頭上,搭了個涼棚,她再次睜開了眼睛,現在是夜晚。外面也是黑暗,卻不同於石洞中的絕對黑暗,曹珊珊被火光照耀過,她已經可以完全睜開眼睛。

這次見凌雲。不得不說,凌雲的表現,實在是太讓曹珊珊震撼了!

破半米厚的石門,清水符。火靈符,兩百多米高空,抱著她一躍而下,卻毫髮無傷!

三個月之後,那個逆天的男孩,竟然已經進步到了如此境界,他變得更加神秘,更加逆天了!

「呃……還是好高啊……」

曹珊珊看了一眼周圍的景色,震驚無比說道。

「距離地面還有幾十米呢……珊珊。你看腳下!」凌雲笑眯眯說道。

曹珊珊這才下意識低頭。首先入眼的。自然是皮爾斯那一對寬大的黑色翅膀。

「啊!」

曹珊珊驚呼一聲,雙手猛地環住了凌雲的脖子,兩腳用力一踩。一下子從皮爾斯的後背上跳了起來,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纏在了凌雲的身上。

人形大鳥,不用問,一看那翅膀,曹珊珊就知道是血族。

「珊珊,不用害怕,皮爾斯是血族伯爵,但是也是我的僕人,忠實的僕人……」

凌雲先說了一句,然後又對曹珊珊溫柔說道:「被我初擁過的那種……」

曹珊珊心神稍稍放鬆,卻又瞬間嬌呼,震驚道:「那,那,那你豈不是也……」

凌雲嘿嘿一笑:「你想到哪裡去了,放心,你老公我還是正兒八經的人,不是怪物,這個說來話長,一會兒跟你慢慢說。」

雨水再次澆濕了曹珊珊的衣服,這讓她火辣的嬌軀,曲線畢露,現在這麼緊緊的貼在凌雲的身上,兩團高聳緊緊頂著凌雲的胸膛,擠壓摩擦著,弄得凌雲有些魂不守舍。

凌雲故意發壞,他把嘴巴湊在了曹珊珊的耳邊,悠悠說道:「珊珊,你瘦了這麼多,胸脯卻是變得更大更高更挺了……」

曹珊珊大羞,纏著凌雲的雙腿立即落了下來,她蒼白的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暈,瞪了凌雲一眼道:「凈胡說,怎麼還是死性不改,真是的!」

「要保持隨時隨地打情罵俏的優良傳統,這是我的風格嘛……」

凌雲隨口調侃,他見曹珊珊終於徹底放鬆了下來,心頭一塊大石,總算是落了地。

皮爾斯也越飛越低,迎上了從山林間疾馳而來的崔老。

看著崔老右手握刀,左手之上卻攥著一把雨傘,凌雲心中很是感動,他抱著曹珊珊飄然落地。

崔老飛身上前,默默看了曹珊珊一眼,然後主動撐開了雨傘,遮在了兩人的頭頂。

「珊珊,這是崔老,幫我來救你的。」

曹珊珊盈盈下拜:「京城曹家,曹珊珊拜見崔老,謝謝您的救命之恩。」

這毫無疑問是四少爺的未來老婆,崔老可不敢接受曹珊珊的一拜,他身形輕輕一晃,就閃到了一旁,口中連連說道:「使不得,這可使不得,只要安全了就好,安全了就好!」

凌雲從崔老手中接過了雨傘,撐在了曹珊珊頭頂,為她遮風擋雨,然後說道:「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崔老,你們是怎麼過來的?」

崔老點頭道:「四少爺,車在山下的公路上。」

「皮爾斯在空中指引方向,我們走!」

凌雲說完,抱著曹珊珊,展動身形,頭一個向著山外衝去。

崔老自然緊緊跟上。

……

「不好!山洞中有人闖入!曹珊珊被人救了!」

雨夜高空之中,已經快飛過了懷柔區,到了京城六環路之外的陳建癸,忽然臉色大變,驚駭欲絕的憤怒低呼!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就連居民小區里停放的車都有報警系統,陳建癸居住的地方,自然會有更加高明的報警設備。

凌雲沖入石洞,根本就是肆意破壞的,他明明知道打開石門的辦法,卻還是用魔刀把石門給劈碎,就是生怕陳建癸不知道!

只要曹珊珊回到了凌雲的身邊,他就再也不需要投鼠忌器了!

關押曹珊珊的石洞,以及陳建癸的棺材裡面,都有很先進的報警系統,被凌雲焚燒之後,傳到了陳建癸這裡。他立即就知曉了。

陳建癸是又驚又怒,他萬萬想不到,那麼隱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