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45章導火索

第745章導火索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0-20 07:01  字數:3573

「咱們凌家,最不缺的就是仇人,個個不共戴天,那些仇人,你就是把他們都找齊了,全部把他們用繩子捆起來,然後用機關槍掃射,也要正兒八經的掃上一陣子!」

「所以,現在多了一個陳家,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咱們凌家既然已經忍辱負重十八年了,就算再多忍陳家一些bo

ì子,也無所謂……」

凌烈拉著凌雲坐下之後,卻不舍的鬆開他的手,目光灼灼盯著凌雲,話里話外,都是勸慰

說起家族之事,凌烈先把他所了解的華夏古武界秘辛,告訴凌雲,為的是什麼?

他就是的凌雲年輕氣盛,憑著自己修為逆天,功法妖孽,底牌多多,直接殺上陳家去報仇,再吃了大虧

京城到底是天子腳下,絕對魯莽不得!

過了那一陣熱血沸騰之後,凌雲漸漸平靜了下來,他微微一笑道:「爺爺,您不用再多說了,您的意思,孫兒明白,孫兒絕對不會魯莽行事的」

說完之後,凌雲雙目之中閃過一抹殺機,又攥緊了雙拳,沉聲說道:「不過,滅門之仇,咱們凌家肯定要報!」

凌烈終於放心,他面帶欣慰的笑容,點了點頭:「你能明白爺爺的意思,剛才的話,爺爺就沒有白說,因為,這並不僅僅是陳家,曹家,和咱們凌家之間的事情」

「這是京城新一輪的家族博弈,這裡面關乎著國家政治,關乎著國內國外各種錯綜複雜的勢力,還關係著國際上很多強大的地下勢力的博弈,甚至,還是華夏古武界之間各種強絕勢力的又一次洗牌!」

「陳家對曹家動手,只是點燃了這場博弈的一個導火索而已,很快,各種犬牙交錯的複雜勢力,就會一一浮出水面,京城,乃至整個華夏,接下來的這三五年,絕對消停不了」

「至於陳家昨夜來對付我們凌家其實是迫不得已而為之,他們生怕你二伯被你救回來之後,陳家的計劃就會徹底敗露,成為京城各大家族的眾矢之的,那樣的話陳家頃刻之間就會被滅門」

「都不需要各大家族動手,只要一號首長點點頭,天組出動,滅了陳家的幾個重要人物,陳家立即就會土崩瓦解!」

「如果你沒有在陳家大殺四方,救出你二伯的話,陳家對咱們凌家應該是沒有動手的意思,只從他們把你二伯囚禁了那麼久,卻沒有逼迫傷害他,就能夠看得出來……」

「他們只是想得到咱們凌家的支持而已……」

說到這裡凌烈啞然失笑,慨然一嘆,苦笑著搖頭道:「哎,想不到十八年過去咱們凌家,已經弱到這種地步了……」

很顯然曹家被陳家滅門控制,和凌家的凌岳凌嘯失蹤,這幾乎是同時發生的事情,也就是說,陳家是對曹家和凌家,同時動的手!

而陳家對曹家就用上了血族這麼卑鄙無恥的手段,卻只是抓了凌家的一個重要人物凌岳,這明顯是沒把凌家當成對手,陳家根就沒把凌家放在眼裡

確實,凌雲認祖歸宗之前的凌家,在京城的其他家族眼裡,都是無足輕重的,不考慮其他,只比眼前的底蘊實力,凌家都能排到二十名開外去了,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曹家慘遭滅門,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京城的各方勢力,並不是不知道,就連你大伯凌震,也來我這裡彙報過曹家的異常……」

「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家族,跳出來輕舉妄動,大家都在看,大家也都在等!」

「京城的各方勢力,在等什麼?在等龍家的態度,在等葉家的動作,在等國家一號首長的決定!」

凌雲再次動容,這時候,他終於能體會到曹天龍那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痛苦感覺了!

你家族都被滅了,自然不會有人再跳出來幫你,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生怕惹禍上身,曹天龍要是能找到可以信任的幫手,那才是見了鬼了!

何況對手是強大的陳家!

「來,京城已經是暗流涌動,風波詭譎,一切都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當中,但是陳家滅了曹家,把這個微妙的平衡,稍稍打破了一點兒……」

「可是,陳家布的局太大,做的又滴水不漏,他們用的是血族初擁的辦法,挾天子以令諸侯,讓曹家表面無事,因此,這一絲微妙的平衡,總算是保持到了現在!」

「但就在昨晚,這一絲微妙的平衡,終於被你無意中,為了救你的二伯,而徹底打破!」

「爺爺可以告訴你,整個京城,凡是有強大的耳目的,消息靈通的勢力,絕對都被驚動了,是徹夜無眠!」

凌烈老神在在,扭頭看向崔老,兩人四目相對,會心一笑

「要不然的話,陳家絕對不可能只派那三十六名忍者前來,此後就再也沒有了下」

「凌家沒有被滅,陳家折戟沉沙,這個消息,就算咱們凌家的人,都三緘其口,不會把消息放出去,但是爺爺依舊相信,今天的京城,絕對是炸了鍋!」

凌烈扭頭,看向門外,現在六點已過,天光早已大亮,已經是旭

ì東升

凌烈苦笑道:「如果爺爺所料不差,今天肯定會有很多人來光顧咱們凌家,前來打探虛實,爺爺少不得又要抱病在床,閉門謝客了……」

凌雲喃喃道:「爺爺,您的意思是,要裝部」

凌烈哈哈大笑:「昨夜就那麼一會兒工夫,你就讓爺爺提升到了先天八層初期,不裝病還能怎麼辦?」

凌雲無語,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昨天晚上,他玩兒的實在是太瘋狂了些

「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