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39章凌家四少爺,凌震露馬腳

第739章凌家四少爺,凌震露馬腳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0-18 00:14  字數:3525

一個家族的真正底蘊,歸根結底還是要看家族成員,以及家族死士的總體實力或者說平均實力,但是,人才,卻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

就算以凌雲之能,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也無法把凌家眾人的實力給提升起來,因此,他只能先用陣法和符籙來彌補這一個致命的弱點。

畢竟,凌雲現在還沒有進行大規模的煉丹,一個是藥材資源的極度匱乏,另一個就是煉藥的設備,他根本就不習慣,在修真大世界,他早已習慣了用鼎爐來煉丹,讓他用這些現代化的電器設備,鍋碗瓢盆來煉丹,凌雲總感覺到無盡彆扭。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這麼著急的,要探聽德川家族的消息,想著儘快把神農鼎的鼎蓋給奪回來了。

當然,沒有神農鼎的鼎蓋,先用一個大鍋蓋暫時代替鼎蓋也不是不行,出清水之前,他的七曜丹就是這麼煉的。

可雲哥凡事都力求完美,他只煉了那一次就夠夠的了,看著一個大鐵鍋的鍋蓋,蓋在寶貝神農鼎上,凌雲心中那個鬱悶加彆扭,就別提了。

凌雲剛要說符籙的事,就聽到院門口傳來幾聲喧嘩,是凌勇凌鋒凌利他們到了,一個個吵吵著讓門衛進來通報,說是要進來。

凌烈今晚很是滿意這三個小傢伙的表現,何況今晚凌雲剛剛認祖歸宗,凌烈也想讓他們這幾個兄弟之間,多親近親近,於是他面帶微笑,對外面說道:「不用通報了,讓凌勇他們快進來吧……」

「你們幾個臭小子,等等我……」凌秀也洗完澡換好了衣服。趕過來了。

凌秀趕得很急,她用上了身法,後發卻先至,根本就沒有走大門,直接縱身一躍,曼妙嬌軀凌空,頭一個到了凌烈的門口,然後回頭沖凌勇三人得意一笑,邁步進屋。

現在是七月初。已經過了夏至,還有六七天的工夫,就進入小暑季節了,正是京城天氣最熱的時候。

凌秀換上了一件白色的無袖小襯衣,下身是一件**的牛仔小熱褲。晶瑩圓潤的香肩,兩條粉藕式的玉臂,修長結實的**,完美展露在空氣當中,酥胸高挺,楊柳腰,身材火辣。誘人至極。

「姐姐長得真美啊,絕對冠蓋京華……」凌雲看的震撼,忍不住開口讚美。

凌秀一張白皙紅暈有光澤,晶瑩剔透的瓜子臉。本來很自然,被凌雲當眾一贊,她頓時臉色一紅,心中卻是一喜。橫了凌雲一眼嬌嗔道:「小五,你不知道姐姐的脾氣吧?告訴你。少拍馬屁,小心姐姐擰你的耳朵!」

緊跟著進屋的凌勇三兄弟,一聽凌秀雌威大發,頓時個個作勢,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一個個沖凌雲擠眉弄眼,似乎在提醒他千萬要小心點兒。

凌雲聽了哈哈一樂,卻聽凌烈咳嗽了一聲道:「秀兒,剛才大戰過後,可以胡鬧,不過,現在是在咱們凌家的第九重院落,旁邊就是咱們凌家的祖宗祠堂,以後,爺爺不允許你給雲兒排行老五。」

凌烈的神色很鄭重,也很嚴肅:「大家聽著,等近期事了之後,我會召集咱們凌家全家人,帶凌雲去祖宗祠堂,去拜見凌家的列祖列宗,當眾宣布凌雲認祖歸宗,在你們這一輩之中,凌雲排行第四!」

「老大老二,這件事情,由你們兩個商量著布置,凌雲認祖歸宗,是咱們凌家的大事,萬萬馬虎不得,聽明白了沒有?!」

凌震和凌岳雙雙起身,對著凌烈躬身稱是,凌烈點頭,揮了揮手讓他們重新坐下。

至此,凌雲在凌家的身份正式確立,男丁中排行第四,為凌家四少。

凌秀一雙大眼睛幽怨的看著爺爺,噘著薄薄的性感小嘴兒,那眼神,那俏臉上,滿滿的全是幽怨,小聲嘀咕道:「爺爺真是的,重男輕女……」

凌岳微微皺眉,沉聲呵斥道:「秀兒,這是在爺爺這裡,不能這麼沒大沒小……」

凌勇凌鋒凌利三個傢伙各自偷笑,卻又不敢笑出聲來,只能捂著嘴硬憋。

現在,除了下落不明的凌嘯,以及凌家大少凌浩,和凌家老幺凌雪,還有一些女眷之外,凌家的關鍵人物,已經都到齊了。

眾人落座,說笑了一陣之後,凌雲終於言歸正傳,說起了正事。

「爺爺,凌家的防禦,單靠陣法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畢竟,陣法是死的,是被動的,所以,我還準備了這個……」

對凌家,凌雲沒有任何的藏私,他手腕一翻,就把一捆火靈符拿了出來,然後對眾人說道:「這是火靈符,殺傷力極強,用法也非常簡單,跟敵人作戰的時候,只要能打在敵人的身上,然後喊一聲臨,即可生效。」

「這是金剛符……使用之後,短時間內可以無視普通的刀劍,也能當避彈衣……」

「這是防禦符……效果跟金剛符的效果差不多,兩者一塊兒使用,效果可以疊加!」

最後,凌雲又把大家都已經用過的清愈符拿了出來,把用法和功效全部說的明明白白,說完之後,把凌秀凌勇四人嚇得目瞪口呆。

這四個小年輕能不後怕么,尤其是凌勇凌鋒,剛才戰鬥的時候,拿了清愈符之後,全部都是同歸於盡的打法,只攻不防,他們以為清愈符是萬能的了……

凌雲在離開清水之前,製作了海量的符籙,每種都製作了幾十捆,大部分都分給了清水市的眾人,他自己每一樣都留了十捆,現在,他把每一種符籙都只留下了完整的一捆,剩下的全拿出來了。

「爺爺,您把這些符籙,酌情分給凌家最為可靠之人,關鍵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