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06章金弓銀箭

第706章金弓銀箭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10-02 16:41  字數:3480

八更之第三更!雲哥要一步步揭開京城神秘的面紗了,步征哭求月票!

銀灰色的轎車,在夜色中緩緩穿行。

凌雲很快就結束了閑聊,他皺眉說道:「像黑暗風暴這樣的魔劍,區區一個陳建癸,是怎麼能夠得到的?」

可惜這個問題,保羅和傑斯特都不能回答他,因為兩人從來沒有見過陳建癸拿著這把劍,他們也不相信陳建癸竟然能搞到這把魔劍,同樣疑惑不解小說章節。

凌雲若有所思,喃喃道:「這樣看來,陳家在美國的勢力,肯定不小啊……」

凌雲絕不相信,僅憑陳建癸一個人,去美國一趟,就能把這麼恐怖的一把魔劍搞到手。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這把魔劍,已經成為了凌雲的囊中之物了。

「估計他現在,肯定會心疼死了吧……嘿嘿……」

這是毫無疑問的,丟了黑暗風暴,簡直比陳建癸丟了自己的性命還要心疼。

不過,要不是這把魔劍,凌雲在空中那必殺的一刀,肯定也把陳建癸一刀兩斷了,他必死無疑,陳建癸等於是以劍換命。

「只是,他既然擁有這把魔劍,為什麼不用來給你們初擁呢?難道他不想把你們都變成他忠實的下屬嗎?」

凌雲很快就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老闆,他不敢,真的。除了您,普通的血族成員沒有人敢做這樣的事。這是自尋死路,會遭受到魔王迪納斯特靈魂力量攻擊的……」傑斯特喃喃說道。

「可是。我並沒有感覺到自己被靈魂攻擊啊?」凌雲疑惑道。

「老闆,那是因為您的靈魂力量和血脈之力都太強大了,要遠遠的超過了迪納斯特……您是所有血族的剋星……」保羅微笑著解釋。

驀地,凌雲忽然想到了一點,他慍怒道:「你們既然知道我給你們初擁的話,會遭受到迪納斯特的靈魂攻擊,為什麼還讓我給你們初擁?」

傑斯特慌忙解釋道:「不是您想像的那樣的,老闆,因為您不是血族。這把劍在普通人類的手中,只是一把普通的利劍而已,他只對血族成員具有震懾力……」

保羅也緊跟著說道:「普通人的血脈夠強的話,也可以用黑暗風暴來給血族再次進行初擁,只是,我們沒有想到,您的血脈,實在是,實在是強大的無法形容了……我們真的都沒有想到。」

「原來如此。那看來是我錯怪你們了……」凌雲隨口一說,再次問道:「什麼等級的血族,不會害怕這把魔劍的震懾力呢?」

「起碼是大公爵的等級才可以,不過。那個該死的陳建癸,也許是因為他是華夏最為神秘的古武高手的關係,所以在子爵的時候。就敢把這把劍拿出來了,可惜也只能當做一把利劍使用……」

保羅分析的很正確。陳建癸達到子爵,就發現自己敢碰這把劍了。他仗著自己會飛,以為自己面對華夏古武高手的時候,絕對立於不敗之地了,就想拿著黑暗風暴,去震懾陳家的那些血族後裔,好讓他們乖乖聽令,更加小心的為他服務,卻沒有想到,還沒等回陳家呢,就悲催的遇上了凌雲,真是活該他倒霉。

「那另一把魔劍神鋒,現在會在什麼地方呢?」

凌雲隱隱的,對兩把魔劍之中的另一把,開始期待了起來。

…………

回到家之後,凌雲穿過渾天迷陣,來到了地下室,跟曹天龍見了個面,見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就自行離開地下室,回自己的房間修鍊去了。

什麼都可以耽誤,唯獨修鍊不能耽誤,他馬上就快到達練氣期了,自然是分秒必爭。

第二天一大早,凌雲修鍊完畢之後,直接給崔老打了個電話,讓他想辦法找個屠宰場,搞個百八十斤的動物鮮血過來。

然後,凌雲試著讓保羅和傑斯特在陽光下走動了一會兒,發現他們確實能夠接受陽光的照射了,頓時心中大定,高興之下,專門帶著他們出去吃的西式早餐。

對於保羅和傑斯特來說,凌雲不止是他們的主人,還是他們的再生父母,他們的心中的神,因為凌雲給了他們新生。

回到院子,凌雲把苗小苗給他的金磚,拿了兩塊出來,琢磨著要儘快製作一把純金的長弓。

弓身是純金的,弓弦自然是用烏金魔蠶繩,至於箭矢嘛,凌雲是為了對付會飛的血族用的,當然要用純銀打造。

金弓銀箭,烏金魔蠶繩做弦,這絕對是極其奢侈的,但是對凌雲來說,卻根本不在話下。

「黃金有了,但是還需要大量的純銀,這東西往哪兒搞去?」

凌雲鬱悶了,心說要是唐猛那傢伙在這裡就好了,根本就不用自己費腦子,他保證妥妥的給自己搞來。

雖然材料夠奢侈,但這不是煉器,這只是製作普通的弓箭而已,因此凌雲只能按部就班的來。

凌雲對弓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弓的拉力,因為這決定箭射出去的速度和射程的遠近。

至於準頭,凌雲擁有強大凝練的神識,和陰陽神眼,再加上他兩隻手的絕對穩定,根本不用擔心。

很快,崔老來了,他帶來了一輛黑色的麵包車,讓兩個人從麵包車裡,搬了四桶新鮮的動物血液出來,每一桶至少都有二十公斤,充滿了濃濃的血腥味。

那兩個人把四桶鮮血搬到了院子里之後,立即就不聲不響的退出了院子,開車離去了。

凌雲把保羅和傑斯特叫了出來,開口問兩人道:「新鮮的動物血液已經弄來了,你們應該有辦法讓這些血液一直保持yèt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