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700章對決陳建癸(一)

第700章對決陳建癸(一)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30 20:49  字數:3569

八更之第六更!大高潮上演了,最後三小時求月票!名次都掉的看不到了,步征哭死!拜託大家,求月票!

陳森?

如果凌雲知道,當初派人找王雷,開著斯太爾撞死他的人,就是這個陳森的話,凌雲肯定毫不猶豫的衝進去,把他抓走,把一切問個清楚明白,然後親手把這孫子大卸八塊。

但問題是,凌雲還不知道,不過,他從陳森的口中,聽到了陳建癸的名字,為了打探陳建癸和曹珊珊的消息,凌雲只好繼續用神識鎖定了他,看他到底會說些什麼小說章節。

「哼!老子真是流年不利,聽凌浩那傻逼說,凌雲那個孽種快要來京城認祖歸宗了,還讓老子注意點兒,我他嗎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陳森吸了一口煙,繼續在那裡發狠,眼神陰鷙,一雙眼睛滴溜亂轉,似乎正在想著什麼鬼主意。

凌雲一下子皺緊了眉頭!

自己來京城這麼隱秘的事情,陳家竟然已經知道了?而且還是凌浩報的信?那麼凌浩算什麼,這不就是家族內鬼嗎?

凌雲惱火了起來,他決定等把曹珊珊救出來之後,回到凌家第一時間就找凌浩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血族啊……可以長生不死,而且還那麼厲害,只要喝血就行,不用辛苦修鍊,那該是多麼美妙銷魂的滋味……」

陳森再次吸了一口煙。赤裸的身體後仰,把後背靠在了沙發上。眯著狹長陰鷙的眼睛,愜意的噴出了一口煙霧。彷彿想到了血族的各種好處,悠然神往。

凌雲無語,心說他這邊還為了能把曹家的十個人治癒成人,而束手無策呢,陳森竟然盼著自己成為血族的一員,這真他嗎的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哼!你陳建癸不給我初擁,難道我就沒有辦法了么?反正再過兩天,德古拉大公爵馬上就要到了。而且還帶來了很多的侯爵和伯爵,我讓他們哪一個給我初擁不行?」

「不過是一個子爵而已,就真的以為自己是陳家的頂樑柱了?我呸!」陳森越想越氣,狠狠的對著地上吐了一口痰。

「不就是一個曹珊珊么?曹家現在徹底完了,曹珊珊也馬上就會變成一個婊子而已,你能找到新鮮嬌嫩的處女,老子也能找到,到時候奉獻給那些高貴血族一個,他們肯定給我初擁……」

凌雲一聽陳森竟然罵曹珊珊。他眼中殺機暴涌,差點兒就要直接沖入屋內,但是凌雲一想到後院那二十個血族後裔,外加一百二十名東洋忍者。最終忍了下來,心說陳森啊陳森,我一定給你一個終生難忘的死法。

果然。凌雲聽陳森繼續說道:「哼,家主也真是的。現在我們陳家兵強馬壯,就是龍家來了都不怕。有必要這麼畏手畏腳的嗎?還把那些古武高手都弄到南郊別墅去,二叔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小了……」

凌雲一聽就明白了,合著陳家現任家主陳海鵬,是陳森的二叔。

同時,凌雲心中更加凜然,原來陳家,並不只是有這些血族後裔和東洋忍者,還有很多華夏的古武門派在支持!

「看來,還是得先救曹珊珊……」凌雲心中暗暗嘀咕道。

但是,看樣子,就連陳森也不知道,陳建癸把曹珊珊給藏在什麼地方。

那麼,曹珊珊現在在哪兒呢?

只見陳森忽然從沙發里站起來,身形一晃就來到了床上,跪在那個依舊躺在床上的少女身旁,淫笑著說道:「美人兒,剛才本少爺伺候的你爽不爽啊?現在給你來點兒更刺激的!」

說完,陳森猛地吸了一口手中的半截煙頭,煙火瞬間一紅,他毫不猶豫的把煙頭,對準了少女的右胸狠狠的碾了過去。

「嗤嗤……」

一陣煙霧冒起,連帶著少女歇斯底里的一聲慘嚎,頓時響徹了整個院落,陳森冷然而笑,猛地一抬腿,跨坐在了少女的頭頂,把自己的東西塞進了少女大張的嘴巴口中。

「我讓你每天給那些血族後裔提供鮮血,老子不能喝你的血,卻可以盡情享用你,哈哈哈哈……」

凌雲暗暗咬牙,眼中殺機湧現,不過,他能夠看出,那少女早已被很強烈的迷幻藥物控制住了,似乎歡愉的很,並沒有任何的抵抗。

現在,陳森這個變態,在凌雲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罷了,凌雲並沒有出手,而是迅速的在陳家的前院遊走了一圈,再也沒有任何發現,於是直接抽身而退,離開了陳家大院。

「為了珊珊,老子讓你多活兩天!」

這裡不是曹家,凌雲倒不怕大鬧一通再離去,但是那樣的話,勢必引起陳建癸的警覺,萬一他提前對曹珊珊下手,凌雲悔之晚矣。

凌雲很快就來到了下車的地方,一閃身就來到了銀灰色的轎車車旁,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去曹家!」

凌雲對開車的傑斯特說道。

六名血族後裔被殺,凌雲想看看,從他們救走了曹家的十人之後,有沒有人再去過那裡。

凌晨三點半,凌雲再次來到了曹家大院,他這次依然讓兩名血族把車停在了一公里之外,他自己蒙上了蒙面巾,潛身進入了曹家的院子。

六具血族後裔的屍身,此時早已灰飛煙滅,凌雲很快就在曹家遊走了一圈,依然還是一無所獲。

「不應該啊,難道陳家的那些血族,跟這邊的六名血族,他們之間沒有聯繫的么?」

凌雲暗暗琢磨,覺得很不應該。

就在這時。凌雲忽然感覺到了一陣血腥陰冷的氣息,瀰漫進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