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99章夜探陳家,驚退遇陳森

第699章夜探陳家,驚退遇陳森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30 18:56  字數:3633

八更之第五更!還有三更,最後5小時,求月票!

———————————————————————

「尊敬的老闆,現在,不管您有任何問題,只要是我知道的,我肯定都會告訴您,包括我個人的銀行賬戶密碼……」

「血族還有銀行賬戶?!」凌雲很震驚!

「當然,先生,因為在西方,有著各種各樣的血族獵人的存在,想吸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用錢去買……」

「尊敬的老闆,我可以告訴您,我銀行賬戶里的錢,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真的,那數目絕對不算小,足以買下美國的任何一家籃球隊……」

傑斯特表情很誇張,有些驕傲的說道。

這對凌雲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他扭頭看向保羅,微笑著問道:「那麼你呢,親愛的保羅?」

保羅沒有變身的時候,絕對是一個英俊的帥哥,他很有風度的一笑:「我比傑斯特還要富有一些,尊敬的凌,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可以給您……」

凌雲忽然有些後悔把吉姆給殺了,那可都是錢啊,美元啊,暈!

不過,這顯然不是凌雲的問題,他又把話題給扯了回來,正色問道:「你們兩個告訴我,真的沒有辦法把血族重新治癒,變回人類么?」

世界上還有治不了的病,這一點凌雲萬萬不相信。死人他都能夠救活,更不要說是活死人了。

而且。世界上見血封喉的毒草毒蟲有的是,但是,在這些毒蟲和毒草的周圍,必然生長著能夠治療他們的劇毒的東西,這才遵循萬物相生相剋之理。

號稱永生不死的血族都能被殺死,初擁有什麼治不了的?

「呃……」

「這個……」

保羅和傑斯特,兩人的臉色同時變得為難起來,他們似乎並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凌雲一看兩人的表情。立即就知道肯定有辦法,他臉色猛的一沉,狂霸氣勢外放,冷哼一聲道:「說!」

保羅和傑斯特同時打了一個哆嗦,傑斯特趕緊說道:「您知道的,尊敬的老闆,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事情。所以,被血族初擁了,也不是不能夠治癒……」

「少廢話,趕緊告訴我怎麼治!」

傑斯特嚇得屁滾尿流,慌忙說道:「尊敬的老闆,有兩個辦法。兩個!」

「第一,被初擁過的人類,用給他初擁的血族成員的鮮血可以醫治;第二,您可以直接殺死那個給他初擁的血族,這樣就可以解除血盟。如果要想讓他徹底治癒,重新做人的話。您需要殺死整條血脈的血族始祖……」

凌雲想了想,皺眉怒道:「這不是很簡單嗎?你們為什麼不早說?!」

傑斯特誇張的怪叫道:「簡單?!尊敬的凌,不簡單,真的不簡單,是您想的太簡單了……」

「哦?!」

保羅緊跟著說道:「尊敬的老闆,第一個辦法,不光需要高級血族的鮮血,還需要配方,配方很複雜,而且這種配方,只有某個血族的一家之主,才會擁有,他是絕對不會告訴您的……」

「至於第二個辦法,您需要殺死這一支血族的第一個始祖,他起碼是一名親王,或者是一名長老,甚至領主,您說,這簡單嗎?」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天哪,就算您能搞到陳建癸的血液,可是,誰知道那該死的陳建癸的第一個始祖是誰?又有誰知道那位始祖,現在躲在哪個古堡的地下棺材裡,享受著最嬌嫩處女的鮮血呢?」

保羅很遺憾的笑了笑:「尊敬的凌,您也聽到了,這有多麼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說了還不如不說,所以,我們就沒提……」

凌雲聽完,猛地把後背重重的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久久沒有說話。

第二個方法確實很難,至於第一個,凌雲還是想試一試,至少,配置藥方,是凌雲的強項。

靈樞九針不行,靈氣不行,一氣陰陽訣更不行,神武純陽仙訣就不用提了,血族太神秘詭異,凌雲除了搞到陳建癸的鮮血,嘗試製作配方之外,似乎再也沒有了任何辦法。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現在,你們兩個找個犄角旮旯,把車停在那裡等著我,我去陳家走一趟!」

凌雲說完,打開車門下車,沖兩人輕輕一擺手,施展幻影魚龍步,身影一晃就衝出了百米之遙,再一晃,就從保羅和傑斯特的視線里消失了。

京城陳家!

陳家是一片很大的別墅群,佔據京城西南的風水寶地,比清水市莊家的西郊別墅要大了至少五倍。

凌雲一身烏金魔蠶夜行衣,來到了陳家的別墅群院外,把神識放到了最大,仔細探視了周圍八十米方圓,確認沒有問題之後,腳尖點地,飛身就進了院內。

不用問,前院肯定都是陳家日常招待來往客人的地方,居住的也都是普通人物,不可能打探到任何的秘密。

說是陳家的後院,但這一片別墅區,其實是跟前院獨立的,前後至少距離五百米之遙,很多別墅的布局很特別,被綠樹掩映著,很難引起人們的注意。

避開了所有的監控攝像頭,凌雲一路利用神識探索著,偷偷的向著陳家的後院摸去。

凌晨兩點多,正是人們睡的最為香甜的時候,到了凌雲現在的境界,只要不是先天七層以上的高手,很難發現凌雲的蹤跡。

他順風順水的摸到了後院,然後在一個很隱蔽的角落裡藏身,把神識放到了最大。探索各個大小別墅里,每個人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