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697章傳位

第697章傳位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3-09-30 16:11  字數:3571

八更之第三更!又掉了兩名,步征欲哭無淚,求月票啊!555555

————————————————————————

兩滴殷紅刺目的眼淚,從曹興昌的眼中溢出,流淌了下來。

血淚!

「曹天龍跪下聽令!」一聲斷喝,從曹興昌的口中發出,聲音有些尖銳刺耳。

「噗通!」一聲,曹天龍跪倒在了曹興昌的面前,五體投地。

曹興昌流著血淚的眼睛,緊緊鎖定著自己的兒子,神情莊嚴肅穆,口中一字一頓,緩緩說道:「曹天龍,我以曹家第十九代家主的身份,現在正式把曹家家主之位傳位於你,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曹家的家主,曹家每一個人的生殺大權,全部掌控於你手中!包括我,你的媽媽,甚至你的爺爺,都可以斬殺!聽到了沒有?!」

曹天龍連扣響頭,口中嚎啕大哭,泣不成聲:「聽到了,父親!其實,您,您用不著這樣的,凌雲一定會有辦法救你們的……」

曹興昌依然沒有抬頭去看凌雲,他的目光還是緊緊鎖定在了曹天龍的身上,繼續說道:「家主,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趁著為父現在還清醒,我還有話要對你說,你仔細聽好了!」

曹興昌已經傳位給了曹天龍,立即就當場改口,稱呼曹天龍為家主,這種事情,在平時當然無需如此,但是在這種時刻,曹興昌沒有任何時間廢話。他必須要讓兒子立即接受家主的身份。

「家主,我們曹家遭逢天大災難。你現在是曹家唯一逃脫魔掌的男人,你一定要給我振作起來!」

曹興昌渾身開始顫抖。聲音也開始跟著顫抖了起來:「不惜一切代價,不擇一切手段,殺……殺掉陳建癸,把他挫……骨……揚……灰,救出你妹妹珊珊,滅了陳家,為我們曹家報這血海深仇!」

「在這之前,你不許死!否則,你就沒有臉去見我們曹家的列祖列宗。聽明白了沒有?!」

初擁的過程,就是血的盟誓,曹興昌雖然現在神智清醒,也被凌雲暫時解除了他遭受的血盟之誓,但是他對陳建癸的殺念一起,說要殺死陳建癸的時候,還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咬緊牙關才把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對兒子說了出來。

凌雲心中凜然。覺得這初擁實在是太過霸道了,同時,他也知道了,當初曹天龍返家。曹駿雄和曹興昌竟然能忍住沒有去害曹天龍,這裡面包含了對曹天龍多少的愛!

「家主請起……」

又是兩滴血淚湧出眼眶,曹興昌抬手把跪在地上的曹天龍給扶了起來。

「兒子。咱們曹家完了,從今以後。曹家的所有重任,就壓在你的肩頭上了。你……一定不可讓為父失望……」

家族大事說完,這時候,曹興昌才和曹天龍以父子的身份說話,他的一雙暗紅色的眼睛裡,出現了少許的溫情。

曹天龍雙拳緊攥,虎目圓睜,咬牙切齒道:「父親請放心,天龍謹遵您的教誨,不惜一切代價,不擇一切手段,手刃陳建癸,滅了陳家,為我們曹家報仇雪恨!如違此誓,誓不為人!」

說完,曹天龍猛地拽出了一把軍刀,就要劃破自己的手掌。

凌雲一把拉住了他,沖他搖了搖頭,口中淡淡說道:「不可。」

曹興昌滿意微笑,沖自己的兒子點了點頭,然後不再看他,而是舉目一掃,先扭頭看了自己身旁的父親和妻子一眼,身軀劇震。

恍如噩夢初醒,曹興昌一朝醒來,發現自己,和自己的至親,竟然都變成了吸血的惡魔,他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但是,曹興昌不愧為曹家的現任家主,他忍住了,只是雙眼之中,血淚狂流不止。

曹興昌站起身,身形只一晃就來到了凌雲的身前站定,他盯了凌雲半晌,然後推金山,倒玉柱,就要跪下給凌雲磕頭。

這個凌雲哪裡能受得起,他一抬手就扶住了曹興昌將要跪倒的身子,把他的身子扶正,淡然道:「曹伯伯無需如此,這些都是凌雲分內之事,是我應該做的。」

凌雲的力氣太大,曹興昌連跪了三次,都被凌雲給攔住了,他知道凌雲是肯定不會接受他的跪拜了,只好作罷。

「你就是凌雲?我聽珊珊說起過你……」

似乎想到了自己的女兒,曹興昌眼中的溫情,更加濃厚了。

凌雲笑著點頭,他知道,在曹家出事之前,曹珊珊為了他的事情,曾經回過一次家,那還是清明節前,也是專門為了兩人的事情回去的。

「珊珊說,那時候,你剛剛突破了身體極限,她當時回家就說,自己的婚事要自己做主,她要嫁給你,我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只是想看看你們發展的情況如何,卻沒想到,清明節剛過,我們曹家就完了……」

凌雲微微低頭,眼前浮現出曹珊珊的一顰一笑,想著她從家裡回來以後,立即就調換了座位,跟自己成了同桌,忍不住心潮湧動,一切,彷彿就是昨天之事。

「更想不到的是,才過去三個月時間,你已經成長到了這般地步,竟能把我們曹家,從魔爪之下解救出來,如此大恩,我曹興昌今生是無法報答了,只能讓曹天龍為你當牛做馬,報答你對我們曹家大天高地厚之恩!」

凌雲心中一動,他立即問道:「曹伯伯,難道,剛才發生的事情,您還都記得?」

曹興昌點了點頭,咬牙切齒道:「記得,陳建癸對我們曹家做的每一件事,我們都記得,只是血族的初擁。實在是太過霸道,我們根本無力反抗罷